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录
发布日期:2011年03月15日

           白求恩言录

   一、医学与人民健康

  医药是个能捞钱且捞钱的资本主义制度里的一种典型的,组织不严密的,基本上个人主义的企业。在私人利益的基础上,以垄断的方式进行着它的活动。因此不可避免的,医务业也和资本主义世界其他方面一样,遭迂到类似的危机,呈现着类似的,有趣而不愉快的现象。……在一个多病的国家里,科学有余,而健康不足。
  摘自1977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第17页

  人民的健康没有保护,我们的经济也就没有保障,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这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了。
  摘自1977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第18页

  富人可以照顾自己,谁来照顾穷人呢?他们当中有那么多人连自己有要求健康的权利都不知道,……但是很容易看出他们用贫穷、困苦和同心同德的精神铸造出来的兴奋和热情。他们送给我一个新的名誉学位……“白同志”。这是一个光荣的称号。我觉得我已经踏上一条新的道路了。
  摘自1977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第24页

  让我们医学界更多地讨论我们时代的重大问题,而不要尽讨论有趣的病历,更多地讨论医疗事业与国家的关系,讨论这一职业对人民的责任,讨论我们生活于其中的经济和社会制度。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25页

  应当把医学看作是镶嵌在社会结构中而不能从中分离的东西,它是一定社会环境的产物。任何社会结构的基础都是经济。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26页

  医神之舟已开始感到,在它的龙骨底下日益高涨的世界潮流正在汹涌澎湃,奔腾向前,不顾一切地洗涮着昔日的陈迹。我们必须应潮流前进,否则就要葬身波涛。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28页

  让我们不要对人民说“你们有多少钱”?而是说“我们怎样才能为你们服务的最好。”我们的口与应该是“我们是为你们的健康而工作的”。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30页

  一九二六年我患上活动期的肺结核病,对外来的疑虑和恐惧给我通常的乐观主义蒙上了一片乌去。后来,我使用了人工气胸疗法,病情马上就有了好转。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36页

  恐惧是幸福的最大破坏者,而多数恐惧是毫无根据的,人靠希望才能活着,千万不要丧失信心。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35页

  医学界必须全部重新组织并统一起来,要组战一支医生、牙医、护士、技师和社会福利工作者的大军。联合起来向疾病进攻。利用它的成员的全部现有科学知识来达到这个目的。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笫38页◆◆◆◆◆
  科学知识之博大,已经使任何个人在实际上不可能掌握全部医学知识,更不能说加以运用了。这就使医生的专业化成为十分迫切的事,而集体行医也就成为必要了。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40页

  在我们这个配合的很密切的工业社会里,并不存在所谓私人健康,所有健康都是公众的。一部分群众的疾病或机体的失调,都会影响到所有其他的人。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45页

  让我们把盈利、私人经济利益从医疗事业中清除出去。使我们的医业除了贪得无厌的个人主义而变得纯洁起来。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48页

  让我们给医疗道德下个定义——不是作为医生之间职业上的一个陈规陋习,而是医学和人民之间的基本道德和正义准则。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49页

  保护人民的健康是政府对公民应尽的首要任务和职责。使医疗制度社会化,并取消或限制私人行医看来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可行的办法。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50页

  有富人的结核病,有穷人的结核病,富人恢复了健康,穷人却死去了。
  摘自白求恩《呼吁请做肺结核早期压缩》

  提供健康保护的最好形式是改革产生这种不健康状况的经济制度,消灭无知、贫困和失业。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51页

  假如我有一千双手,每只手握着一千支致命的枪,每支枪有一千发子弹,每发子弹都瞄准一个杀害儿童的刽子手,到那时候,我会懂得如何泄愤的。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52页

  我们要打的敌人是死亡、疾病和残废。技术虽然不能战胜所有这些敌人,却能战胜其中的大多数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56页

  医务工作者必须从他的科学偏见和强烈的个人成见中解放出来,要想到整个社会,要意识到健康和经济上的保障是分不开的。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82页

  二、国际主义精神,共产主义精神

  我辞去了医院里胸外科主任的职务,来到这里。我断了后路,再不回头了。我已经选定了道路。我是共产党员。
  摘自白亨•素伦森《和白求恩在西班牙相处的日子》

  你要明白我为什么要到中国去,请读一读埃德加•斯诺的《西行漫记》,艾格妮丝•史沫特莱的《红军在长征》和贝特兰的《中国的第一步行动》。
  摘自1977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第36页◆◆◆◆◆
  帝国主义的不义战争爆发了,人民的胜利就不远了。日本军阀、长枪党徒、墨索里尼和希特勒的纳粹分子是一路货色。都是在法西斯头衔下的腐朽的帝国主义的象征。人民革命一定会在这场帝国主义为争夺财富发动的战争里得到成功。
  摘自1977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第38页

