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永志不忘的良师
 
(奥地利)  魏璐诗
 
    在旧中国,人们把上海称作“罪恶的渊薮”和“冒险家的乐园”,是十分正确的。我于1933年10月2日来到这里,之后不久便有幸遇见了几位能在思想上给我指点方向的人。他们不为自己谋利,而是为着人人都不受剥削的未来而努力着。这一批人围绕在了新西兰人路易·艾黎的周围。他是20年代晚期来华的,最初只是为了来“看一看”,但最后却在这里呆了一辈子。他在青年会工作人员当中团结了一批人士,每周聚会一次,共议中外时事。
    当时艾黎担任公共租界工部局的工厂督察长,经常出入于那些根本不能称之为工厂的地方。那里的房屋东倒西歪,充作贫民的住处都不合宜,他却很熟悉这里的一切,能够指出,某个地方有台锅炉发生了爆炸,死了多少多少人;又有某个地方是只有童工在干活,他们每天劳作10个小时以上,而收入极微,而且还是在机器底下或是旁边过夜的……
    这样的地狱景象,一直强烈地震惊着我,至今60年过去了还不削减!一个人要是知道了世界上有人还在这样受苦,就再也不会无动于衷的了。他不能不走在那些渴望变革人们的最前列,哪怕为了这“欢乐的明天”做不了多少事情,他也是会这样做的。
    记得我是在华实习6个月期满的时候决定留下不走的。几年之前艾黎就是这样做的。在那以后,我见到他的机会就多了。1938年以后,工业合作运动帮助了深受战争与灾害的大量难民。艾黎经常在各地奔走,往往是步行,或是只能使用最为原始的交通工具。就在这样可怕的年代,他能找到人们一起帮助工作,这个事实表明,在困难面前,人们是能够找出对付办法的……
    我在上海过了4年就到四川去了,当时我想,在中国再多待一年也是可以的。可以倒是可以,然而就是在1937年8月13日星期五这天,我们搭乘的轮船溯江而上刚刚离岸,日本侵略者便轰炸了上海!于是我就在内地呆了下来。人们从沿海地区大量涌向这里。我在成都住了6年,又在重庆住了2年,直到战后才顺江而下。战争期间,成都是个交通要地,那里也有相当大量的合作社,还建立了一个促进委员会,我担任秘书,撰写过一些有关合作社情况的报告。我们从一家合作社的印刷车间借来一些机器,出了一份《成都新闻》的日报。火灾将这个车间付之一炬,我们借来的机器却幸存了下来……就是这样,我们经历了战争,尝受了日本飞机轰炸的滋味——在成都挨炸的次数远不如在重庆的多,重庆是个沿江城市,有船只通航……
    艾黎的经历还要丰富得多。中国的许多地方都曾有过他的足迹。在南方各地建立了大量的合作社,在西北也是这样,有需要的时候他也去到城镇……
    艾黎比我年长11岁。我发现这点之后,格外觉得他老成可敬,也一直以为自己还颇年轻……
    艾黎并非一开始就是政治上的进步人士,然而现实的生活使他懂得了,只有进步的思想才能使人民得以生存!我也不是生来觉醒的,后来经历了战争,体验了危险与不义,才逐渐成长了起来。雨过天晴之后,战争结束了,人们回了家。我又沿江而下,几个月之后去美国,在联合国秘书处工作了5年。
    战争期间,艾黎在甘肃偏远的山丹,同何克一起创办了培黎工艺学校,让孩子们做工、学文化。我从未去过那里。同他再见是建国后他也来到北京定居之后。此后他外出不多,开始从事著作。他的著作在我的书斋里,占了将近整整一个大书架。我一直认为,在他的作品当中,第一本书是写的最好的著作之一,那就是《有办法》。
    1945年夏天,何克得了破伤风,由于国民党封锁,买不到需要的药物,因而不治而逝。艾黎写下了一部极为动人的著作《希望之果,乔治·艾尔文·何克的故事》,中译本书名为《从牛津到山丹》。确确实实,有些人是在中国这个国家里,显示出了他们身上最为美好的东西,同样也有些人是在中国干尽了坏事……
    虽有“文化大革命”的破坏,艾黎仍然努力表现中国的前进步伐。例如,他写下了《中国见闻》(1966—1971)ig样一部长篇巨著。
    艾黎始终一贯是我的良师益友。我们并不常常见面——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他一直住在东城,而我则在西城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两处地方似乎相隔越来越远了。然而,他总能给人一种牢靠、安定的感觉。就在80年代以后,他还在提倡恢复合作社的事业……每逢当年好汉相聚或是忆念故旧的场合,我总是必定到场的。而今,艾黎本人却已离开我们多年了。
   艾黎一生饱经沧桑,却享高寿直到90寿辰之后。他不但活的长久,而且过的有价值。事实上,我们这些人中,出生在上个世纪的,如今已经无一健在,甚至我们出生在20世纪初年的人们,也是差不多快要走的了。我们是否已为自己的儿孙们建成了一个比较美好的世界,如今实在还很难说。然而正像艾黎无视重重困难与阻挠破坏而辛勤跋涉了一生一样,我们也正在自己的岗位上奉献着绵薄之力。如果说我们还没有取得成功,那么也会有人在他们的有生之年做到这一点的……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