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7月14日  星期二
 

    穿着深蓝色缎子棉旗袍的尤恩,乍一看真像是中国人。她已渐渐习惯了农村生活,在了解中国和在运用中国语言方面都很出色,并给自己起了一个中国名字“于青莲”,其真实姓名反而不为人们所知。尤恩不仅能较快地适应环境,还以天生的一种探索精神和巨大的好奇心,颇有兴致地品味着中国农村的传统风俗。她与人们一起热热闹闹过年,共同分享那份喜悦和丰收,只是她的照片被同事当作灶君神像抹上蜂糖,体现了西方人特有的诙谐。她曾参加一个女助手的婚礼,那隆重的喜庆仪式和诸多吉祥的讲究令她大开眼界。春季到来时,她就去农家看蚕宝宝吐丝,并发出了对此的赞誉。她曾收养过一个被抛弃的女婴,平生第一次当了母亲。她更有一段被土匪劫持的惊险经历,不仅展示了不让须眉的镇定气势,还在给匪首夫人治病的过程中了解了另一种生活。在任何地方、任何情况下,尤恩都是乐观而坚定的。

    时间飞快地流逝,1935年底黄河突然决堤,成千上万亩农田被淹没,灾民遍地。尤恩此时从农村的诊所回到了济南,参加国际饥荒救济会和国际联盟流行病防治小组的工作。任务告一段落后,19376月她挥手告别了中国大地,回到了分别四年的加拿大。

    这是尤恩第一次在中国的经历。她坚实的脚印留在了山东这块土地上,也烙在了人们的心里。尤恩从中也受益匪浅。她已经从社会大学学到了书本中所学不到的许多知识,即掌握了一门新的语言,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并曾同重重的疑虑与艰苦作过斗争。尽管前途还不甚明朗,人生的路还很漫长,但她坚信:今日之所为,皆是来日之准备

    ()投身中国抗日战争

    在维多利亚市尤恩的住所,挂着一幅珍贵照片:一张三人合影照。中间那位颧骨凸起、面目清瘦的中年男子就是大家所熟悉的白求恩大夫,右边是美国的帕森斯大夫,左边头戴白色围巾、有一双大眼睛的年轻女性,就是尤恩。这是193818白求恩大夫和他率领的加美援华医疗队在加拿大温哥华码头留下的合影。当时,尤恩的一位苏格兰朋友,特地穿上整套苏格兰高地传统服装,一路吹着风笛送他们上船。

    尤恩为什么再次来中国呢?如果说第一次来华在很大程度上是迫于生计,为谋求生活出路的话,这一次则完全不同了。这是尤恩在清醒地了解自己的职责和估计到将要面临的危险处境下,毅然作出的具有献身精神的重大抉择。

    那已经是1937年年底了。回到了多伦多后,尤恩很容易地在圣约瑟夫医院的外科手术医疗部找到了一份工作,且薪金丰厚。这时,中国的抗日战争已经爆发,尤恩很关心中国的命运。在从报纸上读到美国著名记者艾格尼丝·史沫特莱(Agnes Smedley)所描述的中国人民正遭受的极端不幸和发出的医生、护士去中国的呼吁后,她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她感到,从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时起,她就同这个国家之间建立了一种紧密的割不断的联系,这是一块她已真正接触过、生活过并不时萦绕于心的故土。此时,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联合成立了援华委员会,并决定派遣以著名外科专家白求恩大夫为首的医疗队来华。但白求恩从未到过中国,也不会讲中国话,迫切需要一名助手和翻译。尤恩因对中过的深刻了解和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再加上是一名老共产党员的女儿,便成为了理想的人选。在与加拿大共产党总部领导人萨姆·卡尔(Sam Carr)会见后,尤恩愉快地接受了新的使命,辞去工作,加入了加美医疗队,与19382月再度来到中国。

