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在重庆
 
以下内容选自柯棣华给亲友的书信
1938年11月24日  重庆
亲爱的赫如:
    谢谢你的来信,我是在离开宜昌的前一天(本月16日)晚上收到的。由于担心日军不久将占领宜昌,我们按照总指挥部的命令离开了那里。当时日军还没有打到那里,他们只是每天早晨派飞机来轰炸。我现在记不清是否从宜昌给你写过信了。我们在宜昌虽然负责一个医院,但由于病人都是轻伤员,没有多少事情可做,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读书和闲逛中度过的。一艘常年停在宜昌港内的英国军舰上的海员们,在这里办有一个俱乐部,里面有台球。我也去打过,尽情玩了个够。
    从宜昌到重庆,我们航行穿过了他们称之为长江上游的河道。这是中国的一个风景区。这一段的河道很窄,两岸都是高山,江水蜿蜒曲折,十分惊险,水流又很急。只有小火轮之类的船才能通过。我们用了整整五天才走完这400多英里的航程,轮船在夜间是不能航行的。    
    虽然重庆是中国的陪都(抗日战争开始后),但是四川省的省会却在另外一个地方叫成都。重庆是一个约有100万人口的大城市。这里没有战地医院,我们正等着转移到其它地方去。我们已经走过了中国的南部、中部和西部。我们还将到北方去,那时,我们得穿上皮衣,戴上皮帽在大雪中行走。
    请不要为我担心。在同行的人中间,我们是属于安全最有保障的一部分人。我不会出什么事的——除非发生意外事故。
    请代我向达萨赫斯和莎丽尼问好。我把此信经绍拉普尔转给你,你不介意吧?这样和我的信一起,你还会同时收到从绍拉普尔的来信呢!
(见《柯棣华书信集》一书第26页)
 
以下内容选自《巴苏日记摘抄》
1938年11月29日
    我们在这个城市(重庆——译注)逗留了八天之久。对于我们来说,这里处处都感到新鲜,但是我并不想动笔写些什么。为什么呢?因为我压根儿就不喜欢这城市的气氛。阴沉沉,雾蒙蒙,成天见不到一点阳光。我们在这个乏味的城市和庸懦的官员中的地位已经有些微妙起来。前几天,卫生总署的一位官员来看我们,说了几句客套话,就走了。似乎没有什么人对我们感兴趣,也似乎无人知道将会把我们怎么办。我们在城里逛来逛去,消磨时间,东看看单调的灰色的楼房和铮亮的汽车,西望望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摆满奢侈品的橱窗。在我们看来,这个城市的生活显然缺乏爱国主义的热情,战争似乎已成为遥远的过去。当然,有时候也会碰到一队队士兵在大街上行走,但是最显眼的还是一大群一大群衣着华丽、口抹朱唇跟西装革履的公子哥儿搭肩挽臂的妙龄女郎。这就是所谓的战时中国的首都。唯一可喜的消息就是林大夫很快就要到来。今天,自香港经河内来的一位外国人告诉我们另一条好消息:他看到有印度和中国国旗标志的救护车和卡车在等候运来重庆。他认为,在成百辆救护车和卡车里面,我们的救护车是最漂亮的。估计再有十天,这些车辆就能运抵重庆。
    (见《纪念柯棣华》一书185至186页)
 
以下内容选自柯棣华给亲友的书信
1938年12月8日  重庆加拿大传教团
亲爱的安纳:
    我们已接到去延安的命令,这是陕西省北部的一个地方(我在不久前寄给维塔尔的一张地图上标了记号)。我们的救护车和卡车因为不能从海上运往中国,又被运回法属印度支那,现在刚从陆路运进中国。再过十来天,等车一到这里,我们就出发。
    陕西省及其周围的一些地区是由中国共产党按照苏俄的模式独立管辖的。在过去的10年里,中国国民党政府千方百计地想消灭共产党。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