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4月8日  星期三
 
  “我代表八路军广大伤员向你们敬礼!”说完就“啪”地一声给我俩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室内弥漫着欢乐的空气……
  原来听说要见国际上都有名的大专家,我的心情有点紧张,心里直嘀咕:“白求恩大夫是咋样的呢?”
  听了白求恩大夫一番风趣的说话,我的心情一下子轻松起来了。这时我仔细打量:
  白求恩大夫穿着一身八路军灰军装,显得干净利落。他50岁上下,高高瘦瘦的,颧骨高耸,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两撇胡子更显得威严。由于忙,胡子拉茬也没有刮,脸色也有点疲惫,但目光炯炯,表情坚毅,似乎在他面前没有征服不了的困难!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白求恩大夫喜欢抽英国牌子的香烟,凯瑟琳把藏在长统丝袜里的香烟随手拿出来递给他。白求恩眉开眼笑,乐得合不拢嘴,一再说:“谢谢!”他们是用英语谈话,一开始我都能听懂,主要谈他们各自的近况,后来他们越谈越快,我就听不明白了。可以看出他们是一对很要好的异性朋友。
  白求恩大夫也养了一只小黑狗,他不时和它说话,可能也是平时为了打发寂寞的缘故吧。
  凯瑟琳虽然同情中国抗日。也恨日本人。但她毕竟是个基督教徒,起初她对给八路军买药品和医疗器材,有不少顾虑,是白求恩大夫给她做了不少工作消除了顾虑,才使她热心为边区服务。她对白求恩大夫很信任。他们互相钦敬,互相尊重,两人对工作都是极端负责,工作起来都是雷厉风行,说干就干,他们看不惯对工作马马虎虎,拖拖拉拉。两人性格比较接近,很谈得来。白求恩大夫临终前,曾给聂荣臻司令员写过一封信,其中有这样一句话:“请转达我对凯瑟琳·霍尔最诚挚的谢意,感谢她对我的帮助。”遗憾的是白求恩这句衷曲,凯瑟琳若干年以后才知道。
  不觉间,己经到了午饭的时间,白求恩吩咐他的警卫员:“小鬼,为客人准备点午饭。”午饭很简单:黄澄澄的小米饭,炒了几个鸡蛋,外加几棵大葱。大家吃得很香。
  餐毕,我们要走了。白求恩大夫执意要把我们送到村头。一路上,他俩谈笑风生,到了村头才不得不挥手告别。看得出来。他们两人都黯然神伤,怅然若失。战争年代局势动荡不安。下次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啊!
  不久,我被正式分配到三分区卫生部工作。干了一段时间,我的工作又有了新的变化。大约在1939年夏末秋初,领导上让我到牛眼沟参与白求恩卫生学校筹建事宜。
  在白求恩卫生学校筹建办公室,我有幸在白求恩大夫的直接领导下工作了一段时间。在那段时间内,我跟着白求恩大夫一起下去查病房,处理日常医务。有时白求恩大夫给伤病员做手术时,我当他的助手跑前跑后,忙个不停。白求恩大夫有一句座右铭:“医生应当到伤员那里去,而不是等他们。”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白求恩大夫经常深入连队为战士看病:深入山村为老乡治病,有时我跟着他一起下去,耳闻目睹了白求恩大夫夜以继日战斗在救死扶伤的第一线的许多感人事迹。我也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向白求恩大夫学习,做一个白求恩式的白衣战士,为建国大业贡献自己的全部力量。
  白求恩大夫不仅忘我为伤病员服务,他还特别重视培养医务干部和医务工作者,他常说:“战争是残酷的,抗日战争是长期的,有战争就有伤员。战争不仅需要补充大量有生力量。补充兵员;战争还需要我们把伤员及时医治好,以便让他们重返前线。”白求恩根据自己在西班牙反法西斯战争的经验,如果手术及时。有75%的重伤员可以得救,有的还可以重新拿起武器消灭敌人。战斗的实践证明,医护人员太少,不能适应战争的需要,就不能赢得战争。因此,他更加重视培训医护人员,重视建设好医院。1938年7月,军区卫生部根据白求恩大夫的建议,向聂司令员打了报告,要在边区根据地建立一所“模范医院”,并以此作为全军区培训医护人员的基地。1938年9月15日,军区“模范医院”在五台县松岩日村正式成立了,白求恩大夫就任院长。然而,战争风云变幻莫测,事隔不久,日寇向我五台山根据地发动了空前的残酷的大扫荡,“模范医院”惨遭敌人全部烧毁。以致白求恩大夫想把“模范医院”建设成为边区医院的典范和培训医务人才的基地的愿望未能实现。根据战争形势发展的需要。军区首长决定重建“模范医院”,考虑到白求恩大夫的任务太繁重,由原红一军团卫生战线老战士、参加过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老干部江一真同志担任重建医院筹备领导小组的组长。因工作需要,我也调到了筹备组工作,负责医务处的有关筹备事宜。经过短期紧张的筹备,1939年9月15日,晋察冀军区卫生学校在河北省唐县牛眼沟村隆重召开了成立大会。由江一真同志任校长,殷希彭同志任教务处主任。聂荣臻司令员原准备参加大会,因临时有急务,委派军区副总参谋长聂鹤亭同志参加了大会,并代表聂司令员作了重要讲话。各军分区也派了代表到会祝贺。最令人难忘的是白求恩大夫也亲自参加了这天的开学典礼。他穿一套洗得干干净净的八路军灰军装,既有学者的风度,又有战士的威武。他在会上发表了充满革命激情的讲话。他首先强烈谴责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滔天罪行,表明了自己要帮助中国人民抗战到底的决心。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