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1年4月11日  星期日
 
名人评说

  1937年2月法西斯拿下了马拉加城,当时白求恩正在西班牙南海岸的阿尔梅里亚城。十五万男女儿童步行逃出马拉加城,希望在距离二百公里以外的阿尔梅里亚找到安全的地方。他们沿途疲惫极了——饥饿,干渴,流血,还不断遭到法西斯飞机轰炸和机关枪扫射,再加上战舰的炮击。道路蜿蜒临海:一边是陡峭的内华达山脉,一边是大海。在这里遭到轰炸炮击,简直无处可逃。这样的大屠杀真令人心怖。白求恩忠于自己的原则,“到最需要的地方去”,便开车奔驰在通向马拉加的公路上,去接运那些迎面而来的逃难人群。当时和他在一起的是赛斯。然而对于后有法西斯追兵的逃难群众,想减少他们的痛苦是显然办不到的。于是白求恩决定用货车尽量把难民运到阿尔梅里亚去。他们俩在三天三夜中冒着法西斯的轰炸和炮火轮流开车,往返于阿尔梅里亚和难民之间。
  白求恩似乎不知疲倦为何物。他对别人不耐烦,要求高,然而他首先对自己这样。当他要完成某项任务时,不管需要多长时间,他从不称倦。他以意志控制体力。然后,只要可能,不管在什么地方他都能睡上一觉。我就见过他在铁路站台的沥青堆上纳头大睡。给白求恩当翻译可不是件容易事。他总爱把自己的想法直率地说出来。有一次他对我恼火了,因为他认为我给他翻译得不够有力。他要求高,对周围的人有时便不免粗鲁。但是他对伤员却象慈父般的体贴。在他那充满兴奋的活动中,他常常会一连好几天为他照料过的某个伤员发愁。我和白求恩初见时,对他完全不了解。有一次他和我一起通宵开车把血浆送到一处遥远的军事哨所去,他跟我谈到了他自己。他是一个成名的医生了,但除医疗之外,他的精力还用在许多方面——有社会工作,也有艺术。他曾度过一段愉快多趣的生活,但他对于所处的社会却越发不满了。他深刻感到,在这样拥有大量财富的社会里,却有人如此之贫困,真是不公道。他在1935年去莫斯科、列宁格勒出席国际生理学大会,他参观了苏联许多医院和诊疗所,印象颇深。回加拿大后,他便投身于马克思主义的学习。他对我说:“我在那里找到了长期求之未得的答案。我辞去了医院里胸外科主任的职务,来到这里。我断了后路,再不回头了。我已经选定了道路。我是共产党员。”
  白求恩所创建的输血工作进展得挺顺利。1937年夏,西班牙共和国军队接管了这项工作,白求恩便回到加拿大。他在全国到处旅行、演讲。然后,决定去中国为八路军服务。1938年初,他参加了毛泽东的部队,次年11月,在反对日本法西斯的战斗中献出了生命。
  纵观白求恩的一生,似乎是为了他最后的一举进行着长期的准备工作——为了他在中国的生活和工作。他早已在加拿大成名成家了,但他不以这些桂冠为满足。此人性急、热情,却有着对人类的深挚关切。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内心的愤怒也更强烈了——对社会的不公正和对资本主义世界统治阶级的虚伪所发出的愤怒;同时他对缺乏效率、拖拉作风和机会主义不能容忍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了。在他心目中有一种对未来世界的憧憬:人类都是弟兄,人剥削人的制度消灭了,自私和暴力遭到唾弃。他得出结论说,走向人类最后和最高目标的唯一道路是马克思主义的道路。他要求他的生活能同他的信仰一致起来。他在中国之日,生活极度紧张,辛苦到了难以忍受的程度,但他终于感到,他果然达到了这种和谐合同的善境。

  (本文作者原籍丹麦,精通多国语言。1936年11月白求恩大夫抵达马德里后,担任白求恩的翻译。白求恩大夫创建的西班牙加拿大输血站成立后,任联络官。现定居加拿大。)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