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20年1月25日  星期六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柯棣华,我们要象你一样生活
 
江一真
 
  1942年12月8日晚,我刚刚离开学校教务处,一位同志从身后赶来,气喘吁吁地说:“校长,柯棣华院长又犯病啦!”
  我的心猛地一沉。自从1941年6月后,他的癫痫病时有发作。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特意将一块毛巾裁成两半,以备他犯病时能及时塞垫在他的嘴里,免得他咬破舌头。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下意识地将手伸进裤袋,掏出这半块毛巾,赶紧向柯棣华住处奔去。
  推开柯棣华居住的那间低矮的农舍的木门,我一眼看到躺在炕上的柯棣华。他黝黑的脸膛显得焦黄,嘴角上挂着白沫和血丝。他的妻子郭庆兰正在用一块湿毛巾为他擦拭。见我进门,他支撑着要坐起来,我急忙将他按住问:“怎么样了?”他躺下去,不无歉意地向我笑笑,吃力地说:“没关系,你休息去吧!”话音刚落,他的病再次发作,颈项骤然强直,全身剧烈抽搐。先是间隔一小时抽搐十分钟,以后每十五分钟抽搐一次。我们全力进行抢救治疗,可能采取的措施都用上了,可都未奏效。12月9日凌晨,印度人民的优秀儿子、中国人民的亲密朋友、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中国共产党党员柯棣华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他把年轻的生命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和中印友好的崇高事业。
  冬季的寒风在华北的原野上呼啸。人们有的放声痛哭,有的低声抽咽。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用那半块毛巾最后一次擦去他嘴角的白沫和血迹,不禁泪如泉涌……
 
 
  我第一次见到柯棣华,是在1940年6月中旬。当时我是晋察冀军区白求恩卫生学校校长。一天上午,军区卫生部电话通知说,印度援华医疗队的柯棣华和巴苏华已经到了第三军分区,要我接他们到白求恩卫生学校和附属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工作。放下话筒,我情不自禁地喊出声来:“好啦!他们终于来啦!”
  还是白求恩大夫在世的时候,我们就议论过柯棣华到前线来的事。1939年8月,白求恩准备回加拿大和美国募捐,谁来接替他的工作呢?他告诉我,他已经写信给中央军委,建议派印度援华医疗队的一两位大夫来帮助工作。可能是马海德大夫向他介绍了一些情况,言谈中,我发现他对印度援华医疗队的情况很熟悉。他说,他希望能派柯棣华来,柯棣华年轻,能比他这个老头子发挥更大作用。白求恩甚至兴致勃勃地说到他第二年“五一”回来后,和柯棣华共事的计划。遗憾的是,这两位国际主义战士连见一次面的机会也没有。白求恩在头年11月离开了人世,柯棣华能看到的只有以白求恩命名的学校和医院了。
  白求恩大夫逝世不几天,有消息说柯棣华他们已经离开延安到前线来了。我和同志们翘首以待,只盼着他哪一天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现在好了,一下子来了两位,我心里的高兴劲就别提了。
我扔下话筒,招呼同志们立即出发,去驻在史家佐的三分区司令部接他们。农时已值夏至,虽说山里的夏天来的晚,可唐河岸边刮来的南风,吹得人身上暖洋洋的。不知是心急还是天热,同志们一个个解下了腰带,敞开了领口。我们南去不远,一队人马迎面走来,其中正有柯棣华和巴苏华!原来,他俩也是迫不及待地要到我们这里来。我仔细打量他俩,个子不高,面色黝黑,一副憨厚谦恭的神态,象是我的同乡福建人。尽管天气热,他俩的衣着却很规范,连腰间的皮带也没解下来。
  就在我端详他们的时候,发现柯棣华脸上略有倦意。他和巴苏华从延安辗转到晋察冀,足足走了半年有余,显然是劳累了。我这样想,也就没问他有什么不舒服,只是安排他们到村子中间的一户老乡家住下来。柯棣华问我分配他们做什么工作,我摆摆手,让他们休息几天再说。他嘴唇动了动,但终于没再说什么。看他俩用热水洗过脚,我才离开。回去的路上我暗想,他俩还是好说话,不象白求恩那样犟。假使今天是白求恩让我安排工作我不照办,他一准得和我吵起来!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