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学习白大夫运动
发布日期:2011年04月12日
展开学习白大夫运动
 
 钱信忠
 
    去年野政罗主任向我们提出:要全体医务卫生人员学习白求恩同志创造白大夫式的医生。一年来,我们是响应了这一号召,并获得了不少的进步。然而由于某些同志认识不够深刻,因而执行得不够普遍不够彻底,使这个有丰富意义的号召,未能获得应有的成绩,不能令人满意。为此必须在全区掀起一个学习白大夫的运动,以白求恩同志的工作作风,为我们全体医务卫生人员的作风;以白求恩同志的工作方向,为我们全体医务卫生人员的工作方向。共同努力,个个练成白大夫式的医生、白大夫式的医务工作者。甲、学习白大夫的优良的作风与高贵的品质白大夫具有着高贵的品质与优良的作风,二者是紧密的联系着的,就其主要方面说,我们应该向白大夫学习的,有如下几点:
    一、学习他关心爱护病人的态度。他说:“我们的责任是使每个病人快乐,帮助他们恢复健康,增强力量。你必须看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你的兄弟,你的父亲——因为就真理说,他们比兄弟父亲还要亲切些——他是你的同志。在一切事情当中,要将他们放在最前头,倘若你不把他们看作重于自己,那么你不配从事卫生事业,实在说,也简直不配当八路军。”白求恩同志不仅在医疗伤病员时忘记了吃饭和疲劳,直到把手术做完,病人痛苦解除后,才谈自己生活;而且他从各方面想法改进医院工作,关心到病人的穿衣、饮食、睡觉的床铺,直到病人说舒适而后已。他提出了“医生要去找病人,不要病人找医生”,“病人叩门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因此他一听到作战,就立即的带了医疗队日夜的赶,并规定每小时要行十五里路,早一分钟早一秒钟遇到伤员,都是为伤员早点解除痛苦,挽救生命。现在我们的医生中有“一请两请不来”、“三催四催还发脾气”,能不愧死!
    二、学习他始终如一的忠于技术工作。白求恩同志政治上是高深的理论家与实际家,正因如此,他对革命的技术工作总是抱着精益求精的态度,一面工作,一面教育别人,一面研究,他始终忠实于技术工作,因此他能成为造诣宏深的世界名医。现在有一些医生对技术工作不感兴趣,认为没前途,不从政治上去认识技术在革命过程中的重要性,显然是错误的。
    三、学习他艰苦工作克服困难的精神。八路军的物质条件极端低劣的情况下,白求恩同志始终凭借他的艰苦工作克服一切困难,创造了最高等的技术工作,获得了惊人的伟大成果,对我军的医疗技术与卫生工作都有极大的改进,尤其是晋察冀军区。今天还有人对病人的需要,总以物质缺乏为借口推诿,不在现有物质条件下,尽心尽力的改善或在许多问题上表示麻木和怠忽,不积极想法,不肯深入的下去工作,从工作中去研究克服困难改进工作的办法。许多医生只知道用药疗病,不知道积极的防病,更不想办法采用各种有效的理学疗法。比喻解热药尽可不用,水治疗法远胜于它;注射药品大部分是庸医作骗术之法宝,亦属大药房招揽生意之广告,适应资产阶级的怕死心理,适应中国人落后的心理,有所谓什么什么赐保命,其实真正有效的注射药也不过七八种;但是我们医生病人常喜欢鼓吹用它,不能不说是克服困难中的怪现象。
    四、学习他耐心的教育工作。白求恩同志在实际工作中很快了解八路军技术的贫乏,积极提出创办学校和训练班的意见。他并不仗着自己卓越超人的技术,个人清高。他从没有“屯技术居奇”,不教别人的恶习;相反的总是以布尔什维克阶级友爱的精神,把他的广博的学识与经验,苦口婆心的毫不悭吝的灌注给每一个医务工作人员。由于他这样耐心的教育,文化水准很低的同志也能接受。除此以外,他同时进行严格的批评,他对于每一点医疗错误,即使是很小很小的也不肯轻易放过。因此他不但能够教育我们技术人员,而且还教育了我们整个工作人员,一直到看护员招呼员。他这种与实际联系起来的耐心教育工作,是值得我们每个负教育责任的同志,虚心学习的。
    五、学习他精密的组织工作,科学的统计工作。白求恩同志每到一个地方,首先深入的调查,深察工作中的缺陷,并加以研究,然后提出全盘性的改进计划,并且自己参加这一工作。这种工作中的组织性,使他能在很短的工作时间内求得很大的工作成就。他的统计工作是非常切实的,且很有价值。像他统计的伤员手术后发热传染统计等,使人一目了然,并有极大的改进手术技术之价值,因为手头缺乏材料,不能一一例证。◆◆◆◆◆
