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2月27日  星期四
 
研究成果
 

         为纪念白求恩逝世80周年而作

 

白求恩:山顶的精神花园(组诗)

●周东浩

 

太平洋:爱的献诗

 

以一滴水的姿势入水。对岸热浪滔天。

自此水开始倒流

在中国,在太行山

在这片古老、被压迫的黄土地上

要伤兵不死,要绿树常青

要每一滴血,都留在战士体内

要每一道伤疤,都成为胜利的勋章

 

从那以后,海水入戏,草根成活了

每一滴水都进入了生命内部

进入了每一滴血的腥与每一滴泪的咸

的内部。每一块弹片的尖叫

与每一次肌肉撕裂时呐喊的内部

每一次呻吟的隐忍与每一次手术时

动荡不安的内心的内部

每一句陌生的呼唤与每一名战士

倒下又站起来、感激地微笑的内部

 

从那以后,宽阔的气息渡劫而来

与侵略者的火焰比狠

不在海水里燃烧,就在海水里熄灭

聚四海之水,连五洲海岸

润物之水,一言不发取之不尽

欲望之水,消失在洋流不见了踪影

生命之水,一浪接一浪接力呐喊

 

从那以后,飓风的想法席卷东方战场

开放性伤口,如野性的、诡异的

剧毒的罂粟,种在汹涌的心上

在海水中漂洗疯狂滴落的血

在海底 打捞沉潜和平的骨头

拼接中流砥柱、企求全胜的版图

 

从那以后,海岸线向西

拒绝使命不能容忍的荡漾

拒绝爱情小巧而精致地颤栗

拒绝一位美丽羞怯的女人泪如泉涌

拒绝给年轻的、旺盛的荷尔蒙

一个正面的宣泄的回答

拒绝两段婚姻,停靠一片平静海域

……拒绝锚的天性,被爱情

拖上风花雪月的彼岸而不能自拔

 

从那以后,一颗漂泊的灵魂在海床

长出茂盛水草。蒸蒸日上的血

跟太平洋的水一样干净

浪涌的心,跟太平洋的波一样喧嚣

奔腾的爱,跟太平洋的风相同

惊涛拍岸,全程跌宕起伏与水同行

 

从此,我们的大半个人生追随而去

沉浸在漫无边际的水里

消弥了半边疼痛与满怀的忧郁

洪流滚滚向前,我们的信仰

如同海水洗白的沙子,后知后觉

石头内部饱含了水分

像眼中的泪,依偎岸边

期待潮汛再一次,猛烈地来临

 

想起白求恩

 

想起白求恩,就想起风尘与辽阔

想起国际主义战士

风尘仆仆,远道而来

想起一动身

把加拿大安大略省一个镇

连根拔起

想起一上岸

在太行山抗日根据地落地生根

想起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想起一座山诞生与成长的过程

想起一群风风火火的日子

浩浩荡荡地走过

想起阵地上那些焊接的骨头

在被风吹歪的烟中

开放出红白相间的灿烂的生命花朵

 

想起密密麻麻的子弹,擦过飓风时

集结的呼号。想起动荡的日子

止痛药、麻醉剂没有了

青霉素、创可贴、输液器样样短缺

想起伤亡山崩一样的泥沙俱下

想起白求恩沙哑的嗓子

眼睛里布满血丝

想起村庄、柴门、破庙

都是战地医院或手术台

想起月光或灯光下的手术

想起弯腰,用柳叶刀将生死剥离

让恐惧分开,叫疼痛终止

想起高声喊叫抽自己的Ο型血救人

想起最后那位

胡子拉碴、冰冷地平躺着的尸体

 

想起追悼会上人们自发地围拢过来

想起老师讲授白求恩时

肃穆的神情

想起枣红马、秃顶、蓝眼睛

一位身躯高大,在战地穿梭

驰骋的外国人形象

想起红十字药箱

想起生死相依的国际主义精神

想起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情怀

想起毛泽东用沉痛的笔尖

大声告诉人们:“一个高尚的人

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

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想起白求恩,就想起暖风与朝阳

想起太行山的腥与战火的狠劲

想起泪水浇不灭的,战士动用了血

想起一个人把使命揉碎了

捏成救死扶伤的维他命

想起延安,想起晋察冀

想起当年战斗异常惨烈的前沿阵地

想起脚印里长出那么多尊敬与爱戴

想起牺牲时的风平浪静

想起大地上的赞美如同蝉鸣

一直传诵至今

想起过去,想起现在,想起未来

想起今生,可能再遇不到了

需要挑战的民族的苦难与悲伤

想起锄头和镰刀

想起脚下,想着,想着……

我们走上山去

把白求恩走过的路,重新走了一遍

          (《解放军报2019年7月17日》)

