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是镇压,不是救济
 
  虽然我设法把大量小麦运往洪湖地区,但我完全知道运至汉口的小麦绝大部分被偷了。我们估计,约40%的小麦到修堤的人们手里,其余部分不是被国民党军队占有,便是送往当地要人们的面粉厂,他们主要关心的是发财。各种流氓在每个区建立了工程组。我看到他们有许多蓝图,有很讲究的办公室和各种机械设备。他们会举行盛宴,但不懂得多少修堤的事。如果人民要修堤,就自己干,这是一项很大程度上撇开“工程师”的工程。
  在汉口,我们听说在湖南洞庭湖修堤的人只得到很少一点粮食。因此,我决定到湖南省会长沙去了解情况。当时,火车中断,所以我们就搭水利局的轮船“利农”号去。同去的有工程师和两名武装卫兵。轮船驶入洞庭湖,接近城陵矶,前面有几条船向我们划来,朝我们开了火。轮船加速,我们把那些被称作“强盗”的大胆攻击者甩在后面。
  我们终于抵达长沙,我见到了赈灾的领导人、省主席何健。我要求他协助处理筑堤工程中出现的一些贪污现象。他的反应显然冷漠,我讲了一些事实后,他更加冷漠。他装作绝对正确的样子,说因为我是一个外国人,我永远不能了解中国。中国人一向闹洪水,而且在他看来还要一直闹下去。他说,“你看,中国人这么多,淹死一些不要紧。”农民自己会去修堤。当前主要问题不是赈灾、修堤之类,主要的是“如何镇压共产党,拥护蒋委员长,扩充军队,使国家安全,好让全世界的人都来这里做生意。”在招待我的晚宴上,他向我描述了1930年红军占领长沙后他领导的镇压行动:“我知道在城里较穷的地方的居民中一定有共产党,所以,我的士兵把他们统统赶进阴沟里像杀老鼠一样把他们杀死。当然,有些好人也和坏人一起被杀了,但我们这里干得彻底,把他们一网打尽了。”我告辞时,这位省长主席赠给我一些刺绣和一幅挂轴,上面胡乱写着“杰出英雄”、“为民造福”等等。我把刺绣转赠给了工程师,把那挂轴扔进了河里。后来,我听说,所谓“强盗”原来是红军小部队。“利农”号船从岳州(今岳阳)归途中被红军截获。
  我在长沙办完事以后,搭火车回顾武汉,此时铁路已经修复。我直接参加了武汉主要的难民收容所的搬迁工作,由于长江泛滥,汉水不能全部泄洪,汇合处以上的堤很高。我抵达时,水位已下降到与武汉一样,堤上堤下拥挤着几万名难民。在汉水另一边的黑山地区,已修建了难民的住所。国民党的武汉警备司令是叶蓬,此人后来任汪精卫的南京傀儡政府国防部长。有一天,他召见我,说:“你必须在两星期内把黑山的所有难民迁走,否则我将用机关枪扫射。他们都是共产党”。他朝我面前的地上熟练地吐了一口痰。我立即向设在上海原救济署总部做了汇报。答复是:“想办法将他们迁出。”这就需要疏散全体难民。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