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8月11日  星期二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第二个白求恩
 
张禄增
 
  我是1940年夏天认识柯棣华同志的。那时候,我在白求恩卫生学校当教员。开始,他也担任教员,在外科组。不久以后,他被任命为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的首任院长。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柯棣华同志始终和我们并肩战斗,共同度过了抗日战争中最艰苦、最困难的岁月。
  我记得,柯棣华同志在葛公村军民欢迎他和巴苏华同志到来的隆重大会上,曾经异常激动地说过:“这里是白求恩工作过的地方,你们的学校也以白求恩的光荣名字命名。我一定要象他一样,献身于反法西斯斗争的伟大事业,决不玷污白求恩的名字!”这是他刚刚见到我们时的最初的心声,也是此后一切行动的最好的概括。
  柯棣华同志象白求恩一样,对工作极端负责,对同志对人民极端热忱。他把抢救、治疗和护理伤病员作为自己的神圣职责,总是全力以赴,奋不顾身。他非常赞赏白求恩同志的主张:“医生不能坐在家里等着伤病员敲门,而必须到份病员那里去。”为了救治伤员,他自己就常常跑到很远的地方去。在激烈的战斗中,他坚持把救护所设在前线附近,以便及时地抢救伤员。敌人的炮弹就在救护所旁边接连爆炸,他仍然拒绝撤离。有时候,他在前线救护所连续抢救伤员、动手术,忙得几天几夜都不能很好睡觉。他担任医院院长期间,不仅精心地组织安排医院工作,严格细心地检查治疗和护理的情况,并且负责外科手术和白求恩卫生学校的教学工作,白天晚上都一直是那么紧张。1941年,他除去繁忙的领导工作以外,还主持了四百多例外科手术,帮助卫生学校制订教学计划,亲自编写外科手术讲义。而所有这些,都是在他身患癫痫病的情况下完成的。直到临终前,他还在加紧赶写《外科各论》,那一本没有写完的外科讲义就是他唯一的遗嘱。他经常到病房去亲自给伤员喂饭,把自己的被子、褥子、衣服拿去给伤员用,行军路上更是形影不离地跟着担架走,亲自照顾伤员。对于老乡们看病,他也总是满怀热情,不管自己多么忙,一听到消息就毫不迟疑地赶去治疗。
  柯棣华同志在医疗技术上,也完全继承了白求恩大夫“对技术精益求精”的态度和作风,一贯勤学苦练,虚心求教,不断提高。他从来不以外国医疗队成员的身份自居,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医科大学毕业而表现丝毫高傲。他经常认真地请求老医生、老教员给以指点。他不讲面子,也不图虚荣。我从内心佩服他的这种思想境界。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