 

重读《纪念白求恩》

 

打开灯和书,重读《纪念白求恩》

灯照亮书房,字映红心房

文字缄默,我的心却狂跳不已

恍惚中,我不知今夜

电灯和文章,谁的光芒更加明亮

 

短短一篇雄文,不写战争狰狞恐怖

血流成河

专写一位不远万里前来,对峙战争

深陷战场,最后倒在

擅长治病的病床上的外国人

厚重文字,如从毛泽东心里

伸出的一把利剑

直指天空的黑,与人性的感动

 

薄薄一张纸,仿佛集结兵马粮草的

前沿点将台。千军万马

从四面八方汇聚到延安或晋察冀

白求恩的马鞍上,满载共产主义

满载理想、信仰、高尚和纯粹

走在队伍中,距离伤痛最近的地方

 

当年读过,如今再读。我读到血

读到火、读到泪。读出铜、读出铁

读出思想火花 从80年前

一路北上,溅落在了我的心上

 

读每一个字,像一块烧红的铁

让我读到一座盛开的花园

花香四溢。让我读到

一把永不生锈的枪,一梭子弹

射向敌人,更射向我自己

读到一扣扳机,我的血

以毛泽东,或白求恩的方式流出

 

重重一笔,像闪电划破了夜空

读到毛泽东,接过白求恩的手术刀

解剖那些夜行的灵魂

那些革命需要的、固执的牺牲与奉献

读到毛泽东,刻画一部精神地图

标明人心所向

读到每一个标点,都散发强烈的光

天地大亮了

火与火依偎,黑暗不断向后退去

 

透过纸背,我读到一位巨人

把手臂伸进文字深处

搅起风云的漩涡

读到共和国大厦,在建成前

天地漆黑一片

毛泽东把《纪念白求恩》的灯笼

挂在延安的客厅里

让我们读 中国语气、中国肯定

中国胸怀和中国格局

读太行山、读太平洋

读大山的巍峨与高耸

读海水的质地与成色

 

重读《纪念白求恩》,最好在夜里

日子的颜色变深

读着,读着,心就亮了

把灯移进心房,对灯起誓

今生做一支行走的蜡烛

或是路旁,一根站立一生的灯柱

(《解放军文艺》2019年9月号)

 

缅怀三月三日

 

今年三月三日又来了,白求恩大夫

你在加拿大的三月三日去哪儿了

你在太行山的三月三日去哪儿了

你出生时母亲疼痛的三月三日去哪儿了

你曾经春风满面、风筝满天

枫叶遍野的三月三日去哪儿了

你49岁生日的三月三日去哪儿了

你在天堂的三月三日

是否没有了战乱、急救和背井离乡

 

80多年过去,我们从没有忘记你

最后的三月三日,在太行山

那一天,太阳疼痛而被动地升起

那一天,那么多拼命攀爬的炮弹

那么多拖着尾音、夺命狂奔的子弹

像礼花,又像鞭炮

让城池着了火,让山野燃烧

让一抹抹贺喜的绿芽,葬身火海

让一群群北归的鸟儿

迷失在青藤一样,缠绕的烟雾中

 

夜已经很深了。你的月亮好不容易

升上夜空

救护所里的伤员们

用呻吟,代替了祝福

手术台上,钳子夹出的浸血棉球

一滴滴血落下

像烛光的泪,滴落在

战后,依然硝烟弥漫的焦土上

 

那一夜,你从天黑一直忙到天亮

一整夜的鲜花

以血的方式绽放。当你用手术刀

切开月光,像切开雪白的蛋糕

当你撤换被鲜血染红的床单

仿佛打翻的一杯杯红酒

当缝合线,缝住战士的伤口

你的生日,也一同被缝进了血肉

 

太阳从东方升起,我们再找不到

三月三日了

那一天,被你救活的许多伤病员

都迎来了下一个生日

而你50岁的生日

被埋伏在手术中

落下意外的伤病,无辜击中

当月光指向太行山的那一刻

尾随而至的祭日

像一片落叶,把你的名字

刻在山下,一块白色大理石墓碑上

 

如今许多的三月三日,过去了

我放飞三只风筝

告诉你后来发生的事情——

一只风筝上写着:抗日战争的大剧

散场75年,我们放弃了记恨

却留下了记住

另一只风筝上写着:新中国的太阳

升起70年,我们决定用

其中40多年改革开放,叫日月大变

第三只风筝上写着:一带一路

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终有一天

明亮的世界观

像你一样,让世界

彼此投进,彼此友好的怀抱

(《解放军文艺》2019年9月号)

