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9月24日  星期四
 
柯棣华同志二三事
 
    巴苏华
 
    本月17日晨,当接到参谋长送给我晋察冀军区聂司令员关于D.S.柯棣华同志病逝的电报,我好象沉醉在迷梦里,而以为不是事实。这是由于我在收到电报以前的两天,我还收到他给我的几封信,而且在他前些日子给我的电报以及书信中,也从未提及他这个病状。直到现在,我才逐渐地醒转过来,我知道他的确是牺牲在中国的战场上,这使我觉得异常的难过,以及回忆起往事:当印度援华医疗队来华的时候,我们一共是五个人,然而,现在留在中国继续担负起这个任务的,只是我和他两个人;也回忆起古代的中国和印度的关系,仅仅是宗教和商业的关系,但我们已打破了这种旧有狭隘的范围;而现在却是建立在全世界爱好和平人士的反法西斯强盗们,以及为了民族的自由解放的共同理想上,这是两个民族未来更广泛更密切关系的基石,柯棣华同志即是为了奠定这基石,而牺牲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是印度人民中,第一个死在中国的土地上。我和柯棣华同志友谊至深,有如宗兄弟,当我听到了他的牺牲消息之后,内心是觉得无限的悲伤和哀痛,也引为自傲,因为他是我的同胞和同志。我以为这不仅是我的感觉,在今日印度广大的人民中,也会引起了同样的感想。
    柯棣华同志,1910年生于印度孟买萨拉不镇(sholugur),一个自由职业者的家庭里,他的中等教育及国民教育,都是在这个镇里肄业,中学毕业之后,即升入孟买大学医学院,1936年毕业,获得了医学士的学位,当即在该院附属医院小儿科外科见习,之后,即被任为该医学院的生理学助教。在工作中,他积极学习,准备参加伦敦皇家外科医学会的考试,希望取得会员的资格,1938年他正式参加了皇家外科医学会的考试,在基础教程上,他失败了,但他并不灰心,企图再度应试,就在那个时候,印度国民大会邀请印度医生们,参加援华医疗队,他立即放弃再度考试的计划,而参加了这一个组织。
    在印度是个多教民族的国度,他是属于马拉塔族(Ma rhha)。这个民族在印度民族的历史中,是最勇敢于为自己的独立和生存而斗争。当他在学生时代,学校的当局对于学生们的一切是采取一切镇压与威胁的办法,他不满意于这个措施,他立即起而领导全体学生用罢课的手段,来抗议学校的暴行。
    我认识他是在我们的救护队,准备离开孟买的前几天,我们就建立起亲密的友谊。临行前的晚上,他的家属和朋友前来为他送行,并献给他很多花圈,挂在他的脖子上,把他的脸孔整个的盖住了。当时我带着开玩笑的腔调说:“这真是象举行埋葬式的样子。”真没想到那句话,也竟作为今日不幸的先兆。
    他对于外国语学习的兴趣极大。在学生时代,他就致力于德文的学习,锻炼成为一个有很好德文素养的人。在来华途中的轮船上,他认得了两位中国旅客,他立即和他建立起友谊,请他授予汉字,他是非常仔细地把中国字和印度文注解并排在一起,字写得非常工整,真象一本汉印字典样似的。正因为这样,他是我们这一行人,在学习中国文字和语言中,最快而学得的数量又最多的人。当我们踏进了中国的国土,没法子找到适当的翻译人员的时候。他就充任我们的临时翻译,因此,我们便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做“学者”。由于他的热爱中国,他把全部的精神贯注在中国的一切事物上,当他在马来听到了华侨们欢送我们唱着《义勇军进行曲》的时候,他立即记住了,不断地歌唱着这雄壮的军歌,也到处的演出。他在学校时曾经学习过军事训练,在轮船上他说:到中国战地上去,就必须懂得军事知识。他每天很认真地为我们讲授,所以我们又送给他一个绰号叫做“我们的上校”。
    到中国之后,他对于工作一贯是忠实和热情。刚到汉口的时候,我们服务在第六十四后方医院,这个医院收容着1500名伤兵,而医务人员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爪哇医疗队。伤病员多,工作人员又少,工作是非常忙碌,而且在敌机不断的轰炸中,在医院工作是一件冒险的事儿,但他永远不退缩,他在空袭警报中,仍然继续他的工作,日以继夜地为着诊治伤病员而努力,毫无疲倦。之后,我们在宜昌的陆军医院以及在重庆的市立医院工作,他仍然保持着这一优良的作风。他对于工作是如此,对于伤病员也是充满着热爱和责任心。当他在延安拐峁工作的时候,每次为患者施行手术之后,他总是挂念着他们,经常去探视他们,以及及时的为其诊治。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