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7月14日  星期二
 

    白求恩对尤恩态度一直很严厉,要求也比较严格。他直率地告诉尤恩,他们的关系只应是医生与护士的关系,除此以外,不应有任何特殊的联系。尤恩只应称呼他的姓,称名是不合适的,并严禁她擅自给病人诊断下药。在延安毛泽东要接见他们时,白求恩认为毛泽东有翻译,尤恩没必要去,只是在尤恩的一再坚持下,他才最后妥协了。

    白求恩工作极端认真负责,但性情暴躁,尤恩是开朗爽直之人,两人不可避免地会为一些小事产生摩擦,但这始终没有影响到他们之间的默契配合和各项工作的发展。毕竟,救死扶伤是他们共同的职责和追求,中国也是他们甘心奉献自己的一切,甚至包括生命的地方。更重要的是,无论发生什么事,尤恩对白求恩始终怀着一种崇敬、热爱之情,赞赏他的献身精神和精湛的医术。她认为,白求恩是一名伟大的医生和一个杰出的外科专家他对待病人和伤员的态度,说明他是一个位全人类服务而献身的人

    在与白求恩分开之后,尤恩也离开了陕甘宁边区,奔赴晋绥革命根据地。一路上,她曾在药品器材供应站——清涧,帮助建立和完善造册登记制度,在120师后方医院负责教授一批年轻的男护士,尽力把他们培养成为前线部队的好卫生员,还给途中的伤员和百姓做医疗服务工作。6月底尤恩抵达了陕西岚县——120师贺龙司令部所在地,在军医部门工作。

    这儿靠近前线,与延安比起来,条件更为艰苦。没有病房,伤员被疏散在老百姓的家中,动完手术的重伤员不能移动,往往集中住在医疗站的院子里。医疗站只有三名医生、五名卫生员和一名司药,医疗设备、药品都很匮乏。尤恩和医生们共同拟定了各种手术的操作规程,开始有系统地训练卫生员,以尽快培养出合格的医护人才。她还协助当地的卫生部门发动了一系列卫生清洁运动,他们组织医疗队消灭苍蝇和清除垃圾,建立霍乱防疫站,开办灭虱站和浴室。医疗站为所有军民服务,为便于开展工作,把本地区划分成四个片,尤恩被指定管理第四片。她经常跑很远的路去农民家出诊,照看在那儿养病的伤员。因前线战斗频繁,尤恩又随同医疗队出发,给百姓送药医治,安排伤员的疗护。在息马坡镇,她目睹了屠城后的惨状,外国教堂被洗劫一空,里面的老弱妇婴残遭杀戮,驻守的荷兰教士也被抓住。尤恩进一步清醒地认识到日本侵略军的残暴,认识到法西斯势力不清除,人类将一天也无法得到安宁。

    动荡艰苦的战争环境和长期的营养不良,使尤恩的健康遭到极大的损害,她销售了许多,以至于穿着制服像麻袋挂在篱笆的秸秆上,她已不能再继续坚持工作了。在晋绥解放区的四个多月中,尤恩踏踏实实地干了许多最基本的医疗工作,尽管她谦虚地说:“我看不出自己做了多少事,倒是学到了不少东西,120师的官兵们对于她的辛勤工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193810月,尤恩来到汉口。这时战争局势十分紧张,广州已经陷落,汉口也是危在旦夕,处于一片混乱之中。尤恩找到了英国领事馆,请求帮助撤离回国,但他们表示无能为力。正在一筹莫展、焦灼不安之际,周恩来向她伸出了援助之手,让她随同李克农率领的八路军办事处工作人员和《新华日报》最后一批撤退人员,搭乘八路军的新升隆轮离开汉口,前往重庆。在湖北的嘉鱼县燕子窝,轮船不幸被日机炸沉,百余人中一大半遇难,尤恩侥幸脱险。她没有被吓倒,与另一位德国女作家安娜一起,用非常简陋的医疗工具和土药,有时甚至用手指和筷子取出弹片,尽力救护、医治同船的伤病员,同行者对她也十分关心和照顾,共同的危险和命运把他们联系在了一起,他们“共同克服了很多困难,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着钦佩与友好之情”。当地的百姓、乡绅和外国教会办的诊所也给他们提供食宿和药品。历尽千难万险后,他们一行终于辗转到达长沙。在周恩来的又一次关照下,尤恩经湘、桂,转道法属印度支那的巴牙港来到上海,准备由此返回加拿大。

