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20年1月22日  星期三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在索姆河上阻击德军
             
  1918年3月,德军大举进攻,闪电般地直捣协约国的战线。我们被派往索姆河去协助牵制敌人。途中抵达贡姆库尔,那里有许多旧战壕,协约国军队在1916年就是从那儿进击的。3月29日,我们射倒了几个正在后撤的敌军巡逻兵,然后遇见一个由各个团的士兵拼凑组成的英军混合连。在前头的一个士兵看见我从后面跳入战壕,说:“来了个臭澳新佬。”他们穿过我们的防线去后方,我们便在过去的支援壕上据守,因为它有通往无人地带的老交通壕。4月5日,敌军最后一次大规模推进时,我们铺开成单线,每一二人找一个适当的阵地。我在一个老交通壕的尽头找了一个阵地。第一次扫射的大部分子弹落在我们背后没有多少人的战壕里。接着,敌军沿着老交通壕上行,呈扇形展开。我过去在中学时参加过校射击队。那天,我在身旁放了一罐果酱和硬饼干,射击了4弹带,有二百发子弹,所有的目标都在200码以内。将近中午时,一架敌机飞临上空,瞄准了我们的阵地。榴霰弹和炮弹接踵而来,但只是一枚击中我的阵地。我的肩头出了血-是炮弹碎片擦的小伤。我走入地下掩体,找到了管我们排的准尉副官。他说:“喔,那没事!我们现在缺了你们年青人可不行。你们顶事!你还是回去坚持吧。”于是,我便回去了。
  但第二天早上,一切恢复宁静后,他说:“你还是到包扎站把伤口好好包扎一下吧。”敌军的进攻已失败了。所以我和另一个伤员一起到包扎站,发现军医已死,代替他工作的随军牧师也死了。然而,那伙夫还健在,他说:“你们别无办法,还是回急救站去吧。”因此,我徒步走到后方的急救站,在那里什么护理也没得到,因为工作人员都太忙,顾不上轻伤员。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