  我拒绝生活在一个制造屠杀和腐败的世界里而不奋起反抗。我拒绝以默认或忽视职业的方式来容忍那些贪得无厌的人向其他人发动战争。……西班牙和中国都是同一场战争中的一部分。我现在到中国去,因为我觉得那儿是需要最迫切的地方,那儿是我最能够发挥作用的地方。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一文

  我们治疗被法西斯枪炮打伤的战士,我们更应消灭制造创伤的法西斯帝国主义。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64页

  我的年纪是大了一些,所以就更要在有生之年争取多做一些工作,这样生活才更有意义。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69页

  革命友爱,不分中外。
  摘自1964年第24期《中国青年》第7页,刘小康《我所见到的白求恩同志》一文

  法西斯分子现在又发动了对几乎占地球四分之一人口的中国的进犯……如果让他们这种罪恶的政策继续下去,我们就很可怀疑世界的男女老幼还有什么安全保障。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75页

  你们不要以为奇怪,为什么在三万里以外地球的那一边和你们一样的人要帮助你们,你们和我们都是国际主义者;没有任何种族、肤色、语言、国界能把我们分开。法西斯们在威胁世界和平。我们必须击败他们,他们在阻碍着人类向社会主义前进的、伟大的、历史的、进步的运动。
  摘自1938年9月15日白求恩《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我必须重复,你们的战争是正义的,你们并不孤立,世界人民支持你们。我们加美医疗队来中国,就是证明反抗法西斯是我们共同的任务。
  摘自董越千《我所知道的白求恩同志》一文

  今天我坐在这儿的时候,我想起了全世界千百万为了把人类从贫困、遇昧中解放出来而斗争着的人们。我想起了许许多多的人,他们正象你们一样,也都渴望自己和他们的后代能过独立、自由、和平的生活。我特别骄傲地想起那些坚强的西班牙同志,他们和你们中国同志一样英勇,为了一个伟大的事业进行着斗争。
  摘自1977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第122页

  我已经三十七岁了,我要为人类做些更重要的事,而且在我死亡之前完成这一事业。
  摘自1977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第11页

  千百万爱好自由的加拿大人,美国人和英国人的眼睛都遥望着东方,怀着钦佩的心情注视着正在与日本帝国主义进行着光荣的斗争的中国。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77页

  形势确实很清楚,我们必须现在动手制止法西斯的野蛮行为。如果我们今天不动手,那疯狂就会蔓延到全世界。
  摘自1977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第29页◆◆◆◆◆
  仰对苍白的园月,举起我们紧握的拳头,
  向那些无名的烈士,再次发出庄严的宣誓,
  同志们!你们为自由,为未来世界而战斗,
  你们为我们牺牲,我们永远铬记在心间。
  摘自1977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第29页

  我万分幸运能够到你们中间和你们一起工作和生活。……我向你们表示;我要和中国同志并肩战斗,直到抗日战争胜利!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

  他们需要我,这里是“我的”边区,……
  摘自白求恩1939年11日《给约翰•巴恩伟尔的信》

  我在那间没有陈设的房间里和毛泽东对面坐着,倾听着他那从容不迫的言论的时候,我回想到长征,想到毛泽东和朱德在那伟大的行军中怎样领着红军经过二万五千里的长途跋涉,从南方到了西北丛山里的黄土地带。由于他们当年的战略经验,使得他们今天能够以游击战来困扰日军,使侵略者的优越武器失去效力,从而挽救了中国。我现在明白为什么毛泽东那样感动和他见面的人。这是一个巨人!他是我们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
  摘自白求恩1938年4月《日记》

  我有幸和你们一起生活战斗,这是我一生中最值得骄傲的。
  摘自冀军梅、侯志宏《白求恩的故事》

  这里能找到人们称为共产主义领导阶层的同志——布尔什维克。沉着、稳重、英明、有耐心;具有不可动摇的乐观主义精神;温雅而又无情;爱憎兼有,大公无私,意志坚定;愤恨时绝不宽赦,而仁爱的胸襟却又坦荡得足以容纳下整个世界。
  摘自白求恩1938年8月21日《给加拿大友人的信》

