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8月11日  星期二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二)大学生活
 
以下内容摘自柯棣华的哥哥孟凯什·桑塔拉姆·柯棣尼斯的文章《回忆我弟弟德瓦卡》       
    当我在孟买上大学时,父亲在绍拉普尔得到了一大笔房产,它包括一套漂亮但居室不多的平房和一个宽敞的庭院。它位于两条大街的交叉路口,靠近火车站和工厂区。这主要是从投资获利考虑才购买的,尽管父亲还得靠借贷才能扩建它,但这还是笔好交易。父亲由于担任市议会议员、名誉市长同时兼任其他公共机构的职务,因此总是公务缠身,以至拿不出足够的时间来注意房产的维修和扩建。但他仍然设法扩大住房,以使我们这个大家庭住得舒适一些。此外,他增盖了原有供出租的住房,还沿街修建了一批商店。由于他没有时间去亲自过问施工情况,因此只好依靠承包商。这样,房屋的翻修加盖费用就不能做到像原来计划的那样节省。尽管通过房产所获得的总收入在增加,但维修扩建的负担并没有减轻。
    德瓦卡在1928年通过考试进入了浦那德干学院。在当时那是一所最有名气的大学,他似乎在那儿生活得很愉快。他特别喜欢打网球,在学院运动会上还得过些小的奖品,他还参加了学院的大学体训团。
    1931年,德瓦卡纳特通过了内科考试之后,考取了孟买卡瓦亨达斯·森德多斯医学院。该院院长吉瓦拉琪·麦太大夫由于参加了“全民不合作运动”而被捕入狱,院长的职务由坎奴尔卡大夫接任。
    1932年8月,学院的学生罢课举行示威,对校方表示不满,并要求为他们恢复名誉。学生们经常聚会。在一次大会上,德瓦卡纳特的朋友们一时心血来潮,要求他向同学们讲几句话。德瓦卡喜欢夸大其词的习惯使得他在提到学院领导时使用了“魔鬼般的院长”一词,而这句话又传到了院长的耳里。罢课不久就结束了,事后,除了院长以外,别人都忘记了这件事情。当院长为学生们填写操行表时,他把德瓦卡纳特叫来,让他不仅要为说过的那句话道歉,而且保证考试后不再留在该学院而转到其它学院去学习。不用说,德瓦卡纳特只得在操行表的虚线上签了名。于是在1932年12月,他转到格兰特医学院去学习。(注:“这次转学对德瓦卡的影响特别深远。格兰特医学院是印度建校历史最悠久的、最受崇敬的医学院之一,从这里培养过一些著名的外科医生,业绩卓著。”——摘自孟凯什·桑塔拉姆·柯棣尼斯的另一篇文章《我的弟弟德瓦卡》)
    这次转学对德瓦卡好像是有着很深的影响。他变得更加刻苦用功了,而且认真地致力于医院的工作。由于学习的压力,他假期回绍拉普尔的时间缩短了,而且不是每次放假都回去。不过,一旦回到家里,他还像往常那样风趣。人们不分老少,都愿意和他在一起攀谈。
    就这样,德瓦卡纳特于1936年结束了他的医科学业,并获得医学学士和外科学士的学位。那时,我们之中已有三个人组织了幸福的家庭。所以很自然,我们的父母也希望看到德瓦卡纳特从事医师的职业,并认真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由于德瓦卡纳特在1937年获得住院大夫的职位,同时有了一个投考皇家外科学会会员初试的机会,这件事便暂时放下了。
    1938年初,事情又出乎意料地被严肃地提了出来。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德瓦卡纳特借给父亲写信的机会,谈了自己对未来的看法和打算。他写道:“我知道每一个人都希望我能开始行医并成立家庭。无疑,我早该这样做了。不幸的是,至今我仍然抑制不住要获得更高外科学位的那种渴望。现在我已断然决定至迟要在1940年1月(可能是我一生中的中间时刻)以前实现我的打算,获得那日思夜盼的学位。
    说到外科更高的学位,我可以争取下列三项中的一项:1、英国的皇家外科学会会员;2、孟买的外科硕士;3、爱丁堡的皇家外科学会会员。对我来说,第一项是不能办到的,因为它所需要的时间和金钱都是我力所不及的。其余两项,各仅举行一次考试,而要考的学科都是一样的。在这两者中间,一年一次的孟买考试,较难通过;而参加爱丁堡的考试所需要的钱不多,而且一年内可投考两次,准备期间大约需要五千卢比。
    倘若我不能通过皇家外科学会会员的初试,我决定将不参加别的考试了。这并不是因为我厌烦读书或自暴自弃,而主要是因为我早已到了不应该依赖别人来过舒服日子的年龄。目前,我已同人协商筹借一笔如上所述的款项;要是我借不到这笔钱,就将需要您的帮助。如果搞到这笔钱,我就能在明年年初坐船去爱丁堡,一年以内可望返回,或者获得皇家外科学会会员的资格,或者一无所获。如果搞不到钱的话,明年6月我可能到孟买去考外科学硕士,去碰碰我的运气。”
    在学习的同时,他还想谋到一个医生的职务,或是自己去经营一家药房。购买药房以及其他各种东西的钱,他都想用定期有息贷款的方式从父亲那里借,因为“一个人应该对自己的钱负责,即使对贷款也应如此。但一个人对自己慈祥的父亲的赠款,就不会抱那样认真的态度了”。
然而在此信发出后的两星期内,他又写信说,“考虑到现实”,他认为还是暂且把获得外科更高学位的想法放到一边为妙,当务之急还是先作一个全科医师。他在信中还说,为了能报考他所向往的孟买医学硕士学位,他正在代一个学期的外科手术讲座的课。最后,在谈到他的婚姻问题时,他明确地表示,在他对自己的独立生活和前途确有把握之前,他不能考虑婚事,而在当时,这两者都仍然是十分渺茫的。
(见《纪念柯棣华》一书80至82页)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