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回忆和艾黎在一起的日子
 
马 知 口述    屈永志 整理
 
    我初次见到路易·艾黎是40多年前的事了。那是1942年春,我10多岁。听人说,有个叫艾黎的外国人在凤县双石铺创办了一所培黎工艺学校,专收穷人子弟,不收学费,给学生教文化、教技术。经人介绍,我来到了这所学校。
   “来新同学了”,一位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十分高兴地向我走来,他拉住我的手,摸着我头上的长头发说:“来,我给你理理。”说完,便给我理了发。见我身上很脏,他带我去洗澡,拿出他的衣服给我穿,我套在身上又大又长。这就是我初次见到艾黎的情景。
    到学校后,艾校长改变了我这个穷孩子的命运,使我获得了新生。是艾黎、何克先生及其他教师的精心培育,使我在10年的学生生涯中,从一个不懂事的娃娃,成长为一个有一定专业知技能的人才。
    从1942年到1953年,我作为培黎学校的一名学生,和艾校长朝夕相处。他常说:中华民族必须摆脱贫困。一个人要想多为人民做贡献,得有真本事。正是这些肺腑之言,启迪我们这些孩童的良知,激励我们勤奋学习,苦钻技术。
    那时,办学条件很艰苦,校舍多半在破庙里(学校这时已迁到甘肃山丹),由师生动手修缮。办学的经费,国民党政府一文不给,主要靠艾校长在国内外呼吁,靠友好人士和组织的资助。我知道,在办学最困难的时候,艾校长把母亲的养老金1万多元贴进去了。那时,不论在双石铺,还是迁到山丹后,都是在勤劳节俭中度过的。学校半天学文化理论,半天学操作,进行劳动技术训练。开设的课程有机械制造、纺织、制陶等20多个专业,学生轮流上专业,做到一专多能。
    我学的是电工技术。初学电焊,戴上防护面罩很不习惯,我干脆取下面罩直接焊,眼睛被强烈的弧光刺伤了,又红又肿,直淌眼泪,眼前什么也看不清了,只感到十分疼痛。艾校长看见后,一把拉过我,心疼地说:“哎呀呀,这怎么行呢!把你的眼睛弄瞎了怎么办?”于是,把我抱在他的床上,给我上药、喂饭。在他的精心照料下,不几天,我的眼睛全好了。没过几个月,我又去学电焊,我想学快些,不知不觉又取下面罩,艾老师看到后,这下他发火了。“我给你讲了,你为什么不听,眼睛要烧瞎了!”啪!啪!两巴掌打在我的屁股上;完了,又心疼地拉过我,给我上药。后来,我养成了按规章办事的好习惯。这是艾校长给我的教育,不然,我早已变成瞎子了。
    1949年,山丹解放前夕,艾校长带领全校师生,把几十辆汽车拆成零件埋在地下。当解放军进军河西走廊时,他又带领我们挖出来,全部装修好,作为运送解放军的交通工具。学校医院也积极为解放军伤病员治病,使他们尽快恢复健康,重返部队。彭德怀总司令因为此事,在酒泉接见了艾老,对他和学校给予解放军解放大西北的支持深表谢意。这件事,艾老从未向人们提起过。
    建国后,西北石油管理局接管了培黎学校,新中国的建设事业急需要人才。艾校长多年苦心培养出的数百名学生正好派上了用场。1953年,我和艾老分手了。以后,我们师生间一直保持着联系。1981年,艾老外出途经四川南充,他还专门来到我家看望了我。
    1987年5月,艾老生病住院,我专程到北京看望他老人家。赶到北京医院时,艾老已3天没吃饭了,神志已不太清醒,当他知道我来看望他时,精神顿时好多了,下午就吃了几片西红柿。院长知道后,破例让我随时都可探望艾老。在京的10多天里,我大多时间都在艾老的病床前,像当年在山丹一样,聆听老人家的教诲。他对我说:“如果我去了,你们一定要协助政府把工业合作社办好。另外,建议在西北把太阳能、风能很好利用起来。要给西北人民谋福利……。”还说:“见到老同学,给他们说,培黎学生要发扬当年培黎的传统,要多干实事,少说空话,决不要搞歪门邪道。”
    10多天后,我看到艾老病快好了,便决定回四川。当我向艾老告别时,艾老脸上淌着泪,我也哭了,我依依不舍地对艾老说:“您老好好治病,我会再来看望您老人家的。”他要我向在四川的同学代问好,谁知这次离别,竟是我和艾老的永别……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