    上海是尤恩熟悉的城市。她曾三进三出,每一次都给她留下了难忘的印象。第一次从加拿大来,上海是她首先见到的中国领土,她住在法租界里。尽管“除了跟街上的人力车夫和乞丐有接触以外,没有接触别的中国人”,她还是从此踏上了人生的一条新路,开始了那艰苦而又丰富多采的异乡生活。

    第二次作为加美医疗队的成员曾在此停留。日本已公然在关淞江上停泊海军舰艇,并在沿岸安营扎寨,炫耀武力。尤恩见到了租界里的朋友们,他们认为战争很快就会结束,一切都会恢复正常;尤恩则敏锐地预感到战争的长期性及破坏性,残暴的日本人是不会对任何人慈悲的。双方的交谈闹得不欢而散,她深为朋友们的短视和幻想感到失望。

    第三次见到的上海已完全落于日本人的魔掌之中了。在这块敌占区里,戒备森严,层层封锁,一切抗日人士和同情抗日的力量被残酷镇压。尤恩秘密地见到了新四军卫生处处长沈大夫,这次会见改变了尤恩预定的回国日程,又一项重大使命摆在了她的面前。沈大夫向他详细介绍了新四军在医务方面的需要,大批伤病员因得不到及时的治疗而痛苦地死去。他请求尤恩给予支援,帮助募集医药补给并负责运送到皖南战场,并告知她,史沫特莱就在那边。英国驻华大使阿奇博尔德·克拉克。寇尔(ArchibaM Clark Kerr)爵士受史沫特莱之托,也在英国大使馆会见了尤恩。大使征询尤恩的意见,希望她能去一趟安徽,但又明确表示,在中日交战双方之间,他不能公开支持任何一方。如果尤恩一旦被日本人抓住,英国政府将不能给予任何援助。

    尤恩清楚地知道这项使命的危险性,随时都有可能面对死亡。尽管心怀种种顾虑和面临许多实际的困难,她仍决定接受这项特殊的任务。在几个星期内,她帮助沈大夫募集到大批医疗用品及一些军需物资,就上路了。这已经是1939年初,担负此项使命的共有四人——沈大夫、一位新闻记者、一名士兵和尤恩。他们先乘一艘意大利船从上海去温州,因船上挂着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旗子,日本海军没来找麻烦。登陆后,他们机警地穿过日军的封锁线,躲过沿途各个关卡的追查。在浙江金华境内,他们还受到国民党警察的盘问。顾祝同也派私人卫队前来查看,并在他们下榻的旅馆周围布岗,实行所谓的“保护性拘留”。最终他们顺利地到达了苏皖边界新四军军部,并把这批药品和物资亲自送到司令员陈毅的手里。尤恩又与老朋友史沫特莱会面了。

    任务圆满完成,尤恩本可以安心地返回家乡,但她看到新四军急需医务人员,又主动推迟了归期,留在支队司令部所在地——云岭工作。在这个寂寂无闻的小镇里,人员和设备比新四军后方医院更差,但作为前线与后方根据地运送伤员的中转站,工作是十分忙碌的。尤恩主要负责照顾病人、培训战地医务人员。在日机的空袭中,她抢救伤员,帮助重建被炸毁的医院。医院改组以后,尤恩一面到前线救护所去照料伤员,一面参加训练工作。为使受训的学员了解人体的构造,尤恩与其他医生一起做尸体解剖。这在本地区医务人员的培训中还是第一次,引起了很大轰动。解剖图与收集到的材料被汇编成册,作为下一步的教学之用。辛勤的汗水换来了丰硕的成果。19395月末,第一期小抗大的护士与卫生员训练班35名学员圆满完成了学业,为革命事业培养了一批合格的医护人才,这是新四军训练中心的一个里程碑。新四军军部特地举行了盛大的庆贺活动,尤恩也满怀喜悦地应邀参加。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