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1938年9月8日
    我们于今晨抵达槟城。这是一个小岛,有数百名群众聚集在码头上欢迎我们,其中大多数是华侨。我们于七点半离船上岸,乘车去一所华侨公馆,整个车队约有50辆汽车。在公馆中为我们举行了欢迎集会。
    在一家饭店用完早餐后,我们去游览市容。这座城市看起来很像潘吉姆。除去港口附近的几所商业大楼和银行大厦外,街面上的房屋大多是一二层的建筑。商店多由华侨经营。街道虽不开阔,却是柏油马路。街上的人力车很多,车夫是戴着大草帽的华人。和公共汽车一样,电车也是胶皮轮的,样子很气派,跟孟买的公共汽车差不多。我们参观了位于两山之间一个峡谷中的“瀑布花园”,园内有好几处瀑布,很像浦那的海滨花园。   
接着,我们游览了距城五六英里的槟榔山。我们在山脚下车,登上一列奇特的火车。这列火车既不是用蒸气也不是用电发动的,而是用一根铁链拴着车箱,车下装着一排轮子,每一对轮子相距10英尺,轮下铺着铁轨。车轨几乎是垂直的。山峰有2500英尺高,山上有花园和房舍。我们还参观了佛教协会和一所华人学校,然后去打预防针。身穿校服的男学生出来欢送我们。一个穆斯林代表团也会见了我们。我们离中国越近,知名度也越高。
(注:上面9月7日与9月8日的信是9月6日致玛哈尔萨信的续函。——编者)
  
1938年9月9日  新加坡
亲爱的巴比:
    我们于昨天下午抵达新加坡,码头上有数千人迎候我们。我们一登上岸,就纷纷给我们戴上花环,不停地为我们拍照。然后我们乘车进城,整个车队有30—35辆汽车。在我们乘坐的这辆汽车上悬挂着印度三色旗(即印度国旗——译注)和中国国旗。用了近一个小时绕城一周之后,最后来到中国商会,在这儿用茶点,还讲了话。当地华人赠给我们一面绣有汉字的锦旗以代替发言。我们还参观了一个飞机场,是英国——澳大利亚航线上的一站。
    下午5点半,我们出席了由当地印度侨民举办的招待会,约有2000人到会。晚8点我们在一位印度商人家吃了晚饭。然后去参观全年开放的新加坡市场,市场上有赌博、跳舞,还放电影,以招徕顾客。我们现在准备去游览市容,我将从香港再给您写信介绍新加坡的景观。
    (见《柯棣华书信集》一书6至9页)
 
以下内容选自《巴苏日记摘抄》
1938年9月13日
    船朝着东北方向穿过南中国海,平稳地向香港驶去。自从我们在新加坡度过了兴奋的廿二个小时后,船机不停的嗡嗡声,浩瀚的大海和前两天船上的生活常规,使我们感到单调无味。尽管这样,我们还利用时间做些有益的事情。在游戏,吃午饭和午睡的间隙里,我贪婪地读着可以在船上图书馆借到的任何新出版的有关中国的书籍。这使得冀博士忙个不停。而柯棣尼斯大夫则拿着他的笔记本和铅笔不给王先生一点休息时间,让他教汉语!
    今天早上我们感到战争地区的气氛了。当我们经过几艘巡洋舰、航空母舰、驱逐舰时,我们注意地看着这些船只和我们所乘的船之间的旗语和忽闪忽闪的灯光信号。我们倚着栏杆,看到的这一切都是千真万确的。人们可以很容易地看清旗子上的白底红太阳,这就是日本的战争机器。
明天早上我们就要到达香港,摆脱船上局促的生活,我实在感到兴奋。
(见《纪念柯棣华》一书第181页)
 
在香港
 
以下内容选自柯棣华写给亲友的书信
1938年9月14日  香港  
亲爱的萨如:
    我们于今晨抵达香港。直到昨晚海面还是风平浪静,但夜间起了风暴,船颠得很厉害。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