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中国共产党宣传部部长凯丰同志致了动人的欢送词,他的讲话由王炳南先生译成德文,然后史沫特莱小姐又为我们译成英文。他说:中国人民为自由而斗争,不仅是为了中国,而且也为了全世界被压迫的民族。中国永远不能忘记印度人民在中国人民需要时所给予的帮助。在你们争取独立的斗争中,我们和你们站在一边。叶将军代表八路军感谢我们,并高度赞扬了在印度激起的对中国人民为独立而斗争的热情和同情。爱德大夫也应邀用印地语讲话,卓克大夫把他的讲话译成英文,一个从新华日报(党报)来的同志把它译成中文。唱完《义勇军进行曲》以后,我们就开始吃碗里很简单的饭食。命运多么捉弄我啊!在印度我从来没有练习过唱歌,更不用说在大庭广众之下了。我只有独自在房中和浴室里才唱过歌。但是在这些人眼中,我竟然成了印度最好的革命歌手。也许是艾格妮丝最和我作对,她热情地把昨晚我唱的那首歌的内容赞扬一番,就这样把我推了出来。在我唱歌时,八路军战士赞扬的眼神和热烈的掌声使我聊以自慰,除了木克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我的底细。我把他们看成孩子,因为这里的军人都是叶将军的警卫员,他们简直都是孩子,看起来聪明伶俐,他们友好的笑容使我们觉得他们更为可爱。
 
1938年10月7日
    下午,我们去看望周恩来同志,他正在办公室里举行记者招待会。屋里挤满了新闻记者,大部分是外国人。我们在一个角落里坐下,倾听着他透彻地分析中国的军政局势,以及阐明怎样通过全面发动群众抗击敌人。他现在是政府军事委员会群众动员部门的负责人,所以他非常忙。他侃侃而谈,精力充沛、学识渊博,长着一对机灵、谨慎的眼睛,还有中国少见的浓眉。看来他好像连每天刮脸的时间都没有。电话和通讯员不断地打扰着招待会。他宣读了一个纸条,仔细地听着党报社的章汉夫同志把内容译成英语,他自己也适时地说一些英语来帮助翻译。最后,他要求每个记者把他们的报道给他看看,哪些话被引用了。
    见到我们,并得知我们要去八路军那儿,他显得非常高兴。他说八路军将会给我们最热烈的欢迎。但同时,他又向我们建议,考虑到统一战线的政策,我们北上之前先在国民党区工作一段时间会更为合适一些。
 
1938年10月10日
    在爪哇支队举行的盛大宴会上,我们全体再次见到了叶剑英将军和周恩来同志。医生、护士、外科助手、乃至军医署长和市红十字会的大夫,也普遍洋溢着欢快的气氛。我们这些印度人也从救护工作中解脱出来,沉浸在欢乐之中。叶将军向我们走来,为印度的独立祝酒。就连一向不喝酒的卓克大夫也拿着一杯桔子汁和我们一起举杯向英勇的八路军致敬。
    在全体来宾中,周恩来同志是唯一庄重的人。我有机会从很近的地方观察他。最吸引我的,是他那机敏、聪慧和富于同情感的目光。安娜同志说,二十年后我们将会为曾经与他结识感到骄傲。我补充道:“干嘛这么晚呢!此刻我们就感到骄傲”。
    受到这种欢乐气氛的感染——这和我们在印度的经历是如此地不同——所有的人都不愿乘车,我们迈着轻松的步伐走了很久才返回旅馆。
(见《纪念柯棣华》一书181至184页)
 
以下内容选自柯棣华给亲友的书信
1938年10月13日  汉口
亲爱的巴比:
    10月11日,我收到了赫如于9月11日写来的一封信。至今,我还未收到任何来自绍拉普尔的信。所有寄到这里的信件都是空运过来的。但由于战争空运也不太正常了。
    我们到这里已将近两个星期。头几天,我们经常去医院了解日常工作。但不久所有的伤病员都从这儿撤离了。由于日军的进攻,市民们纷纷离开自己的商店、办公室和医院,放弃了这个城市。
    我们也接到了明天撤离去宜昌的命令。宜昌城位于长江的更上游,乘船需三四天才到。到宜昌后,我们每天将独立照看lOOO多名伤病员。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