    六、学习白大夫,要纠正大医生的观点——官僚主义。白求恩同志是闻名世界的医学博士,然而他从没有大医生的架子,他对每一个病人关怀备至,体贴入微,即使一个很轻的伤员,也不轻易委托看护负责。对每个病人,必须首先作详细的了解,然后再决定治疗的办法,交给可靠的医生或看护去作。但是他还要一日数次的去检查,他对不清楚的伤员,不轻易施术。回顾过去在我们领导干部及某些较好的医生中,却多多少少犯了大医生观点的错误;对于一般的创伤疮口较轻一点的即推之与医助,再推之与看护。结果发生两种毛病,——“大病看不了,小病不会看。”其实所谓小病小伤事实上并不小,至少就是极普遍最多数的病。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似病非病的大批充塞医院中,这就是医疗工作中大医生观点——官僚主义,所一手造成的。近来还有个别同志×××毫不检查,毫无理论知识,轻易开刀而造成死亡残废者!当此审判官僚主义作风之时,将同这种恶劣现象作无情的斗争。
    七、学习他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白求恩同志毫无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毛泽东语),他一切为着病人打算,为着他的阶级弟兄,为着全世界被压追的人民服务,一直到牺牲自己的生命。他是一个外国人,他先帮助了西班牙的反法西斯的战争,以后又远涉重洋到中国来,参加神圣的抗日战争。他把中国的民族解放事业,当作自己的事业,极端积极的工作。他为解救一位重伤员的性命而中了毒,但在生命危险的时候,他还继续的工作,完成其著作。在逝世的前一刻,他知道他要死,毫不悲观,相反的很愉快的说:“死在这里是很有价值的”。这种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是多么感动人啊!这种为真理而奋斗、视死如归的精神,给一些贪生怕死的、不去前线做救护工作的人们,以最无情的耻笑!
    白求恩同志的伟大与好的地方,我们是永远学习不尽的。我们要以最大的努力,以自我批评的精神,互相砥砺,无论在哪一方面,要向白求恩同志学习。这是活的榜样,我们坚决要向他学习!对工作认真对病员关怀,以及伟大的国际主义的精神。
    乙、学习白大夫要认真提高技术,
    克服我们医疗工作中的错误
    一、严格指出医疗错误的严重性。应该知道,无论在医院中战场上的错误,都是削弱抗战力量的。其严重性:如大则造成不应残废而残废,不应死亡而死亡,小则伤病者,迟延不愈,长期呻吟病褥备受痛苦。若以消耗之人力、物力、财力来计算,则数目之大,十分惊人。单以财力来讲,普通一个内科或外科病人,住院一天医药费用,至少四五毛钱。如此一个人迁延若干日,即若干四五毛,设若以敷千伤病员来计算,这个数目当以数十万计。然而医疗错误在医院中,部队中、战场上还继续的发生,并且十分的严重,如医疗不慎治死的,残废的,中毒要了命的;还表现在开药方、打针、配药方面以及其他方面等等。当此精兵简政之际,在卫生部门中负责同志及全体同志,应以高度的政治责任心深刻认识医疗错误的严重性,向这些恶劣的现象作无情的斗争,完成节省人力、物力、财力的节流任务,是迫切的要求。
    二、目前医疗工作中的错误主要的表现在下列两个方面:
    1.医疗中不负责的现象,即放任自流机械的工作作风。病者入院不能即时受诊,转院无人护送,重者跌死在便盆之旁,问病发药,或不问病发药,腹水诊为气管炎(因其呼吸促迫),脾脏肿大诊为肠胃病,肋骨骨折诊为肺痨,内科当外科治,外科当内科治,每日给与处方,伤员出血不急忙抢救,知病人而若未知,病人仰卧街心,若无所见者等,这虽不是普遍现象,但个别的也够严重了。此外,借口药品困难,物质条件差,以掩盖主观错误,一切推之客观,把“困难”二字作为放任工作随波逐流贪懒苟安的护身符者有之;对诊断不明者,不加研究,对治疗无效者,不想办法,对消毒不严者随便放过等等有之。以上这些都是放任自流的具体表现。至若治疗上的机械守旧一成不变,对一切疾病用几种死公式,生硬的求其解决的现象也属不少,其结果是治疗无效,病毒难除,药物妄费。以医院工作为例,通常医生每日跑一次病房,即百事大吉,其实治疗实际要求不是简单一看,开一处方能代替得了的,有的病非三番五次,花费整天时间不可,有的病当然较简单,照例的平均的走一趟公式主义的诊病,平均使用时间,显然是徒劳无益的。医生的工作是最科学的,最具体的,最细致的,因他工作的对象,是一个有机的病员,病类千百种,各有轻重程度之别,又因个体处境而异,工作之错综复杂,责任之繁重,动辄生命攸关。机械的简单的工作作风,只能造成医疗错误与科学落后,若不急改,必使革命同志,更多损害,革命队伍里决难容其继续下去的。◆◆◆◆◆
