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借着阳光他可以看到我们的面孔,而我们除了能看到他两腮松弛搭拉下来的皮肉外,什么也看不清。他不慌不忙地说:“我听说你们这几位大夫非常想去延安。你们为什么一心想去那儿呢?那儿除了荒凉的山野之外什么也没有。他们没有足够的粮食吃。另外,你们是从气候温暖地区来的,要去那极其寒冷的地方工作,你们受不了。”要是爱德大夫在场的话,就会狠狠地反驳他的。但是我们婉转地说:“我们是想做真正的医疗工作。我们知道北方的军队和人民正在深受痛苦,他们迫切需要大夫和药品。”他仍想说服我们:“如果你们想搞医疗工作,我们可以在这个地区或在南方替你们安排工作。至于你们想去看看延安嘛,我可以把自己的飞机给你们用。你们可以飞往延安,住一个星期左右再回到这里来工作。”可是,我们还是很有礼貌地坚持说,印度人民愿意我们去中国人民受难最深的地方工作。他恼火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知和谭教授用汉语说了些什么。我们就离开了。看来我们的计划不是一帆风顺的。
(见《纪念柯棣华》一书第185至186页)
 
以下内容选自柯棣华给亲友的书信
1939年1月5日  重庆
亲爱的维塔尔:
我们大致在一星期后离开这儿去陕北延安。以前你曾在孟买的中国图片展览中看到过一些有关这一地区的情况。我们将去延安使我感到非常高兴,因为那儿正是炮火连天战斗最激烈的地方,会有许多工作要我们去做。此外,那多雪的气候,连绵的群山和窑洞生活,也将是一种愉快的经历。在该地区战斗的八路军吸引着大批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很多战士都是受过教育的。延安有一所“抗日军政大学”,讲授政治学、经济学,还教好几种欧洲语言。等我亲眼看到这一切以后,再来给你们描述吧。
我对我和绍拉普尔之间的通信甚为担心。两个多月来,我不仅没有收到任何人从那里寄来的信,而且看起来我的信也可能没有寄到。到了陕西通信就更困难了。不过你们不必为我担心,这里对我们照顾得很好。    .
离开重庆之前,我会再写信寄往绍拉普尔的。
请代我向所有还记得我的人问好!
 1939年1月16日  重庆加拿大慈善机构办事处
亲爱的孟凯什:
今天早晨卓克大夫把你的信(即告诉柯棣华其父去世的信。——编者注)交给了我。忍受这种悲痛对我并不十分困难。就在昨天,这个城市遭到第一次轰炸,当场炸死50多人。我看到从瓦砾堆中拉出来的男人、妇女和无辜孩子的尸体。他们有什么罪过竟遭此惨死?那“为被剪了毛的羊羔遮挡寒风”的上帝究竟在哪里呢?对于为急人之所需献出仅有的一条毯子,而自己却快要冻死的善人,上帝又是如何保护他的呢?
    请你尽力安慰亲爱的妈妈,她的命运是最悲惨的。请你告诉她,在千里之外有一个人,他虽然不能在她身边,却正在为她向上帝(但愿还有上帝)祈祷。
我十分抱歉不能给你帮什么忙。在忍受巨大精神痛苦的同时,还要处理经济问题,真是太难为你了。但我相信你能把事情处理好。
    请代我感谢柯、帕利卡尔斯、安倍卡尔和卡拉普卡尔以及所有来安慰妈妈的人。代向瓦希尼、希拉、玛哈尔萨、玛诺拉玛、维塔尔、萨如和巴比问好。
 
(附 卓克华写给柯棣华哥哥孟凯什·柯棣尼斯的信
亲爱的孟凯什·柯棣尼斯:
本月15日接读1月5日来信,不胜哀痛。在我们去红十字医院的途中,我将你亲爱的父亲去世的不幸消息向我的同伴柯棣尼斯大夫透露了。他勇敢地承受了这一突如其来的打击。我见他坚强地抑制了自己的悲痛,便将你的信转给了他。我想他昨天已回信了。请相信,我们五人亲如一家,互相帮助并且彼此尽力照顾。   
谨致深刻的悼念。柯棣尼斯大夫很好,勿念!
    你真挚的M·R·卓克
     1939年1月l7日于重庆)
    (见《柯棣华书信集》33至34页)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