  在这里我找到了最富于人性的同志们。他们遭迂过残酷,可是懂得什么是仁慈;他们尝受过苦痛,可是知道怎么笑;他们受过无穷的苦难,可是依旧保持着他们的耐性、乐观精神和静谧的智慧。我已经爱上他们了;我知道他们也爱我。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2日《日记》

  为自由和世界的未来而战斗的同志们,为我们牺牲的战友,我们忘不了你们。
  摘自白求恩短诗《血红的月亮》

  我从你们那儿得到了许多宝贵的教益。你们教给了我忘我的精神、合作的精神、克服困难的精神,我感谢你们给我这些教益。
  摘自1938年9月15日白求恩《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请转告毛主席,感谢他和中国共产党给我的教育。我相信中国人民一定会获得胜利,遗憾的是,我不能亲眼看到新中国的诞生。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一文
  外国医疗队不仅只是运用技术工作,而最重要最有价值的任务是帮助训练人才,这样纵然离开,他们自己也能担负起来。
  摘自1939年8月1日白求恩《加美流动医疗队四个月的工作报告》◆◆◆◆◆
  卫校应该把第一流的人才集中起来,培训医务干部,这不仅是战争的需要,也是将来建设新中国的需要。
  摘自叶青山《白求恩与晋察冀军区卫生学校》一文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87页

  个人幸福永远不会淘汰,但那幸福只能在人类共同幸福里去寻找,……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我们就不会为它的重负所压倒,因为这是为全人类所作的牺牲。那时我们感到的将不是一点点的自私而可怜的欢乐,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万人,我们的事业并不显赫一时,但将永远存在。
  摘自1977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第42页

  我们必须运用技术去增进亿万人的幸福,而不是去增加少数人的财富。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91页

  我在此间不胜愉快,我深深感到必须向中国同志学习,学习他们为美丽的国家而与野蛮的法西斯进行英勇搏斗的伟大精神,我将以这种精神投身于解放整个人类,整个亚洲的斗争。
  摘自1977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第90页

  我来到晋察冀军区,在这个医院里和你们一起工作,才不过几个月的功夫。我起初觉得这是“你们的”医院,现在我却觉得这是“我们的”医院了,因为它是我们共同创造出来的。
  摘自1938年9月15日白求恩《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我到中国来,不仅是为了你们,也是为了我们。今天我们支持了你们,将来你们胜利了,会同样支持我们。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107页

  在我们动手术的人中间有两个日军伤员,以前有好几次,我们也都用我们给自己伤员的那种照顾来对待被俘的日军。在一个后方医院里,我和两个被俘的伤员一起照过像。他们写信到日本,告诉家里人我们照顾他们的情形,信中还附着那张照片。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104页

  他们的共产主义又简单,又深刻,象膝关节颤动一样的反射动作,象肺呼吸一样用不着思索,象心脏跳动一样完全出于自动。他们的仇恨是不共戴天的,他们的爱能包容全世界。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1 11页

  我打算留在这里,全区一千三百万人口中,我是唯一合格的医生。医院有三百五十个床位,我每天做十到十五次手术。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1 12页

  因为他们打仗、受伤是为了我们,不仅是为了挽救今日的中国,而且是为了实现明天的伟大、自由、没有阶级压迫的新中国,那个新中国虽然他们和我们不一定能活着看到。但是,不管他们和我们能否活着看到幸福的共和国。重要的是他们和我们都在用自己今天的行动,帮助它的诞生,使那新共和国成为可能的了。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131页

  我们是人民的公仆,而不是人民的主人,人权高于职业的特权。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22页◆◆◆◆◆
  这是什么呢,这是敌人标志军威的肩章,可是今天这个肩章却成了他们失败的证明,这些曾经耀武扬威的日本侵略者,被你们这些穿着土布军衣和一些根本不穿军衣的中国人民打败了。这是侵略者的必然下场!
  摘自1977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第195页  

     三、毫无利已,专门利人精神

  我来中国是要去解放区工作的,现在抗战形势紧迫,请你尽快安排我上前线去。
  摘自王炳南《白求恩同志与周恩来同志的一夕谈》一文

  同志,你不要忘记,我首先是个同志,是一个战士,战士的岗位是前线。
  摘自王炳南《白求恩同志与周恩来同志的一夕谈》一文

  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休息的,你们要拿我当一挺机关枪使用。
  摘自聂荣臻《要拿我当一挺机关枪使用》一文

