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7月14日  星期二
 

    紧接着,史沫特莱策划让尤恩回上海,给她安排了另一项艰巨任务——为一个难民救济计划募集金钱和衣物。此时,国际形势日益严峻,整个西方世界面临着法西斯的威胁。在中国,国共之间的摩擦日益加大,新四军有遭到国民党军队进攻的危险,史沫特莱的计划已不可能付诸实施。尤恩完成了在中国的使命,在加拿大教会和英国领事馆的帮助下,几经辗转,从上海乘坐日本“皇后号”回到了温哥华。

    尤恩此次在华工作是从19381月到19396月,时间不长,却留下了无法湮灭的印象。与第一次在山东农村看到的破败、动荡、绝望相比,根据地是一块热火朝天、充满信心和希望之地。军队纪律严明,官兵之间、军民之间充溢着友爱与和谐。她由衷感叹道:“我记不得在中国的其他任何地方看见过有像这样亲密无间、其乐融融的场合。”而在工作和生活中,同志们对尤恩的关怀更使她深受感动,产生了一种亲如一家人的感情,这是她从未感受过的。

    尤恩还看到,在根据地,妇女们已开始走出狭小的家门参加工作。她们学会了读书写字,并拥有对自己劳动成果的支配权,经济上开始独立。人们都称呼她们为同志,而不用任何带贬意的称呼。尤其是尤恩在延安参观抗日大学的女生大队时,来自全国各地几百名年轻女性们的飒爽英姿,更给她留下了美好的记忆。她写道,“只有在八路军和新四军中,妇女被给与了前所未有的地位。”

    这就是尤恩第二次来中国的经历。在近两年的时间里,她先后在山西、陕西八路军部队医院和皖南新四军云岭医院工作,照顾伤病员,培训护理人员,并为八路军和新四军运送了大批医疗和军需物资,为中国人民的抗日解放事业作出了贡献。在此过程中,她也和中国人民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访问新中国

    19855月的一个夜晚,在北京饭店楼上,尤恩坐在轮椅上凭窗眺望着车马如流、灯光如昼的北京城。无情的岁月带走了她的青春,却抹不去心头那一份回忆。这是她第三次来中国。

    1939年尤恩回到了加拿大,但一直没有忘怀自己的第二故乡——中国,十分关心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事业。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她曾两次给周恩来写信,表示衷心的祝贺与问候。尤恩在国内也积极从事加中友好活动,是加拿大维多利亚市加中友协的创始人之一,也是该会唯一的一名荣誉会员,继续默默地为增进中加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和交往做着贡献。

    中国人民不会忘记曾在困难时刻帮助过中国的国际友人。1979年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代表团访问加拿大时,与尤恩一起战斗过的老朋友,中国对外友协会长王炳南曾专程去拜访她,向她表示慰问。有关部门也数次向她发出了访华邀请。但由于种种条件限制和行动不便,尤恩未能成行。1985年她终于克服了一切障碍,以73岁的高龄飞渡太平洋,实现了再次来华的夙愿。尽管这次她不是用双腿,而是靠着轮椅站在了这块熟悉的土地上,但那颗对中国火热的心仍在有力地跳动。

    注目北京城那一片辉煌和繁华,尤恩陷入了沉思。第一次中国之行始于1933年,受美国教会的派遣来到山东农村。在张店及江家、祖李庄、郭镇等地,她接触到了20世纪30年代与西方世界完全不同的中国社会底层的基本状况。她很快适应了环境,真正喜欢上了勤劳善良的中国百姓。尤恩曾亲手接生了许多婴儿。在欣喜之中,年轻未婚的她竟油然萌生一种极微妙的做母亲的情怀。事隔五十多个春秋,她的女儿也有了孩子,当年的新生儿已经成家立业,过上了富裕的生活。

    如果说山东带给尤恩的是对中国底层社会的体验,眼前的东方古都——北京却是另一种境况。她是1935年来此专程拜访的。虽然在她的记忆中,北京似乎只是一座有一条柏油马路和一条公共汽车站的小镇,有许多人力车和成群结队跟在行人后面乞讨的儿童”,它蕴含的古老文明却令尤恩心醉神迷,久久不愿离去。为了坐一坐颐和园仁寿殿内慈禧的宝座,她甚至以一个美元的代价“贿赂”了负责守卫的国民党士兵。这种对东方文明的崇敬和朝拜引导她去继续探索那迤逦朦胧的风貌。往事历历在目,只是古老的城市已焕发了新的光彩和生命力。如今的北京城高楼林立,交通如梭,只有那几座古老的园林还静静地伫立着,无言地提醒如烟如梦的过去。

    会见老朋友是尤恩1985年中国之行的重要目的之一。她很高兴地见到了当年的冀中军区司令员吕正操,他们共同回顾了与白求恩相处的日子。尤恩还分别见到了王炳南、马海德、艾黎、许飞青、爱泼斯坦等中外老朋友。虽然尤恩与他们之间横亘着50年的沧桑变迁,但毕竟他们曾一同携手走过人生的风风雨雨。型依稀往事的深情追忆中,每个人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轰轰烈烈、悲壮卓绝的抗日战争年代,有艰辛,有痛苦,但更多的是奋斗和欢乐。这是属于尤恩生命中最辉煌的一段,她感到由衷的自豪。

    “30年代业已一逝不复返了,在此之间及其当中我所经历的生活,有时如狂风骤雨,有时则令人灰心丧气,但从不单调乏味。尤恩这样总结自己在中国曾经度过的岁月。回顾过去,为的是更好地把握现在,展望未来。尤恩第三次来华,面对50年来中国大地上所发生的巨大变化,她不仅为之惊叹和欣慰,并对中国的前途充满了信心。

    恋恋不舍,依依回首。两年后,19871031,琼·尤恩在维多利亚市病逝,终年75岁。在遗言中,她希望能把他的骨灰安葬在中国。中国人民以悲痛之心真诚地接纳了这位平凡而伟大的女儿。1988520,在河北省唐县君城晋察冀烈士陵园。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同白求恩一样,她在这块生生不息的古老土地上成长、战斗,最终也在这里安息和永生。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