    2.医疗工作中的粗枝大叶,自以为是,形式主义,简单了事。我们知道病的治愈,医疗当占重要的地位,然不顾其他条件,不管病者实况,也未见得就能治好。必须细心研究病的对象,分析病的发展变化,估计实际情况,在进行治疗时注重各种辅助的条件配合,促长其自然能力,始能获良好转机。与此相反,目前在我们医生中往往是:诊断不清,妄冠以病名;皂白未分,随便开给处方;不管病人来历体质不同,不管其他合并症有无,不管病变时机,不管危险转换点,照例的开一药方,所谓试试看。至于治疗步骤,治疗方针,更谈不上,每天对症发药,有时对症也不是对了主要之症,开处方大意了草,超过极量,颠倒用药,一个处方上药名满载,所谓经验良方,实际上化学拮抗,药效对消,毫无实用,爱表面,图形式,莫过于此。在外科上以开刀美其名,施手术事先不研究组织构造,熟悉解剖部位、预定手术经过与目的,结果随便开刀,破坏组织,流血过多,因而残废,以至殒命者有之。幸而治愈不知因何而愈,一旦牺牲,不知因何而死,在医生的刀子下,不能说没有冤死鬼啊!当然,医生处置疾病,很难毫无过失,但事先的充分准备,详细考查实际,参阅必要书籍,作为手术根据,我想是必要的,医生的简单化,司药看护的错误更所难免;配错药,打坏针,不消毒,不细心,不耐烦,不体贴病人,以纯石炭酸洗眼,注射氯化钙用奴夫卡因(麻药),因此中毒,因此心脏麻痹致死,这还不够严重吗?如此类似的事情,不胜枚举。只是在各处的表现,有小的,有大的,有严重的,有不严重的,有已暴露的,有尚隐匿的差别而已。由于上述的种种错误,致使我们的药品大量消耗了,人也累坏了,然终不能收到预期的效果,甚而遭致增加残废,增加死亡率的严重恶果。我们应该虚心检讨,彻底揭发上述错误,那种“我们这里没有什么,错误都是别处的”论调是不对的,而是猴子看不到自己的毛脸,自以为美!要知道一桩严重的事情发生,绝非偶然的,它必然以无数次小的因子作基础的。因此,某部发生医疗上严重的错误,即当深入的检查,细心的研究,要有追根到底的精神,才能避免可能避免的缺点,踏上进步之道。
    三、上述的错误是严重的,我们医疗的技术是很低劣的。产生这些的原因,除了工作中是政治责任心不够以外,主要的是由于主观主义在作祟,其具体表现形式为学习中的教条主义与工作中的狭隘经验主义。前者死诵条文,后者以一次经验作为永久良方,因此,理论与实际,不能以融会贯通,经验是狭隘的,理论是贫乏的,这给了提高技术以很大的阻力。一个完整的医生,既不是教条主义者,又不是经验主义者,他的经验应该以理论作根据,并在治病的过程中,不断增加新的理论。教条主义者的纸上谈兵,解决不了病者实际苦楚的。然而我们常常可以看见一个粗具普通技术的医生,就自傲自满,行动生活要求特殊,自作聪明,一知半解,满口名词,爱场面,不采纳别人意见,一味的独断专行,明明自己错了,还要卖弄经验,死套条文,这就是主观主义。就现在盛行的肺病来说,肺病常有的主要症状是咳嗽、吐痰、易疲劳,及其他伴随着的消化力差,头晕等,可是上述这些征象,很多疾病,也同样可以发生:单以咳嗽来说,喉头刺激,口干粘膜变化也可引起。反射性,如生殖器有变化,月经期、手淫、房事过度、肛门瘙痒,都可呈现咳嗽,只有内脏疾病时的神经性咳嗽,因较复杂,不必多赘;吐痰亦有痰量、痰质、痰色、痰的来源之分别;至于说疲劳、头晕等,那更是疾病通有症状。可是教条主义者与狭隘的经验主义者,抓住一二主征,即下确定不移的诊断:“肺病”,故此“肺病”之风甚炽,加上落后意识的病者,以害肺病为光荣,互相凑合起来,弄得满城风雨,使病者心神不安;有的病人长期住院病越住越多了。因消化不良,即胃病,因头痛失眠了一二次,即神经衰弱,因心脏不安,即心脏病等等。差不多生理上所有的系统,似乎都有了病,越住越悲观,这该谁负责?当然问题是双方的,病者一方,这里不想多讲他;医生之职务所在,不能不追究。再试问,谁对医生负责呢?是教条主义与狭隘的经验主义。但目前技术不能提高的主要原因,还不是教条主义占主要地位,而是狭隘的经验主义占主要地位。举例来说吧:在卫生技术研究会上因为意见无原则的分歧,说他这个意见不对,他说我有一次治好了病,瞎争一气,全凭狭隘的经验,不以理论作根据,结论也难作,常使研究会无兴趣的不能继续,无结果的散去。今天技术上的守旧,不吸收新的血液,造成了互相诽谤,抬高自己,轻视别人,是狭隘的经验主义的具体表现。长此以往,不但提高技术无望,即医生个人前途亦若暗淡。这应该引起经验主义者严加警惕!