  我到前线去是准备吃苦的。八路军医务人员能经受的环境我都可以适应,千万不要给我什么照顾。
  摘自冀军梅、侯志宏《白求恩的故事》第75页

  医务工作者必须成为传统的,一贯利于他人的、人民健康的捍卫者。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55页

  我要吃素菜,我们八路军是艰苦奋斗的,你们弄肉给我吃,这样招待我不好。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一文

  和你们在一起,我不愿做一个特殊的人,希望你们理解我!
  摘自冀军梅、侯志宏《白求恩的故事》

  在前线我是年纪最大的战士,我为这一点感到骄傲。可是我仍然是战士啊,不能特殊,……过去的生活曾经引诱过我,但是为了理想,那些日子就让它一去不复返了吧!这儿的生活相当苦,而且有时非常艰难,但是我过的很快乐。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一文

  我知道我也应该休息,可是,我也看到伤员,看到他们的伤口在流血,听到他们在痛苦地呻吟,我能把他们放下,对他们说你等一等,等我休息完了再给你做手术吗!不,我不能那样做。我年纪是大了些,所以就更要在有生之年争取多做一些工作,这样生活才更有意义。
  摘自陈淇园《高尚的人纯粹的人》一文

  我没有钱,也不需要钱,可是我万分幸运,能够来到这些人中间,在他们中间工作。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3日《日记》

  我从延安来,我知道你们毛主席朱总司令津贴都很少,八路军官兵每天只吃几分钱菜金,我愿过中国革命队伍普通一兵生活。我是来支援中国的民族解放战争的,我要钱做什么?我要穿好、吃好就在加拿大不来了。
  摘自刘小康《我所见到的白求恩同志》一文。◆◆◆◆◆
  我谢绝每月100元的津贴。我自己不需要钱,因为衣食等一切均已供给。
  摘自白求恩1938年8月12日《给八路军军事委员会的复电》

  我是“O”型,万能输血者,我可以输,……前方将士为国家、民族打仗,可以流血牺牲,我们在后方的工作人员取出一点血液补充他们,有什么不应该的呢?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一文。

  我的健康还不错——只是牙齿需要检查,一只耳朵已经聋了三个月,眼镜也需要重配了。但是除了这些小毛病和相当瘦之外,我挺好。
  摘自罗德里克•斯图尔特《此人是无所畏惧的》一文。

  今天是我49岁的生日。我有这个足以自豪的荣誉——在前线我是年纪最大的战士。这一天我是在床上消磨的。我是在早晨6点钟上的床,从昨天下午7点钟起我一直在动手术。在40个重伤员中,我们做了19个手术。
  摘自白求恩1939年3月3日《日记》。

  不管她是哪一部分的,她是病人,有病应该马上治疗,我不能看一个病人危险而不救她,我做不到。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一文。

  只要伤员告诉我一声好,那我就不知道该怎么高兴了。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一文。

  我是军区的卫生顾问,要是因为危险就不去看伤员,便是失职。
      摘自黄军梅、侯志宏著《白求恩的故事》第196页

  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希望你们给我批评,我将百分之百地在工作中来改正……。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一文。

  我很累,可是我想我有好久没有这样快乐了。我很满足,我正在做我所要做的事情,而且请瞧瞧,我的财富包括些什么!我有重要的工作;我把每分钟的时间都占据了。这里需要我。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3日《日记》。

  我十二分忧虑的,就是前方流血的伤员,假如我还有一点支持的力量,我一定留在前方,……我的脚已经站不起来了。
  摘自白求恩1939年11月11日《给朗林的信》

  我是医生,我知道我患的是脓毒败血症,能够用的办法都用过了。还是让我抓紧时间完成我的遗书和报告吧!
  摘自林金亮《高尚的人白求恩》一文。

  今天我感觉非常不好——也许我会和你永别了!
  告诉加拿大和美国,我十分快乐,我唯一的希望是能够多有贡献。
  最近两年是我生平最愉快、最有意义的时日,…
  我不能再写下去了!
  让我把千百倍的热忱送给你和其余千百万亲爱的同志!
  摘自白求恩1939年11月11日写给聂荣臻同志的《遗书》。◆◆◆◆◆
  他们毫无利已之心,不怕牺牲,他们只有一颗随时准备为同志献出自己生命的纯洁的心,他们就是你们的西班牙的同志。
  向他们致敬!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63页

  这些战士是非凡的人物。为他们服务,确实是一种幸福。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110页

