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9月20日  星期日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我怀念路易
 
沙博里
 
    路易·艾黎和我是挚友。每星期日上午我到他的住处去看望他已成了惯例。他的住处位于一个花园般的大院内,建国前这里是意大利使馆,现在则是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所在地。
    路易是一位新西兰的技师和诗人,20年代便来到中国,在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任督督察。当时上海工厂的工人很多事童工,平均年龄只有14岁。他们严重的营养不良。在一家镀铬工厂里,孩子们的手由于使用化学物质而溃烂。他们的工时很长,住在破烂不堪的工棚里,工资少得可怜,疾病不断,死亡率很高。
    艾黎每天面对这种惨象,加之在国民党统治下的中国遍地都是苦难,这便使他很快就站到了革命的一边。他为中共地下党工作不辞辛劳:在他住所隐藏了一架秘密电台;帮助那些上了黑名单的人逃走;协助运送枪支;同宋庆龄女士保持着秘密联系。宋庆龄虽不是共产党员,确实上海党的主要联络人。作为受人尊敬的孙中山的遗孀,她可以免受蒋介石特务机构的骚扰。
    艾黎也是一个由外国进步人士组成的学习小组的成员,这个小组包括史沫特莱和乔治·海德姆等美国人。30年代,毛泽东通过宋庆龄物色两名美国人到解放区去,一名记者,一名医生。根据艾黎的推荐,她派了埃德加·斯诺和乔治·海德姆。前者后来写了著名的《西行漫记》一书,后者当时是刚到中国不久的年轻医生,他的中国名字马海德后来闻名中外。
    我于1947年结识路易。当时他是到上海开中国工业合作社的会议的。我在那儿当法律顾问。那年年初我刚到上海,由于钱用完了,不得已又重操律师旧业。本来我不远1.2万英里来中国就是为了不当律师的。
    路易体格壮实,两条腿就像橡树干,长着一头红褐色的头发。他爱穿短裤。由于他皮肤白嫩,长期在高原地带曝晒使他终生受皮癌之苦。
    他当时正在组织农村的手工工艺工人参加合作社或合作工厂,这些企业生产了宝贵的民用消费品和军用物资,其中一部分用于解放区,给贫困的农村提供了急需的就业机会。
    在日本投降后,国共两党表面上休战期间,路易设法让解放区也得到一部分由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提供的救援物资,这大大激怒了蒋介石集团。后来他成了甘肃省偏远地区的培黎学校校长,教那些灾民子弟以文化技术知识,这更使国民党大为震怒,因为他们的信条是让贫苦农民的孩子保持愚昧与贫穷。是解放军的及时到达才使路易和培黎学校免遭国民党军队的全面围击之灾。山丹解放前夕,路易精心地把学校的卡车埋藏起来,逃过了国民党的搜寻,保存起来给解放军使用。
    建国后他移居北京。他写过几本记载他的经历的书,翻译过中国的唐诗,还创作过许多诗。根据印在1964年版的一部名为《谁是敌人》的诗集上的作品目录,他共出版过5本诗集、17本文集、8本中国诗的译文集。
他曾要求我编辑《谁是敌人》一书,这段经历令我大开眼界。诗人也和凡人一样,情绪每日每时都有变化,他们的诗也就是他们情绪变化的写照。但是,有思想的诗人有别于那些只凭感觉创作的诗人,他们对重大的时事问题总爱持强烈看法。读他们在一个时期内所写的诗,你准会发现他们的所指。因为不论这些诗反映何种情绪——抒情的,讽刺的,还是激愤的,它们的理性立场是一贯的、鲜明的。
 路易·艾黎恰恰就是这类诗人。他充分掌握了语言的细微差别,措辞巧妙、运用自如,然而并非玩弄辞藻、言而无物。读艾黎的诗很少不让人感到里面宣示着某种热烈的信念,至少是在他的陈述中有影射之处,这种情况不论是在他写垄断资本、帝国主义、修正注意,还是写革命时都是如此。
    对于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无数访问者来说,他是智慧和启蒙的源泉,这些人有关中国的问题都来向他求教。他们当中有学者,也有外交家,甚至好奇的普通老百姓。他同一些亲王和总理可以直呼其名,曾任美国驻华大使的乔治·布什就总是亲切地用“嗨!路易”来和他打招呼。
    我每星期日上午去艾黎家是我们两个人都翘首以盼的例行活动。如果我有事到时候没来,路易就要打电话问我为什么。他总是把他新写的诗拿给我看(我说过我就像是唐代诗人白居易所找的那种不识字的农民。白居易经常把他的诗念给他们听,以便试试这些诗能不能让没文化的人听懂)。我曾为他的一本书作序,也写过几篇书评。当然,我也把我的一些拙作拿去征求他的意见。
    我们最感兴趣的还是聊些最近的好新闻和闲话。我们自由漫谈,有时候对国内外各种事件和人物大加分析。艾黎的经验和他对于在中国如何办事的大量知识是极其宝贵的,偶而我也补充一点情况和个人看法。
    我爱戴和尊敬艾黎,他是我的良师益友。
    路易是一位热情的人道主义者,他热爱中国。他是诗人,也是为正义而斗争的战士。他的每一行动,每一首诗,都清楚地表现了他的奉献精神。艾黎于1987年12月过完90岁生日三周后与世长辞,我为失去了他而深感悲痛。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