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以下内容选自《巴苏日记摘抄》
1939年1月20日
    爱德大夫是昨天到达的。他对中国政府不愿向我们提供更多的汽油感到非常恼火。我们再一次去找政府有关部门,但又被婉言拒绝了。听说,现在连一滴汽油也没有。
    由于中国政府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晚上爱德大夫起草了一份给尼赫鲁的电报,要求多给一点经费以便购买汽油,或者给我们运来去延安所必需的汽油。
    这份电报及发报费按时送到了电报局,电报局答应给发。我们确信,政府检查官员是不会准许让这封电报拍发出去的。因为它的内容会使某个地方的某个人感到震惊。这一招相当成功。今晨,我们的卡车司机从卫生总署带回来一封短信,通知说将立即供给我们尚需的汽油。当局不想在印度公众面前丢脸。
 
1939年1月22日
午前,我们终于离开了重庆。晚上到达成都和重庆之间的内江。昨天晚上,我和柯棣华一夜没合眼,一直在收拾和检查准备用卡车带走的医疗用品。我很钦佩柯棣华的坚强毅力。就在前一天,他收到了一封家信,告诉他,他年迈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他当然非常伤心,但他拒绝听从我们的劝告回印度去。他和我们这些人一样,正热情高涨地准备奔赴延安。他说:“我们来中国若不到延安,就是没有达到目的。”
    (见《纪念柯棣华》一书185至186页)
 
在成都
以下内容选自柯棣华给亲人的书信
1939年1月25日  成都
亲爱的孟凯什:   
我们是昨天在去西安的路上到达这里——四川省省会的。这儿离重庆280英里,我们整整走了两天。第一天晚上,我们在内江市的路边上一家小旅店歇宿。我在那儿遇见了从美国来的戈文德·帕拉卡尔的一位中国朋友。我们在这里与几位传教医生住在一起。当地有一所很大的教会大学。我们将在此再停留两天。
 12月间,我收到太阳人寿保险公司的来信,通知我该公司总部拒绝了我要求参加人寿保险的申请,并说在收到我的回信后将把242.2卢比的人寿保险金退还给我。离开重庆之前,我已给该公司复信,并当着英国总领事的面签了字,让该公司把钱汇寄给你。请你找出我的人寿保险单寄给他们,它已经无效了。
请务必来信告知绍拉普尔的情况。我很想听到你告诉我家里的经济情况还不十分窘迫。安倍尔卡尔先生还在那里吗?
关于这次旅途中的情况,等到达西安后再写信详告。乘车去西安还约需四天时间。请继续通过香港美国快邮公司投信,无论我们在哪里,他们都会把信转来的。
代向所有的人问好。
 
以下内容是王炳南的文章《忆柯棣华大夫》
    1938年的春季,正当中华民族浴血抗战,处在历史上一个灾难深重的时刻。有一天我们在武汉的报纸上忽然读到印度国民大会派遣医疗队来华的消息,极为兴奋。此后不久,医疗队到了武汉。我曾受党的指派接待过他们。医疗队一共由五位医生组成,爱德华大夫任队长,其中比较年轻的有柯棣华大夫。看上去他是那样的天真、爽直、活泼,似乎他从不悲观,对人生和前途充满快乐和希望。凡是见过他的人,都会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
    当时,印度国民大会募了相当的款项,买了药品、器材、救护车,并派出他们五位医生到我国战场来服务。医疗队除医疗我们的受伤将士外,还负有了解中国如何战胜强敌的任务,所以他们特别关心我国各方面的情况。他们到达武汉后不久,即到医院工作,在撤退到重庆以前,还在宜昌工作了一段时间。他们认真的治疗,引起了伤员们普遍的信服与感激。对于柯棣华大夫,大家都亲切地把他称之为“小救星”了。
    到了重庆以后,因为我们住的距离很近,更时常有机会见面。他们白天在医院工作,晚间便各自学习。当时,他们把学中文看得很重,不像一般的外国医生那样,只学“你那里痛?”、“拔掉”等几句简单的语句,而是切切实实地真下功夫,不但记单字,学会话,也学看书。他们希望在中国就要同中国人一样,可以读中国书,看中国报,以求得对中国的广泛而正确的了解。在他们五位当中,又以柯棣华的学习成绩最好,所以柯大夫便成了他们的翻译员和交涉员了。他到中国后不满一年,就能讲一口中国的普通话,真使我佩服他学习的神通。有时他来看我,碰到我不在家时,还能给我留一个中文便条。他为了有机会练习中国话,常去参加一些讲演会,并很喜欢向人讲述印度的情况。有人提出问题,他总是不惮烦劳地给人以满意的答复。从他们那里,使我们增加了对印度的实际了解;从他们这些真正印度人民的代表们的身上,使人们对印度兄弟产生了亲切友爱的情谊。
    记得1939年1月15日,当敌机初袭重庆时,他们为救疗受伤的市民,曾工作至深夜。柯大夫当时对敌人的法西斯暴行所表现的强烈的愤怒,至今想起来,尚历历在目。   
    就在第二天,柯棣华突然收到父亲去世的家信。这于他无异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因为我们都知道他是多么尊重与热爱他的父亲。我代表八路军办事处慰问了他,和医疗队的医生们一起劝他回去一次。他含泪拒绝了,表示当中国人民正在遭受日本帝国主义屠杀时,忍受这一噩耗在他并不困难。“我们来中国若不到延安,就是没有达到目的!”他说这番话时,一双泪眼闪动着坚毅的光芒。我为他的精神所深深感动。
几天后,柯棣华大夫和印度援华医疗队的另外四位医生一起,带着印度广大人民对战斗着的中国人民的同情和友爱,跋山涉水,冲破重重阻挠,奔赴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去了。
(见《纪念柯棣华》一书13至14页)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