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3月29日  星期日
 
  没想到素来文弱的柯棣华竟有偌大魄力!上任之初,便领导制定了不少切实可行的管理制度。象伤病员班排组织、领导干部轮流查房、医生护士每周一次工作汇报会等等。他言必行、行必果,雷厉风行。在一次征求意见会上,有位同志提出应该在平时就组成战地救护医疗组,以便适应战时需要。散会后,柯棣华立即召集医院领导开会,决定采纳这条意见并付诸实施,他自己也担任了一个救护组的负责人。在他领导下,医院工作迅速改善。来医院参观的一位英国教授感慨地写道:“在如此之艰难环境中能创造出第一流的成就,这才是真正的科学家!”柯棣华的回答是:“只要我们争取进步,我们就能进步!”
  为英国教授所赞扬的第一流成就当然不只是医疗工作。在当时的环境里,作为一个医院院长,远远不能只潜心于医学,使柯棣华犯难的事多着呢。上山砍柴,到平原区去背粮,他得过问,以至亲自参加。他的身体不好,我们曾经一次又一次地制止他参加那些繁重的体力劳动,但都被他一次次笑着拒绝了。一次,我们奉命去背粮,来回要走80余里山路,还要穿过敌人的封锁线,我告诉柯棣华不要参加。谁想临出发时发现他也在队列里。我请他出列,他不听;我提醒他执行命令,他倒笑嘻嘻地反问我:“我们不是奉命背粮吗?”队列前我不便多说,只好由他。待返回时过了封锁线,他不顾自己身体还带着病,又别出心裁,要和高他一头的奥地利籍教员傅莱搞“马拉松”竞赛。没等我制止,他抢先跑起来。这下子运粮队活跃了,你追我赶,个个身上象带了风。
  尽管我佩服他这种顽强的毅力,但回到驻地,我还是不客气地批评了他。他不以为然:“这有什么错?”几天后他见我还提此事,便诚恳地向我解释说:“我本来打算和战士们一样背背包、吃小米、爬山行军,只是因为健康状况不能如愿,但我愿意过集体生活,不愿有任何特殊。否则,我怎么能理直气壮地说,我这个院长不是挂名的?”听了他这番剖白,仿佛看到了他那热爱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和对自己严格要求的赤诚之心。除了感动和敬佩之外,我还能说什么呢?
 
 
   他领导的医院日新月异,而他的健康却每况愈下。敌人反复“扫荡”和严重的自然灾害,使边区军民陷入极大困难。我们曾经有过一项专门规定:部队不得在驻地附近剥树皮、捋树叶,那是留给群众救急的。生活如此艰苦,健康人尚且吃不消,何况他是个绦虫病患者!
  患难中,柯棣华和本校护理教员郭庆兰产生了爱情。聂司令员知道后很是赞成,认为组织家庭对他的健康有好处,要我促成其事。。11月,他们结婚了。不久,这对新婚夫妇就遵循当时的惯例,各自回到原先的住处,只在星期六才住到一起。直到1942年夏天柯棣华病情严重,我们才说服他俩一起生活。这时候,柯棣华因为绦虫病引起的癫痫病时有发作,每次昏厥时间也渐次延长。聂司令员非常关心和焦虑,他要我向柯棣华转达让他易地治疗的意见。这意味着让他离开边区。柯棣华并不直接回答,只是重复了斯大林讲过的大力士安泰的故事,借以说明他不能离开前线。他已经将自已和我们抗日军民的命运紧密结合在一起了。后来司令员亲自劝他,他也如此谢绝了。
就在此后的一天,他突然问我:“一个外国人可以加入中国共产党吗?”说这话时,他有些拘谨,这是我们相处两年间很少见的。我笑了,因为我早知道他有入党的愿望,并且认为他已具备了入党的条件。当时正在学习整风文件,柯棣华积极参加了。他不但认真学习文件,还联系自己,对照检查。我看过他写的多篇学习笔记,他的坦率与严格,常常使我感动不已。我了解他,也请示过上级,所以明确回答说:可以。他很高兴,转而说自己还有许多缺点,不知会不会被接受。接着又问我愿不愿做他的入党介绍人,我表示将以作他的入党介绍人而感到光荣,他紧紧地用双手握着我的手,久久不肯放开。经支部大会通过,军区党委批准,1942年7月7日,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柯棣华加入了无产阶级先锋队的行列,成为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柯棣华入党后,学习和工作更加勤奋,病情也似有好转,象是他的虎虎生气把病吓跑了。这年秋天,他写完《外科各论》这部讲义,接着开始编《外科各论》。他信心十足地对我说,有把握在年底前交稿。
谁料想,一部《外科各论》成了他未竟的遗作!临去世前,他对党、对同志、对他的爱妻娇子没留下一句话,但他的全部工作,他的革命热情,他的献身精神,他的国际主义精神,将永远激励着我们前进!
12月17日,天阴如铅,西风劲吹。我和同志们一起扶着柯棣华的灵柩,向军城南关走去。我们要把他葬在白求恩墓旁。在我们祭奠结束时,我看到从几十里外赶来的老乡们,哭泣着来到墓前,更有大爷大娘们烧香烧纸,祈祷柯棣华在天之灵平安。
  1943年夏天,在敌人的隆隆炮声中,我们和边区群众一起,在白求恩墓南侧,为柯棣华修建了陵墓。望着这两座并排的陵墓,我想起1940年6日21日那天。那天,柯棣华在白求恩墓前宣誓说:“我要象你一样生活!”现在轮到我们宣誓了:“柯棣华,我们要象你一样生活!”
  今天,我们的国家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也由一个青年变成一个双鬓如霜的老人,但我仍然要这样向我的国际主义的战友誓言:“柯棣华,我们一定要象你一样生!”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