  我整天打寒颤,体温达三十九度六,烧得我不能起床,通知各团卫生队,如有腹部、头部受伤或大腿骨折的伤员,都要通知我,所有的重伤员都要送到我这里来。我为伤员们感到忧虑……。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135页

  我不计较日常生活上的艰苦,酷暑,严寒、污垢、虱子、单调不习惯的饮食,深山里的徒步行军,既无取暖的炉子,又无床铺和浴室。过去的生活曾引诱过我,但是为了我的理想,那些日子就让它一去不後返了吧。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83页

  我谢绝每月一百元的津贴,我自己不需要钱,因为衣食等一切均已供给。该款如系美国或加拿大汇给我个人的,请留做烟草费,专供伤员购置烟草及纸烟之用。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88页


  四、对工作极端负责任

  没有那一件工作是小的,没有那一件工作是不重要的。要学习独立工作,不要那半斤八两的帮助。空谈代替不了行动,话是人们发明来描写行动的,照它底本来的目的去运用它吧。
  摘自朱德《记念白求恩同志》一文。

  医生是为伤病员活着的,如果医生不为伤病员工作,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摘自朗林《和白求恩大夫在一起的日日夜夜》一文

  每一个医生,应该时时想到你的伤病员,要时时问自己,我能帮助他们更多一点吗?这样就要想法使你的工作进步,更好地发挥你的技术来为伤病员服务。
  摘自王道建《一切为了伤病员》一文。

  一个医生每天都要了解他的病人每一个细微的变化,进行研究和思考,这样才能进行适当的治疗和处理。别的事情也要做,但这个事情是不能丢开的。应该作为一条规定严格执行。
  摘自王道建《一切为了伤病员》一文

  做军医工作就是要和战士在一块,就是牺牲了也是光荣的。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一文
  医生在后方等待伤员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医生的工作现在是在前线。
  摘自白求恩1938年12月8日《日记》

  前方战士的岗位在战斗的火线,我们的战斗岗位在手术台;前方战士不会因为轰炸而停止战斗,我们也不能因为轰炸而停止手术。
  摘自董越千《我所知道的白求恩》一文◆◆◆◆◆

  军医不能离开伤员,哪里有伤员,就应该到哪里去。
  摘自董越千《我所知道的白求恩同志》一文

  对抢救重伤员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将士们在前方不怕流血牺牲英勇杀敌,我们在后方工作,三五个晚上不睡觉又有什么关系呢?能抢救一个伤员,能为伤病员减轻一分痛苦,就是我们医务工作者的最大愉快。
  摘自董兴谱《白求恩大夫和他的伤病员》一文。

  一个医生的责任,就是抢救伤病员的生命,减少他们的痛苦,帮助他们恢复健康,恢复力量,使他们早日回到前线去打垮法西斯。对那些因为残废而不能重返前线的伤员,也要设法使他们残而不废,帮助他们尽量有参加一定劳动和独立生活能力。
  摘自王道建《一切为了伤病员》一文。

  卫生工作人员正在向千百个困难斗争——粗劣的器械、困难的经济、技术人员的缺乏。在所谓的“医院”里,不过是简陋的土房子、石房或破庙。
  摘自白求恩1939年《游击战争中师野战医院的组织和技术》一文。

  在一个肮脏的小庙里,身后一尊20英尺高的、脸部毫无表情的佛像凝视着我——即便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也能泰然自若地进行手术,就如同在一间有自来水、漂亮的绿瓷墙、电灯及各种附属设备的现代化手术室里一样。
  摘自白求恩1939年8月13日《给约翰•巴恩韦尔的信》。

  手是劳动的器官呀!你别小看一节手指,只要能留住它,对伤员将来的生活是大有用处的。
  摘自冀军梅、侯志宏《白求恩的故事》第129页

  假使一个连长丢了一挺机关枪,不用说是要挨批评的。枪还可以从敌人手里缴获,可是失掉了一个战士的臂膀,这种损失是无法弥补的!
  摘自冀军梅、侯志宏著《白求恩的故事》第168页

  过去常发生护理不当的褥疮,其严重程度,甚至有过于原来的伤口。
  摘自白求恩1938年12月《给聂荣臻同志的工作报告》

  病人生褥疮,就是我们医务人员的罪过。病人本来就很痛苦,生褥疮更增加了痛苦。病人不能动,你们要帮助他翻身,病人的被褥湿了,要立刻换上千的。
  摘自董兴谱《白求恩大夫和他的伤病员》一文。

