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纪念路易·艾黎
 
伊斯雷尔·爱泼斯坦
 
    很难相信,如果路易·艾黎还活着,1997年已经是100岁了。同样叫人难以相信的是,他离开我们已经有10年了。因为他在世时似乎像一棵老橡树,可以永不枯朽,或者说是长生不老。
   他的外表就给人以牢固持久的感觉——短粗的双腿犹如立柱,魁梧的躯干坚如堡垒,线条鲜明的脸和突出的高鼻子犹如一条快船昂起的船头。
   他的性格和信念真实地反映在那双蓝色的眼睛中,那眼睛可以闪耀着仁慈的光芒,特别是在看着孩子们的时候;可以因同意一个他认为好的意见或建议而发亮;可以在脑子转念头时而陷入沉思;也可以因碰到邪恶狡诈而燃起愤怒的火花。
    他的声音很平和,我从没有听到他提高嗓门讲话,但它也可以表现出各式各样的感情:同意时他的声调是热情的,而且会热心地讨论起该怎样去实施;如果他认为一个建议不可行,他会友善但单刀直入地提问,使之明白无误;遇到正直的不同意见,他会耐心解释;如他不同意,就不吭声或不再多讲;遇到笑里藏刀的人,他会用一两句话冷然回敬,有时用话语挖苦讽刺,以道破其伪装。
    艾黎虽不喜欢礼仪客套,但对于讨论具体问题却不厌其烦。不过他并非只是务实的人,他喜欢和人说古论今,话题广泛,从国内外政治到历史、考古学、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文学与传统。谈起来态度诚挚,使人从他的博学多识中获益匪浅。他既是个倾其所知传授他人的老师,又是尽其所能汲取知识的学生。因此,他讲的话总有新鲜的内容,不是陈词滥调。当他独自一人思绪腾飞的时候,他就写诗。
    艾黎在与人接触中总是平等相待,从不摆架子或向人说教。他特别有本事同孩子和年轻人打成一片。但是对那些自命不凡,以为世界就是该由他们来发号施令的人耐心却极有限。他知道怎样点出他们的高傲自大,有时还嘻笑着模仿他们说话和动作的样子。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艾黎——这也正是他复杂个性的一面。至于他实地参与的工作,也就是他一生中活跃的核心部分,我没有亲自接触过,所以还是留给那些直接参与或观察过的更有资格的人去写吧!
    对于那些从未见过艾黎,或只知道他的某些方面的人来说,要分享他的丰富经验和他的思想,最好是读他的著作,特别是他那本生动而发人深思的自传。《艾黎自传》有中、英文版,现在已不易找到。我认为纪念艾黎百周年诞辰最好的办法之一,应该就是再版此书,因为他活在这本书中,你可以从中听到他自己的声音。
 
    第一次会面
 
    1938年我在武汉同艾黎第一次见面,那时他41岁。在我这个年轻人眼里(我当时23岁),他已经“老”了。现在我才明白,他(那时)正值精力充沛的顶峰,他那活跃而充实的一生还走了不到一半。他到武汉是为了参与说服国民党政府允许工合活动,并使之合法化。因为工合对抗战是有用的,当时的政治气候对此有利,国共两党在战时的合作正处于最好的时候,以后事情就越来越复杂化了。
    关于中国工业合作社在不同的战时形势下所经历的曲曲折折,艾黎自己已经写了很多。开始时在组织上和经济上取得了成功,但这段高潮过后,工合就遭到国民党当局越来越多的限制、控制和破坏。
    艾黎和他最好的中外同事们把合作社看作是一种民主的群众性运动,也是一种通过民主促进生产的生产力。国民党当局的看法则绝然不同,他们主要把工合看作一个可加以控制,并有对外宣传价值的东西。
    由于这一根本差别,国民党采取措施摆脱艾黎。他的好朋友宋庆龄在一封信中写到他时说:“尽管他很谦虚,在背后踢他一脚的人不少……他的合同不会续签了……(但是)他意志坚定,会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