    加美医疗队,最初是由白求恩大夫、美国的法拉特大夫、尤恩三个成员组成。法拉特大夫一直没有报到,临行时美国的帕森斯大夫参加了进来。一路上,性格古怪的帕森斯总是喝得酩酊大醉。在香港转机时,他挥霍完所有的经费,耽误了医疗队的行程和工作安排。白求恩为此怒不可遏,与他发生了争吵,并给援华委员会发电报,要求召回帕森斯,尤恩也签字表示同意。后经尤恩提议,他们与史沫特莱取得了联系,得到她的帮助,坐上了去汉口的班机。在汉口机场,医疗队一行受到了史沫特莱的亲自迎接,并住进了英国圣公会主教的公馆。主教鲁茨是一个开明人士,他主持的圣公会教堂,因八路军办事处工作人员经常在此聚会和讨论重大时事,故有“延安”之称。加美医疗队来汉口原是听候中国政府的安排,但此时蒋介石政府已迁往重庆,只有中国红十字会和军医署少数几个政府机构留守。根据国共两党统一战线协议的条文,白求恩和尤恩主动表示愿意去八路军卫生部工作。前来看望医疗队一行的周恩来和秦邦宪(协调八路军医疗服务的负责人)对他们的决定表示热烈欢迎,但帕森斯坚决不愿意与他们同行。至此,美国—加拿大联合医疗组实际上就已宣告结束。后来在延安,理查德·布朗(Richard Brown)大夫又加入了进来,于是,这个队的全部三名成员都是加拿大人。但在正式的通信中,白求恩还是使用加美医疗队这个名称,目的是为了从加美两国争取援助,在期待中,美国人被包括着,但它最终证明了想从美国得到金钱是一个徒劳的幻想

    在汉口等待北上期间,白求恩与尤恩到汉阳一所严重缺少人手的长老会医院工作,医治空袭中受伤的人员。生活在战争环境里对尤恩还是第一次。2月底,备足了外科器械和医疗用品后,医疗队出发了,横穿豫晋陕三省,在日机的狂轰滥炸下颠簸跋涉,乘坐能找得到的各种运输工具,甚至步行。无论处境多么危险,在白求恩给难民和伤员们治病时,尤恩都在一旁充当助手兼翻译,一路上他们还收容了许多无家可归的孤儿。

    一个月后,白求恩与尤恩风尘仆仆地来到西安。因较长时间中断了与各方面联系,他们奇迹般的出现,成了《西安日报》的头条新闻。在八路军办事处他们见到了林伯渠和朱德,并一起计划到五台山开办医院。略作休整后,他们积极准备北上工作。为解决根据地和前线的各种医疗需要,他们还参与国际联盟流行病防治小组的讨论和调查。4月初,医疗队一行终于进入了中国革命的摇篮、富有传奇色彩的城市——延安,受到了以美国人马海德为首的代表团和全城人的热烈欢迎。尤恩心里有点激动,也夹杂着一点儿恐惧,她与白求恩一道受到了毛泽东的亲自接见。交谈中,毛泽东对她的中国话如此流利感到很惊奇,尤恩觉得毛泽东“看上去像一位普通的中国农民,但是非常睿智”。在延安,尤恩住在条件简陋的窑洞里,并在边区医院担任了护士兼营养师。她参观了延安的医疗卫生设施,迎来了河南圣公会的传教士理查德·布朗大夫,随后又冒着大雨去西安采购麻醉剂、药丸和绷带。当她回到延安时,才得知白求恩和布朗已赶赴前线,到山西五台山区工作了,从此,他们再没有见面。

    尤恩与白求恩在一起工作了四个月,就私人关系来说他们并不是太密切。一开始,当尤恩加入加美医疗队时,白求恩似乎就对这项安排不满意。”他上下打量着我,并说‘你的意思是我必须和你一块儿去中国?’”。显然,他不赞成在这次新的冒险中,让一名年轻的女护士随行。这并不是像尤恩认为的他只想什么事都自己干,并且干得很出色”,白求恩有可能担心尤恩的同行会给他的工作增加不必要的负担。也许,他还认为,尤恩“既没有革命倾向,又不懂得马克思主义”,怀疑她“并没有理解她所从事的事业的重大意义及其严肃性”。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