 

白求恩的遗书

 

遗书,是天底下最难书写的书吗

白求恩大夫

你刚放下笔,天就黑了

满篇英文字母

像星星

挂在晦暗不明、宁静的天空上

 

白求恩安静平躺着,心情既轻松

又沉重,轻松的是——

他把血管里的血,都抽送给了

战场上的伤病员们

如今再把穿过的靴子、用过的

皮箱、读剩下的书……

一一送给

在阵地前沿正拼命厮杀的战友们

了无牵挂!干干净净

吐出最后一口气,仍不忘记

再补充一句——

“让我把千万倍的谢忱

送给千百万亲爱的同志们”

 

一支笔重若千斤。更加沉重的是

侵略者扫荡的态势越来越严峻

他感染的脓毒败血症病情

越来越严峻

越来越严峻的还有,许多伤病员

他已经不能一一亲手为其救治了

 

这是最后的夜晚。白求恩用遗书

完成了一生,最后一次手术

他把自己的心和肝 掏出来

送给前线将士

作为在战场上照亮胜利的灯盏

遗书上的笔迹

像手术刀刻过,一笔一划

将夜色剖开

一朵朵血色盛开的花朵

香气缈缈,整整飘散了80年

 

白求恩是凌晨5点20分去世的

那时的天空,正漆黑如墨

遗书搁在身旁

像熟睡、还连着脐带的婴儿

天亮了,当人们拿起遗书

每一个字,像一颗初升的太阳

让人温暖,又低回动容

80年后,当我再次双手捧起

白求恩的遗书

一颗遥远的泪,被风吹远

打一个寒颤

重重落在河北省唐县

于家寨村狼山沟

第一次秘密埋葬白求恩的血红土地上

(《解放军文艺》2019年9月号)

 

题一尊白求恩雕像

 

战马嘶鸣的阵仗,早已远去

一匹马

遗落在河北顺平县白银坨梯子沟

抗日遗址主题旅游景区内

 

画面如风:巨型白色大理石基座上

昂首耸立一匹雪白的战马

一位英姿飒爽的白衣战士策马扬鞭

前方是一片葱茏青色

可以想像:风从耳边穿过

前方一定江山告急,或火警骤然响起

 

战马圆瞪的双眼,非常的醒目

弯曲绝尘的蹄形,非常的醒目

竖起的鬃毛和尾巴

以及臀部突起的肌腱,非常的醒目

战士飞舞的衣袂,非常醒目

骁勇刚劲的骑姿,非常醒目

斜挎的红十字药箱,非常醒目

醒目的还有:西方人特有的面部轮廓

以及战士天生的坚毅与锐气

让大家瞬间明白了:这个人是谁

因为他的名字

在中国人心目中,非常的醒目

 

雕像下方的梯子沟战斗遗址现场

还有许多雕像

记录着当年的一场突围战斗

让白求恩弟子一次牺牲了一百多人

他们都追随白求恩而去了

可惜没让每一位师生

都骑上一匹同样的、雪白的战马

 

环绕在白求恩雕像四周的巍巍青山

仿佛灵性存在。连绵的树木

绿得非常醒目;满山的杜鹃

红得非常醒目;成群的鸟儿

叫得非常醒目;奔涌的游人

多得非常醒目……

所有醒目的物体,却都没超过

白求恩雕像,在大山中醒目的存在

 

那匹马撒开的四蹄和白求恩张开的

双腿,告诉我们:战士、战马

在战场上,都一样

所谓的前线,无非是两腿中间

一道闪亮的光线

一脚踏着和平,一脚踏着战争

今生再也不能后退了

前方是生是死,注定都要冲上去

固化的一切,让我隐藏在心底

多年的意象,一瞬间

暴露在了,这春风十里的大山中

(《解放军文艺》2019年9月号)

 

邀一位白人住进心里

 

邀一位白人住进心里,住在感情隔壁

与自己进行一场殊死搏斗

最好是那位穿白衣白袍白大褂的人

手拿手术刀的人

从太平洋那边来,突破重重险阻

参与到中国抗日战争中来的人

也就是,在加拿大

名叫诺尔曼•白求恩的 纯白种人

 

想像他手中的手术刀,无限地长大

长成关公的大刀。把一身豪气

转隶给我。以刀作佩剑

穿过每一滴血,必须经过的血管

穿过每一根白骨刺穿的夜空

仗剑天涯

在摩天岭,在火焰门口

堵住死神渴望突破的每一个隘口

 

