深切缅怀老会长刘明璞中将
发布日期:2022年04月18日

  编者按: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原总后勤部副部长(中将),白求恩精神研究会创会会长刘明璞同志,于2022年4月11日14时 33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刘明璞老会长为白求恩精神研究会的创立、建设和发展,为在全社会推动和弘扬伟大的白求恩精神,倾注了极大的心血,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的逝世是白求恩精神研究会以及全体同仁的共同悲痛和极大损失。老会长病重住院期间,白研会领导曾多次前往探望;老会长逝世后,白研会名誉会长栗龙池、马国庆、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蔡国军、常务副会长郭治中、执行副会长陈天平等第一时间前往其家中进行吊唁,并派专人参加遗体告别仪式。为了表达白求恩精神研究会对刘明璞老会长的无限敬仰和深切怀念,下面特选登栗龙池名誉会长撰写的《怀念老会长刘明璞将军》一文,以寄哀思。

怀念老会长刘明璞将军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名誉会长 栗龙池

  刘明璞老会长走了,但他那魁梧的身材、武将的刚毅、文人的气质、和蔼的品格,依然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里。

  第一次接近刘明璞将军,是1988年深秋的一天。担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的刘明璞中将,来到我所在的北京军区卫生学校视察。所有活动结束后,我们建议首长观看一下组建不久的女子军乐队演奏。在整个《拉德茨基进行曲》演奏过程中,首长表情十分专注,演奏一结束,立即带头鼓掌,连声夸赞:“真好!真好!”然后,走上前去与女兵们握手祝贺。我们的摄影干事及时抓住了这一生动的时刻。这张照片一直放在我们校史展览馆“首长的关怀”专栏里。

  再见到首长,那就是将近十年以后的事了。

  改革开放后,我国经济建设飞速发展,祖国面貌日新月异,人民物质生活水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社会风气却出现了一些让人不太满意的现象。正如小平在回顾改革开放前几年出现的问题时所指出的:“我们最大的失误在教育”。为积极贯彻小平指示精神,刘明璞将军和咱们“老白校”的许多同志一致认为,我们要大力弘扬白求恩精神,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做出我们“老白校”人应有的贡献。

  刘明璞同志1948年毕业于咱们白求恩医科大学的前身华北医科大学,“老白校”的良好校风和伟大的白求恩精神,始终深深地浸染着他的军旅人生。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他联合原华北医科大学老校长、国家原卫生部钱信忠老部长和原华北医科大学学生会主席、原北京军区卫生部金有志老部长等一群“老白校”和白求恩医科大学的新老校友,多次举办全国白求恩精神研讨会,以大力推动学习白求恩活动的深入开展。并在原国家卫生部的支持下,于1997年6月成立了中国白求恩精神研究会,他与钱信忠老部长共同担任首届会长。当时,我担任白求恩军医学院政委,有幸参与学会筹备成立工作,并当选副会长。从此,有机会跟着首长和“白校”的老同志们工作学习。

  1998年7月下旬,出席在长春白求恩医科大学举办的全国第四届白求恩精神研讨会上,我聆听了刘明璞会长以《大力弘扬白求恩精神 阔步迈向二十一世纪》的主旨报告。他指出:二十一世纪将是高科技加速发展的世纪,也是生命科学世纪,要想在世界高科技与生命科学领域占据一席之地,就一定要弘扬以无私奉献、爱岗敬业和对技术精益求精为主题的白求恩精神。他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形成和发展,使我国社会生活发生了深刻变化,人们的思想行为和道德观念也在发生变化。“让我们一起来学习白求恩、宣传白求恩、研究白求恩,继续挖掘这一蕴含着无穷力量的巨大的精神财富,形成永恒的道德规范”;“新世纪向我们走来,让我们从现在做起,立足本职、忠于职守、勤奋进取、竭诚奉献,以饱满的热情和良好的精神状态,大力弘扬白求恩精神,阔步迈向二十一世纪。”老会长的讲话至今回响在耳边,依然激励着我们不断进步。

  2007年新年一过,根据刘明璞会长的提议和李恒山常务副会长的要求,我开始到学会驻会负责日常工作。此后,我与老会长就有了近距离密切接触的机会。开始,我们有事就去他府上请示汇报,后来,他要求我们可以把有关内容发到他的电子邮箱。我这才知道,首长已经七八十岁了,居然会在网上办公。

  刘会长关于“研究为基础,弘扬为主线,践行为目的”的办会指导思想和“坚持用白求恩精神办白求恩精神研究会”的办会理念及绝对不能以赢利为目的的办会要求,一直警示着我和我的同事们。记得,有一次发现驻会人员在财务开支上发生了一点问题,并引起了一些议论。为了解决问题、消除影响、维护团结,他把在京的副秘书长以上八九位同志请到家里开了一次生活会,引导大家严肃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老一辈革命家为人处事的品格和风范,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一度,为了学会的生存保留,学会领导层及驻会人员十分着急,经常开会分析形势,研究应对措施。刘会长非常重视,随时听取情况汇报,及时指导推进工作,而且,不惜动用自己的老部下、老关系来帮助做学会的保留工作。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终于以二级分会名义把学会保留下来。之后,刘会长又谋划学会发展升格问题。最终,成为直属于国家民政部的全国性社会组织——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与刘会长相处过程中,我一直有一种如沫春风的感觉。老会长给过我许多鼓励和肯定。

  2007年驻会后,我立即牵头突击编辑了中国白求恩精神研究会十年工作总结纪念册《不灭的薪火》,主编出版了《医士之光——柯棣华来中国》一书。老会长看到这些十分高兴。他看到我在《健康报》上发表了介绍柯棣华大夫事迹的长篇通讯《黑大夫  白大夫》后,向我表示祝贺。2009年学会改为二级分会遴选秘书长时,曾经出现过一些分歧意见,老会长态度十分明确,坚持把我推上新学会的负责岗位。2010年,新会刊创刊号上的发刊词是我写得,在其中一段里,我在阐述这个刊物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时,排笔连用了五个“看”,即一要看其势,二要看其域,三要看其时,四要看其限,五要看其力。老会长见到我后,满意地说:“这个发刊词写得好。”

  老人家住院这几年,我每年都会去看望几次。他一直非常关心学会的建设发展,总要让我详细介绍一下学会近期的工作。到后来,不是很清醒了,只要我去了,他夫人便在他耳边高声说一句:“栗政委看你来了!”起初有时还会动动眼皮,再后来就不行了。每当看到老人家这种情况,我就心酸的很。

  这两年闹疫情,进不了病房,我就通过他的老秘书支树德同志,或是他的老公务员小杨,问候一下老人家的病情。

  人生就是这样,从出生到终点,是以减法进行的。这是自然规律。一个人走完人生之路后,还能给活着的人留下些念想,这就够了。我相信,刘明璞老会长在我和我的同事及与他有过深入接触的同志心中是有地位的。

                                                                              责任编辑  天 平

下一篇: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与中国医药教育协会战略合作签约 暨白求恩精神研究会特聘黄正明院士名誉会长仪式在京举行
上一篇: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与新时代党建周刊杂志社战略合作签约仪式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byh931111@163.com

网络技术信息中心:北京国钜科技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学院国际大厦907B 邮编:100191 电话:010-82089470 邮箱:zhangkun@guoju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