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人们纷纷谣传说,汉口就要撤退了。使我们感到沮丧的是,这一令人不安的谣传后来竞变成了事实。我们还没来得及安顿下来着手工作,医院就接到了撤退的命令。红十字会方面通知我们,一待搞到船票,他们就把我们送到长江上游一个叫宜昌的地方去。我们在汉口一共只呆了三个星期。而在后两个星期,又只有一、两天,随地干了些零七八碎的工作。
(见《纪念柯棣华》一书172至173页)
 
在宜昌
 
以下内容选自柯棣华给亲友的书信
1938年11月1日  宜昌
亲爱的维塔尔:
如果这封信能平安寄到印度,我估计你在灯节和圣诞节之间就能收到。今天我想谈一下这里的情况。
    战争一开始,中国的国民首府就从南京迁到了陪都重庆,而军政领导人蒋介石还留在汉口。日本军队首先占领了北京和天津两大城市。现在又控制了河北和山东两省以及山西省的大部分地区。他们接着从北向南挺进,多处破坏了北京至汉口的铁路。他们还占领了位于长江入海口的两座大城市即南京和上海,并继续沿江而上,占领了汉口。在中国南部,日军还占领了广州,从而卡断了中国的出海口。所有敌占区的居民,以及一些工厂、学校、医院等都已经或正在被转移到中国的西部,也就是四川省。去那里的唯一途径是通过长江,像康坎渡船那样大的轮船能沿江一直航行到重庆。宜昌,也就是我们现在所住的地方,是通往中国西部的门户。我们在这儿看到一条接一条的船沿江开往上游。抗日战争开始时,中国政府修建了两条公路,一条从重庆开始,经过云南通向法属印度支那;另一条向北通往俄罗斯。这是目前中国唯一的两条出境通道。
    我们是17 日离开汉口的,所乘的船约比蒂帕瓦提号轮船大一倍半,有50多个双层客舱。由于江道没有很好测量过,到了晚上就只能停航。我们于21日晚上抵达宜昌。这里的大多数医院正在撤离,伤员们被转移到更西部的地方。汉口已经落入日军手中,从东边战场上很少有新伤员来这里,因此我们在这里无事  可做,预计很快又会转移。我们住在一所苏格兰教会医院院内,而在“联合海员俱乐部”就餐,这个俱乐部平常是为停泊在这一港口的美国和英国兵舰上的海员服务的。我每天上午坚持阅读一些关于中国和医学的书,中午和爱德尔一起学习德语,晚上我们大家一起出去散步。他们虽然没有给我们配备翻译,但为我们找来了几位包扎员和护士,他们都会讲一点英语——他们称之为洋泾滨英语。由于报纸和信件很难送到上游来,我们虽然身处中国腹地,但是被切断了消息来源,对前线战况等毫无所知。最近从长沙来的一份电报11天才到宜昌。我希望我们寄往印度的信件是经由法属印度支那邮送的。请把这封信转寄给安纳,因为我在此信中也答复了他在给我的上一封信中所提出的一些问题。请代我向所有的朋友和亲戚问好。
顺致问候。
(见《柯棣华书信集》一书21至25页)
 
以下内容选自《巴苏日记摘抄》
1938年10月25日
清晨,刮着寒风,雨一阵大一阵小地下着。我们毫不畏惧,踏上了泥泞的道路,(从宜昌出发。——编者注)向西大约六英里的三峡出发了。不久,我们浑身都湿透了。山间小路很滑,随时可能跌跤。为了尽力避免摔倒,我们腿上的肌肉紧张的酸痛。这十二英里的徒步旅行使我们都精疲力尽了。但有意思的是我们中没有一个抱怨,甚至连老大夫爱德都没有叫苦。或许这显示了我们每个人的坚强决心,我们以此证明将来我们是有能力和八路军一起战斗的。艾格妮丝·史沫特莱小姐的告诫一直在我的耳边回响,——“除非你每天坚持百里行军,否则,和八路军游击队一起工作你是会感到困难的。”毕竟,我们是不能抱怨今天的艰苦的,这种艰苦和艾格妮丝所说的程度相比差远了。我们也不能宣布我们自己不合格。我想大家都想去延安。
(见《纪念柯棣华》一书第184页)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