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当地几位知名的印度人士到码头上来欢迎我们,其中有印度著名的阿姆利拉尔·贝特先生,他在此地拥有一家海运公司。事实上,我是在他家里写的这封信,因为他请我们在他家吃午饭。还有一位叫维德亚的先生,是一家报社的编辑。我们预计在这里逗留到星期六,然后启程去广州,在那里呆二三天后再去长沙。从广州到长沙有一条铁路线,每天要遭到二三次空袭。但我们将从广州乘汽车去长沙,并将留在那里。
香港是一个离中国大陆很近的小岛。轮船在中国大陆的九龙靠岸后,乘客再转乘汽艇去香港。每隔五分钟有一班汽艇。香港是一个多山的岛屿,城市建在山坡上。市区很大,有双层电车、公共汽车和其它交通设施。街上的房子比孟买的还要高一二层,但街道很窄,曲曲弯弯的。从九龙看香港非常漂亮。去广州前我还会再给你写信的。
 
1938年9月17日
亲爱的安纳:
    我原以为到香港后会收到您的信。我现在香港至广州的船上,预计今天下午可到广州。不知我一路上从各地给您写的信您是否都收到了。
    我们在香港忙得不亦乐乎。3天中每天的午饭、茶点和晚饭都是由这个或那个协会安排的。昨晚宋子文先生宴请了我们。他是前财政部长,是当今中国最有钱的人。他还是已故孙中山先生、蒋介石先生和现任财政部长孔先生的大舅子。
    我们将于星期二乘红十字会救护车离开广州去长沙。根据目前的安排,我们将在长沙军医院工作。由于日军的频繁轰炸,长沙的大多数居民已经撤走。但不必为此过于担心,在那里工作的医生等人员现在还是安全的。今天,我们碰到了一艘日本巡洋舰,还看到3架日机在我们的轮船上空盘旋。
    给了我们每人价值10个英镑的美国快邮银行支票(可在任何银行兑换),以备急用。我自己手头还有5个英镑,今后有机会还可以继续积蓄。
    据报纸报道,我们将在广州出席一个盛大招待会,并会见广东省长和广州市长。有关这些活动的情况以后我再给你写信。
    来信请寄香港美国快邮德福路4号,他们会把信转给我。
    前天我们遇到了两位新西兰医生和一位英国医生,他们已在中国战场工作了9个月,现在准备回国。他们在中国工作时毫不声张(比比我们!),现在要回国时也默默无闻。他们说,尽管他们在教会医院工作,只协助处理军医院处理不过来的伤病员,但外科工作仍十分繁忙。
向全家人问候。
(见《柯棣华书信集》11至12页)
 
在广州
 
以下内容选自柯棣华写给亲友的书信
1938年9月18日  广州
亲爱的孟凯什:
    我们昨天下午乘船从香港抵达广州。我们在码头受到许多人的欢迎,其中有不少当地官员和红十字会成员。孙中山夫人也来欢迎我们。她还很年轻,风度迷人,讲一口漂亮的英语。她衣着朴素,丝毫没有中华民国国父夫人的架子。
    广州看上去是一个大城市,但仅此而已。街上人群拥挤,大多穿着当地人喜爱的黑色衣服,脚上趿着木拖鞋,走路时发出很大的噪音。这里有不少高楼,有的有十五六层高。隔不多远就会看到一座建筑——我指的是它的废墟,这是日军轰炸的牺牲品。那些幸存的建筑都在屋顶上搭起了二三层脚手架,借以缓冲炸弹的爆炸力。楼前还垒起了沙袋墙,保护楼内的居民,以免炸弹在街上爆炸时弹片伤人。
    我们住在基督教青年会,预计星期三离开广州。我们将参观医院,会见省长,并和一些知名人士一道用餐。长沙至香港间的邮路不大畅通,故如你们不能定期收到我的信,请不必挂念。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