太阳的光在心里集结已久

绝不稍退

有他在我心里,像随身的匕首

逼心里的黑,一直后退

指挥颤抖的手,和压抑的气氛

迎风呼啸,大开大合

让心里的国,行走世界江湖

发出太平洋的咆哮

让高耸的颧骨,取代太行山

雕出骄傲的、愤慨的长城微塑

 

我要再强调一次,邀请一位白人

一道寒光,一名战士、一位医生

一位共产主义者

住进我心里

接过他的针头,在肠胃里打一针

伟大激情的河山,醒来

从此在战争中,将一直睁大眼睛

(《解放军文艺》2019年9月号)

 

白求恩祭

 

这是最好的春天。走一段上坡路

穿过清明节,就到了白求恩墓地

 

站在这四月风中,感受春潮

涌动 有一种声音,我必须

发自内心说出:祭奠白求恩

必须以不朽的方式

用祖宗的物质,把心放在桌面上

 

白求恩雕像站立过的地方,立春

要早些。在华北烈士陵园

像刚下过一场雨。我们放下哀悼

通过一朵菊花与白求恩握手

在太阳的注视下,与白求恩道别

目不斜视地继续向前走——

穿过松林,我们要到太阳底下去

穿过春风,我们要到战场上去

穿过墓地

我们要到,白求恩精神的高地上去

(《解放军文艺》2019年9月号)

 

擦拭雕像的士兵

 

一个初春早晨,一名士兵爬上白求恩雕像

太阳爬上天空

士兵把白求恩雕像擦拭得干干净净

太阳把天空擦拭得干干净净

 

阳光从高处洒下。军营如水洗般爽利

路边的大树被洗得一尘不染

院子里的小花被洗得精神抖擞

那一刻,整个营区安静得像一种仪式

 

我从白求恩雕像旁经过,忍不住

摄下了如许镜头——

士兵的眼神专注、严肃,认真极了

白求恩雕像一如既往的平静安详

士兵站立的位置,与白求恩正对着

仿佛一对感情深挚的爷孙

士兵一点一点地擦着白求恩的脸

擦着他深陷的眼窝,擦洗他的老年斑

擦拭他凝视远方的眼神

擦净他岁月留来下来的沧桑与风霜

又仿佛,一名士兵

正在阵前擦拭他的枪,或一面旗帜

 

太阳从士兵背后,用光线擦拭他的背影

金黄的造型,弹性的弯曲

士兵丝毫不知道,他后背的线条

优美极了。当士兵擦拭完

白求恩雕像上积存了多年的灰尘

从高处跳下

白求恩的脸,仿佛一下子焕发出了

80多年前,全新的光彩

士兵的前额,挂满了细密的汗珠

在太阳光照射下,冒着热气

仿佛白求恩的青年时代

正散发出青春的、朝气蓬勃的光芒

(《解放军报2019年7月17日》)

 

致白求恩弟子

 

白求恩的弟子,不一定都要姓白

但要记住洁白的白、白大褂的白

把黑夜咬碎,变成白天的白

白种人的白,骨头一样的白

 

要记住白天是从黑夜里走过来的

记住天下大白,疆土是自己的

家园里住满了族人

记住白,意味着在三九寒天

要身披一身雪花的白

烈日下,军装上大片盐碱的白

夜晚站岗时,眼白一样的白

早晨操练时,曙光一样的白

 

要记住白床单的白,最易看出

血的痕渍

把伤口洗干净,把生命缝合好

一条白色止血带

包扎战友们的创伤,刚刚好

包扎战斗力最细微的出血点

绰绰有余;包扎边防线

不能够留下,一丝一毫的缝隙

 

要用一生一世记住白衣天使的白

白热化生活的白。随时随地

捧一颗白璧无瑕的心

从逼仄战地,到东方既白

即使狼烟再次升起

也要让每一朵又红又白的花

穿过秋风

在另一个白净的春天里,绽放

 

相约白首堆雪!我们誓将倔犟

进行到底。去前沿,去边关

与战友们相逢一笑,巡诊白色

大理石界碑,用白色输液管

连通祖国

每一棵高高大大的、白桦林的白

 

最后当我们都老了,誓把白山黑水

放在白炽灯下考量

回想每一朵白云,永远忠于蓝天

回想经过我们的手

每一条素白绷带

没有遗传丁点落红与有色斑块

回想我们的头发

像雪白哈达

戴在雪山头上……再经过白求恩

铜像时,我们就是

最新一代的,白求恩

救活一滴血

回头一笑

露出来,满嘴雪白雪白的牙齿

(《解放军文艺》2019年9月号)

 

周东浩,陆军军医大学士官学校政治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诗刊》、《解放军文艺》、《诗选刊》、《中国诗歌》等报刊发表诗歌及各类作品多篇,多次获奖并出版多部作品。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