    四、为了克服医疗中的错误,认真提高技术,必须肃清主观主义的恶劣作风,必须纠正教条主义与经验主义,特别对后者,必须集中力量向它开火。为此目的,今后须从正确的学习着手:◆◆◆◆◆
    1.必须确实掌握理论与实践一致的原则。理论指导实践,实践创造理论,医学理论就是临床的结晶。按目下情况,每个医生皆有数十病人,这就是开辟理论的良好园地,把书本的理论,生动的病例,融会起来,遇到的疑问,提到学习研究的日程上,能溶解多少即多少,能贯通几条即几条。贪多嚼不烂等于食而不消化一样的乏味无益,点滴的学习作风与细心耐烦的临床实验.是分不开的,抓住一个病即不放松的研究。譬如太行区(华北?)的流行性感冒,病型很复杂而特别,除了呼吸、消化、神经之定型外,尚有疟疾型类副伤寒型,前者于夏秋之间发生甚多,极易误诊为疟疾,所以根据地内,历来治疟有很多特效土方,最见效的莫如胡椒八个,一个辣椒,八个杏仁,捣碎为末,顿服之使其发汗,即可治愈。以此为例,此土方治愈者,非真性疟疾,而是流行性感冒。在白求恩的遗嘱上,也着重指出:“许多同志,把感冒与疟疾混淆不清,要注意!”这种混淆,显然要临床实验来作佐证。据可靠经验,流行性感冒,一次大量发汗的顿挫疗法,效力最佳,当然,一个实例,只能是部分的经验,加之医学范围的广博,学理的深渊,显然需要长期的实践,长期的学习,始能收提高技术之效果。一切急行,一步登天,一学就精的观念,只能造成厌倦临床工作,放松理论学习,必须及时克服。
    2.必须纠正不愿学习的现象与学习中的偏向,目前医学书籍极度贫乏,精神食粮的供不应求,但不能作为不学习的借口,按本军医生质量来说,需要学的方面够多了,大多数还须文化知识的提高,与自然科学知识的学习。就是极其普遍的医疗技术,浅近的医学道理还须灌输。然而偏偏还有不愿学习的或好高鹜远,讲义不愿读,说“油印书乱弹琴”,非什么什么不足阅。部分知识青年医生,不愿将医学原理,细心研究。而相反的所谓爱好文艺,弄笔杆,喜读小说,如果认真想弄笔杆的话,现在我们正缺少卫生医学作家呢!我并不反对读文艺作品,但不把业余作为学习的主要内容甚而放弃业务学习显然是不对的。因此我希望大家多读些医学理论书,多在病者身上下些工夫,始能避免空的偏向。读书成名,本不是一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十年寒窗攻读了许多书,不会用,还是一个书呆子!医生如果成为“医呆子”,就是罪恶,这必给人类以极大的不幸与痛苦。因此革命医生必须知道:学习是长期的,工作是艰辛的,个人知识有限的,学问是无穷的,科学是专门的,基础是广博的,偏向是有害的。要学习伟大的白大夫,孜孜不倦地学习与研究的精神,要把白大夫的造诣深宏的医术,作为我们学习的标准。只有在不断的学习中才能真正提高我们的技术。(以下从略)
    注:1。原文载于1943年7月《卫建》二卷四期
    2.原文系繁体字
   
   
下一篇: 我们应向白求恩同志学习些什么
上一篇: 接受白求恩同志给我们留下的宝贵遗产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byh931111@163.com

网络技术信息中心:北京国钜科技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学院国际大厦907B 邮编:100191 电话:010-82089470 邮箱:zhangkun@guoju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