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8月7日  星期五
 
名人评说

  事实是,他的健康很不好。他很弱,很瘦。最使部队领导不安的是,他只吃给普通战士的那一点可怜的配给,多一点也不肯吃。此外是一点小米、鸡蛋、蔬菜(得看能不能都搞到),这就是他的全部伙食。
  这是很不够的。中国使他老了二十年。只因他那种无比坚毅的、非做到不可的、非按自己规定的高标准做到不可的愿望,才使他活下来的。
  私地里,在给一位加拿大友人的信中,他承认自己想家。
  “多么向往咖啡、嫩烤牛肉、苹果馅饼和冰淇淋啊,美味的佳肴幻景般地呈现在眼前。书籍——人们还在写作、还在演奏音乐吗?你们还跳舞、喝啤酒、看电影吗?躺在铺着洁白床单的、软绵绵的床上,又是何种滋味?女人照旧喜欢有人爱她们吗?”
  他在计划11月份去加拿大前的最后一次巡视中,折回来参加一场战斗,在临近火线、时间紧迫的情况下给伤员做手术。10月28日,他在一次手术中割破了手指。几天后,伤还没愈合时,他又治理了一例头部中剧毒的伤员。
不消几天,他就不能走动了。11月5日,手指肿了起来,人也发烧了。随后,出现了脓疡。
人们把他抬到黄石口村,研究是否该做截肢的紧急手术,因为手臂血液中了毒,正向全身扩散。他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就向他们摆手请退。已经太晚了。
  1939年11月12日天亮前,医生、护士们噙着眼泪,在床边来回转,看着他,没有办法。五点二十分,他的呼吸停止了。
  白求恩不幸逝世,他的故土却将他忘了。直到1970年初加拿大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以前,整整一代加拿大人对这位伟人的英雄业绩竟一无所知。1973年特鲁多总理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归国之后,加拿大政府才买下了白求恩在格雷文赫斯特的诞生故宅,修复如旧。1976年8月30日,白求恩纪念馆作为国家博物馆开放了。出席的贵宾中有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和来自北京的高级代表团。
  在他去世的第四十个年头的今天,诺尔曼•白求恩的精神,幸福地长存在天地间的两处。他活在他故乡加拿大人民的心中,也活在他的第二故乡中国人民的心中。
  这样的人,历史上能有几个!

  (本文作者现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任教。从1969年起他着手撰写白求恩的传记,遍访美
国、英国、西班牙、中国、墨西哥等国收集资料,于1973年写成《白求恩传》;还为少年读者撰写了《诺尔曼•白求恩》一书。1977年出版了新作《诺尔曼•白求恩思想》。加拿大园林处在修复白求恩大夫故居时,曾聘请他为顾问。)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