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8月11日  星期二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克赖斯特彻奇男子中学
 
  我15岁升入克赖斯彻奇男子中学时,生活又经历了一次变化。这所学校被认为是学校里接受小学教育时迥然不同,那时可以说是被人逼着去学,现在则差不多全由自己。你学也好,不学也罢,似乎没有谁管你。我恐怕说不上是什么模范学生。我喜欢的历史、地理和文学之类科目,学得还不错;但我讨厌物理,觉得物理教学缺乏想象力。我也喜欢化学,可对高等数学却总想回避。记得在中学后期,数学教师约翰逊在黑板上写满了三角习题,然后问我:“艾黎,你看到了没有?懂了吗?”我说:“不懂,先生!”他便说:“唉,你这辈子只配去砸石头了!”我心想,砸石头有什么不好?——需要砸,就砸嘛!
  另一位老师托比·杰克逊是个人物,还有帕普·朗和比利·沃尔顿也是。帕普·朗是位清教徒和植物学老师。后几年,由于我上他的课不像罗宾和弗里德·佩奇那样用功,他厌弃我了。罗宾和弗里德·佩奇被选为大家的模范,我们却叫他们“书呆子”,帕普为此狠狠训斥了我们一通。有一次,我从他的标本柜里拿出一具毛利人的头骨,偷偷放进他带午饭的包里,让他晚上带回家去。我们喜欢托比·杰克逊,因为觉得他喜欢我们,尽管他会尖刻地骂我们是“烂木头”,甚至会拣起一本书朝我们扔过来。当他发现我们本来该做实验却在酒精灯上烤栗子时,更是如此。比利·沃尔顿身丰总有一股烟味,样子看上去也很严厉,但他一向对我们循循善诱,讨厌那种只说不做的人。
  学校里是禁止孩子们抽烟的,所以我倒想试试抽烟的味道究竟怎样。训导主任决定罚我挨藤仗。受罚的头一天晚上,我花了些时间,把一块兔皮缝到那条做内裤穿的足球短裤上,这样,除了兔皮盖不到的一边还有一英寸地方之外,我就觉不得抽打之疼了。即便如此,挨打后好几天,我屁股上还看得出青一道紫一道的伤痕。
  星期六上午每逢好天气,我们男子中学常去靶场打靶。后来我还作为雪盾射击队的队员参加了与克赖斯特中学校队的比赛。去雷德克利夫的电车9点钟由广场发车。我5点钟起身,出发前先在洗衣机里洗5批衣服,3批白色,2批带色的,每批需开机20分钟。下午回家以后又擦地板。在母亲身边做点家务是很惬意的。她一两句话可顶用了。
  小时候,一些片断的诗句一直留在我脑海里。到中学时遇到罚我写字,不论罚写多少行我都照写不误,开头总是:
  “亚西利亚人来势如狼奔群羊,
  大队人马闪烁着紫气金光,
  长矛的寒光犹如海面的群星,
  蓝色的波涛夜夜翻滚在加利利湖上……”
  这首诗的各小节都写完后,我就接下去写:
  “在大都,忽必烈曾下令
  建造一座宏伟的逍遥宫,
  圣河亚弗在那里流经
  深不可测的岩洞,
  直泻入不见阳光的大海中。
  于是在方圆五英里肥沃的土地上,
  围造起一座座塔楼和宫墙……”
  我十来岁时酷爱读书,贪婪地抓到什么就读什么。我想我大概是读了不少伤感的东西,但我清楚地记得洛纳·杜恩这样的人物。十四五岁时,我阅读了萨克雷等人相当枯燥的大量英国作品。最初读欧·亨利的作品时,我也很喜欢他,特别是他那很有韵律节奏的诗。
  假期中我去劳动,以便挣点钱自己用。有一年夏天,我和同校好友杰克·史蒂文斯去卡弗尔格的马尔莫勒尔收割麦子。寒假时,我去拉斯利路我们家在韦斯特科特的那栋老房子(当时罗弗尔·史密斯还住在那里)对面的一个牧场拣过土豆,拣一口袋抵1先令8便士。亨利叔叔有一次来我家里教我怎样不用网罩捉蜜蜂——动作要慢,而且不出声。有一回,我穿着踢足球的短裤给母亲表演这个本事。一只蜂钻进了我的裤裆。我急忙扑打,竟被它在一个非常娇嫩的部位蜇了一口,只好赶快跑去找兰粉袋消肿止痛。后来,我终于攒够钱买了一辆自行车,车不怎么好,常常需要修理,然而能有一辆也就不错了。少年时期我很爱玩橄榄球。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搏斗,很有乐趣。我在哈格利公园的橄榄球场上学到了许多东西。中学的最后一年,我是学校里4人划船队的队员,我很喜欢这项运动。
  我对克赖斯特彻奇男子中学倾注了一个少年的全部热情。我为这所学校,为自己是这所学校的学生感到十分骄傲。我是那种普通的傻乎乎、缺心眼的孩子,但是我敬佩校长巴尔布斯和几位个性突出的老师,像托比·杰克逊、帕普朗和比利·沃尔顿,他们都是一代师表。他们都很理解孩子们,但有些年轻的教师也许不是这样。一个人从青少年进入成年之前的这段时期,可能相当狂热。我对这整个时期的回忆有点支离破碎,但想不起有重大的越轨行为,只是由于战争的影响,决心去为当时大家都接受的主张献身。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