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3月29日  星期日
 
  那时北平协和医学院和郊外的燕京大学是姊妹单位,每周六下午有车开到燕京大学,我就借机会去看我幼时的同班同学杜若(她读完高中考上了燕京大学,曾参加过“一二·九”运动,是中共地下党员)。她也常来医学院看我,我们在一起时无话不谈。卢沟桥事变后,我们接触更加频繁,说的最多的就是早日离开北平,一起到根据地去抗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坚决不当亡国奴!把青春献给抗日救国的大业,把一腔热血献给民族解放大业!
  就在这个时候我还认识了新西兰人凯瑟琳·霍尔(中文名:何明清)小姐,第一次见面是在1938年。她35岁光景,是一位标准的西方白人女性,长相俊美。鹅蛋形脸,面容丰腴,高鼻梁,金发碧眼,眉毛较浓,一对大眼睛深嵌在眼窝。头发梳成一个发髻,脸上经常挂着笑容,和蔼可亲。她是一位传教医生,于20年代来到中国,曾在协和医学院工作过,当过护士,但主要是传教。七七事变后,她目睹了日本帝国主义的暴行,明确地认为日本人是侵略者,同情中国抗战,站在中国人民一边,表示要尽自己力量帮助中国抗日。她持有英国的护照,经常往返于北平和河北省曲阳县之问,说一口地道流利的中国话。她还在解放区曲阳县宋家庄开了一个私人医疗所,为解放区军民看病。病重的患者,她还把他们送到保定城内教会的医院里。有的老乡家里困难没有钱,她就用自己的钱给老乡看病。从1937年到1939年两年间,她每两个月往返穿梭于北平和曲阳之间,帮助解决解放区所需医药等方面的问题。解放区不少地方的领导和部队的干部都认识她,老百姓认识她的就更多了。因为她对老百姓好,所以特别有人缘。
  有一次,凯瑟琳见到聂荣臻司令员,她告诉聂司令员她的教会总部在北平西城区司马桥,她有合法的英国护照,每两个月去一次总部汇报工作,乘此机会就可以为解放区解决医疗上的一些问题。聂司令员听了很高兴,希望她帮助解决三个急需解决的困难:一、动员一些大学生和进步人士来解放区工作。来后,就可以委以重任,当县长。因为农村文化水平太低,没有骨干。二、动员正规医科学校毕业的医生和护士到解放区工作。解放区的医护人员太缺了,已有的医护人员多是工农红军自己培养的,医疗水平低,远远赶不上战争的需要。白求恩大夫很希望有正规学校毕业的医务工作者。做他的助手,并藉此进一步培养部队的医护人员。三、由于敌人的严密封锁,解放区的医疗设备奇缺,即使有钱也买不到,根据地急需医疗器材和药品。
  从此,凯瑟琳便积极活动起来。当她了解到我的同学杜若在燕京大学还有一年就要毕业,愿意到解放区抗日,就积极做工作。杜若还谈到了我也愿意到解放区抗日,她就在一年时间内找过我四次。有时是打电话,有时她安排在教堂做礼拜时会面,有时就直接找到协和医学院。为了避嫌,她来找我时就说我是她的好朋友,加之我们见面后说话都用英语,不会引起别人注意。她说,聂司令员是个好人,待人很和气,也希望有更多的青年人到解放区抗日,到农村去锻炼,为国出力。还让我早下决心,早日奔赴抗日前线。我回答她很坚决,表示一定要早日奔赴抗日前线。在交谈时,她还讲了解放区农村的生活很艰苦,薪水很低,司令员的工资也只有5元。我回答:我年轻,从小我就吃了不少苦,我能吃苦;至于薪水多少,我不计较。我也提出了一些问题,第一个问题我是一个基督教徒,怎么办?她笑了笑说:“这不用担心,聂荣臻将军欢迎教徒,因为信教的人很老实,能吃苦耐劳。”我问的第二个问题是,到了那里以后穿什么衣服?凯瑟琳说她不喜欢女人穿军装,她说为了整洁漂亮而又方便工作,应该穿我们在协和医学院穿的公共护士蓝布大褂白领白袖口的护士制服,但服装并不重要,关键是要在战场上做一名好护士。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1939年2月份左右,在协和医学院护士大楼的女宿舍里,我们详细讨论了离开的具体方法、步骤和注意的问题,初步拟好了行动方案。
  协和医学院规定,护士每年有三个星期也就是21天的休假。在一般情况下,我在夏天回山西老家休假。可是日本鬼子当时已占领了我的家乡。我曾找杜若商量过。我想最好在去解放区以前回去看望家人。然而杜若说:你要回山西汾阳很危险,如果你回山西就有可能回不到北平,我看算啦,不要回去啦。我听从了杜若的意见。所以我从1936年离开山西就再也没有回过老家,对家里的情况也一无所知。
  后来汾阳护士学校分配来一名护士,谈到了我母亲非常想念我,我走前想回家的愿望又强烈起来。但时间不允许了,距离去解放区的日子越来越迫近,我也顾不得休假回家乡了。
  1939年仲夏的一天,南风徐吹,杨柳依依。
  凯瑟琳匆匆赶到医学院,在护士大楼一间僻静的宿舍里,我们最后敲定了出走的行动方案。由于日本鬼子占领北平后,封锁得很厉害,日伪人员在每个城门口严格检查,走出北平非常困难。即使每周坐班车由医学院到燕京大学,车到西直门,车上的人员都要下车,由日伪警察搜身,严加盘查。必须详细说明到什么地方去?为什么去?有无证件?考虑即使坐班车也太冒险,因此,凯瑟琳决定分两段走:第一段不坐汽车而乘火车。第二段再走公路。她买了两张由北平到保定的二等火车票。保定距北平约150公里。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