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2月17日  星期一
 
  我和弟弟妹妹们对童年的美好回忆都是和绍拉普尔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绍拉普尔座落在中央铁路——当时叫做印度半岛大铁路——的东南部,距离孟买大约280英里。它原是一个重要的农业集市和手工纺织业的中心。后来,由于一系列纺织厂的建立,它迅速发展成为像今天这样的一个工业城市。但是在当时,它充其量不过是个大村庄而已。星期二是每周赶集的日子。无数的牛车满载着农产品和牲口饲料从方圆数英里以外赶来。在骡马市上,人们买卖奶牛、水牛、山羊、绵羊、公牛和马。牛车是唯一的运载工具,而双轮轻便马车是仅有的交通工具。街道上积满了没脚深的尘土。到了晚上,稀稀落落的煤油灯在路上投下暗淡的光线。所有这些现在都变了,但是昔时的陈迹仍然存在——古城堡被一条深深的壕沟环绕着,里面灌满了从附近一个池塘流出来的水。池塘里长满了荷花,池塘中央是有名的希望之神寺庙,市立花园座落在它的对面。在那单调乏味的环境中,这里的风景的确算得上是秀丽别致。
简单来说,这就是那个时候的绍拉普尔城。在那里,我和弟弟德瓦卡纳特度过了我们大部分的童年时代。
    临近1912年年底,妹妹希拉在汶各尔拉出世了。母亲是在姥姥家分娩的。我的一个姨妈带着她的小女儿也来到了这里。小德瓦卡(对德瓦卡纳特的爱称。——编者注)和姨妈的小女儿争着把大人分给他们的糖果给我,看谁更爱他们的大哥。这些情景至今仍栩栩如生。
    与绍拉普尔相反,汶各尔拉座落在西部的海岸上,在孟买南部有200英里。……不用说,在汶各尔拉是没有任何工业的,处处使人感到一种乡村的气息。然而幸运的是汶各尔拉有一所独一无二的慈善机构——教会医院。那些患病的人们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寻医求药,他们得到了当时所能提供的最好的内科和外科的免费医治。以后,德瓦卡纳特和我也到这家医院去过几次。一次是由于我们的一个表弟不慎烧伤;另一次是我们的弟弟维塔尔从自行车上摔下来造成腿部骨折。可能就在那时,那些教会医生的人道主义和自我牺牲的精神给他年轻敏感的头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正是这种精神在以后的年代里激励着他前进。
    虽然汶各尔拉没有任何吸引我们年轻人的地方,但由于我们的父母都是那儿的人,所以不论何时只要有可能,我们总是希望到那里去住上几天。父亲祖上留下来的房子紧靠大道,离市场只有几步路。它和母亲家的房子不一样,是一座非常宽大的住房,但室内光线较暗。这里有一个宽敞的后院,院内有一些树木和一口深井。
    很早以前,我们的曾祖父曾担任汶各尔拉市的副市长,而市长则一直由王公担任。巴罗达邦在汶各尔拉北部有五百多英里。曾祖父的弟弟曾任该邦一位要员。祖父为了受教育和学习英语,从小就跟随这位叔父。后来,祖父也到巴罗达邦政府去供职,而这就给我父亲和叔父提供了学习英语的机会,当时要是住在汶各尔拉就没有这种可能了。
    母亲的叔叔也是巴罗达邦政府的雇员。因此,两个家庭之间不但彼此相互了解,而且也已结成姻亲。而我父母亲的婚姻则使这种关系变得更加密切。虽然我母亲在童年由于重病而不幸丧失了听力,但这并未影响她和父亲的结合。
    我父亲和他的两个哥哥中学毕业后,到孟买去寻找工作。父亲和二伯在孟买有限公司谋到了办事员的职务,被分别派到该公司在绍拉普尔和马德拉斯的办事处工作。他们兄弟俩就像他们的父亲和祖父一样,自幼远离家乡,外出谋生,但都怀着干一番事业的抱负。他们依靠自己的能力,从最低的工作干起,很快就升到各自机构的最高职位。是否就是这种同样的闯荡精神促使德瓦卡纳特后来到外国去寻求新的事业呢?
    我父亲是在1903年初来到绍拉普尔的,那时他只有二十岁左右,在拉克斯米棉纺织厂任办事员。1912年,我妹妹希拉出生后不久,父亲便在维什努棉纺织厂——即同一家公司的另一个新企业里被提拔为办事处主任。在我们从汶各尔拉到达绍拉普尔的那一年,我们从原来的住所搬到一处有游廊的平房里居住。这所房子是由一位叫哈吉·哈扎特·汗的穆斯林承包商建造的。他的家庭人口众多,就住在我家隔壁。因此,我们俩家自然而然地变得非常熟悉,并很快建立起亲密的友情。
    那时,德瓦卡纳特已有三、四岁了,性格非常调皮。有一次他想要邻居家孩子的小刀,于是就把小刀藏起来了。不论妈妈怎么哄他,爸爸怎么吓唬他,他就是不肯归还。直到答应给他买一把同样的小刀以后,他才同意把小刀还给人家。还有一次,由于他太淘气,妈妈出于无奈,只好把他关在厨房里。他毫不害怕,从钥匙孔里向我大声喊叫,说他要把厨房碗橱里的牛奶、黄油以及酥油全都泼到地上。正像他所预料的那样,慈爱的妈妈赶紧跑过来把他放了出来,并在她这个得意洋洋的儿子的脊背上,结结实实地打了一巴掌。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