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1年4月11日  星期日
 
或有验,殆未易致诘也。”[2]
  予因谓公:以笔墨烧灰饮学者,当治昏惰耶!推此而广之,则饮伯夷之盥水,可以疗贪;食比干之馂余,可以已佞;舐樊哙之盾,可以治怯;嗅西子之珥,可以疗恶矣。公遂大笑![3]
  元祐三年闰八月十七日,舟行人颍州界,坐念二十年前,见文忠公於此,偶记一时谈笑之语,聊复识之。
                            (宋·苏轼《东坡杂记》)
  【注释  句意】
  [1]以意用药:按个人想法任意用药。
  [2]欧阳文忠公:即欧阳修,北宋文人。此段大意是:欧阳修曾经说过:医生问一个病人的得病原因。病人说是坐船遇大风受惊所致。医生取出船工多年用的船牙(舵工握航汗渍处),刮取细末加点药,服后就好了,这种按医生个人想像任意用药,是经不起查究的。
  [3]伯夷:商末义士。比干:商代贵族,为人正直。樊哙:汉初勇将。西子:美女西施。此段大意是:用笔墨烧的灰喝了,就应当可以治好昏愦之徒!按此推导,喝了伯夷的洗脸水,可以治贪欲病;吃了比干的剩饭,可以治谄媚病;舔了樊哙的盾牌,可以治胆怯病;嗅了西施的耳环,可以治丑陋病?
  【评    介】
  本文是东坡先生追忆与欧阳修一次在船上戏说的一段笑话。东坡以归谬法彻底揭穿了医生任意用药的荒谬,批判了一些医生不负责任的态度。以此教人:为医要讲科学,切医理,负责任。这才符合医生的职业道德。
 
 
医勿轻裁汤药
 
  【原    文】
  五经四部,军国礼服,若讲用乘越者,止于事迹非宜耳。至于汤药一物,少有乖谬,便性命及之。千乘之君,百金之长,可不深思戒慎耶![1]
  昔许太子侍药不尝,加以弑君之罪。季康子馈药,仲尼有未达之辞。知其医药之不可轻也。[2]
晋时才人,欲刊正周易及诸药方,先与祖讷共论:“辨释经典,纵有异同,不足以伤风教;至于汤药小小不达,便致寿天所由,则后人受弊不少,何可轻以裁断!”祖之此言,可谓仁识,足为龟鉴矣。[3]
                            (宋·张杲《医说》)
  【注释  句意】
  [1]此段之意为:经书典章讲错了,属于不妥,医药用错,则会危及生命。所以,不可不慎。
  [2]此段大意为:以前许国太子为父待药未尝,被加上杀君之罪。鲁国季康子给孔子送药,孔子因不明其药性谢绝了。这说明医药不可轻视。
  [3]此段大意是:晋代一才子与祖讷商量拟校正《周易》及诸种药方的事,祖讷说:经典校正不当,无关大局;药方校正不当,则会误病害命,切不可轻易裁断。此言可谓仁德之见,应为后人作借鉴。
  【评    介】
  本文的许太子待药未尝和季康子馈药被拒两件事,说明医药大事早为政要与先贤所重视。文中又以祖讷的话阐明:医药与文教的性质不同,经史典章校正有误,属不妥问题,对政教风化无太大损害,且有争鸣与再校正余地;医药校正有误,属致命问题,它关系到人们的悲欢离合,一旦造成夭亡则无法挽回。此文告诫后人:医生对行医用药,切不可掉以轻心;对前人的医著药方,切不可任意校正;特别是已经验证的良方,更不可妄加裁断。这也是从医之道,为医之规。当然,医药上的学术讨论和创新发展是允许和倡导的。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