  倘使我们中间有一个人不尽职,结果大家都要遭殃;倘使有一个人工作特别好呢,结果大家就全有好处。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5日《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医生护士的的工作就是一切为了伤病员,再累也不能在工作时间打瞌睡。
  摘自冀军梅、侯志宏著《白求恩的故事》第267页。

  我们在批评当中要毫不留情,要狠狠地批评一切个人虚荣心,不要管年纪、地位和资历,倘使他们阻碍我们前进。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5日《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一个医生坐在家里等着病人来叩门的时代已经过去,医生应跑到病人那里去,而且愈早愈好。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81页

  我们要提高警惕,千万不要由于目前的成功而乱打如意算盘;不要欺骗自己;不要把主观愿望和实际成就混为一谈。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86页

  在英国医院里有一句老话“医生要有一颗狮子的心,一双妇女的手”这意思就是说他必须胆大,坚强、敏捷,果断,但是同时也得和蔼,仁慈,对人体贴。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99页


  我整天都在动手术,累得很。今天共做十例手术,其中五例伤势严重。第一个伤员卢骨骨折,脑髓外露,必须切  除四片碎骨和部分前脑叶,他是位团长,但愿他能够活下去。今天看来他很好,没有昏迷,也没有瘫痪。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109页

  我正努力把农家子弟和青年工人培养为医生,他们均有读写能力,多数人尚具备些算术知识。我手下的医生中,无人上过专业学校或大学,没有一个在现代化医院工作过;大部分人从未在任何医院工作过。入过卫生学校者更少。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121页

  在革命斗争中,每个人都应该机动灵活,一个必须顶几个人来用,这样,工作才会取得更大的成绩。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125页

  最重的是工作,工作,工作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133页

  做事要勤快,要多做事,少说话。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134页

  现在我们物质方面的补充是极其困难的,我们必须利用其他的物品来代替医疗的器材,并且要用简单的器械来完成我们的治疗任务。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150页

  五、对同志对人民极端热忱

  一个医生,一个护士,一个护理员的责任是什么?只有一个责任,那责任是什么?那责任就是使我们的病人快乐,帮助他们恢复健康,恢复力量。你必须把每一个病人看作是你的兄弟,你的父亲。因为,实在说他们比兄弟、父亲还要亲切一些——他们是你的同志。在一切的事情当中,要把他放在最前头。倘苦你不把他看得重于自己,那么你就不配从事卫生事业,其实,也简直就不配在八路军里工作。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5日《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我们要把伤员当战自己的亲人,倍加关怀爱护,宁可牺牲自己的利益,也不能叫他们受痛苦。
  摘自冀军梅、侯志宏《白求恩的故事》第247页◆◆◆◆◆
  一个医生,—个护士是不应该在伤员面前仰首而过的。
  摘自林金亮《高尚的人白求恩》一文。

  爱护伤员要像亲兄弟——像你希望别人爱护你那样地爱护他们。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一文

  这些战士是非凡的人物。……他们不过是“穿着军装的劳动人民”罢了。……为他们服务,确实是一种幸福。
  摘自白求恩1938年4月《日记》。

  所以我们不能留在这里工作,伤员要走这样远的路来找我们,需要多少人来送、伤员得忍受多大的痛苦,为什么我们这里四肢贯通伤的伤员并发骨髓炎的特别多,这是主要原因之一,我们的医疗工作必须在战场,和战士们在一起。
  摘自1977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第66页

  让伤员延误了治疗,增加了痛苦,这是我们军医的失职。这些同志为抗日战争,也是为我们共同的事业在同法西斯作战,他们不怕流血牺牲,在为我们打仗,我们就必须为他们打仗。……今后我们的口号应该是“哪里有战斗,哪里有伤员,就到哪里去!”。
  摘自1977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第176页

  一定要救活他,多么英勇的同志呀!简直不可想象。十处穿孔,严重的腹腔浸液。可是他竟然坚持了那么激烈的战斗,而且取得了胜利。这就是我们的战士!他生命的力量,决不是医学科学所能解释的。为这样的战士服务是我们最大的快乐和光荣。
  摘自1977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第191页

  能抢救一个伤员,能为伤病员减轻一份痛苦,就是我们医务工作者的最大愉快。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90页

  你一个人要做二、三个大夫的事情,时刻研究怎样提高你的技术,深刻想着你的伤病员的舒适和福利。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116页

  不要感谢我,要感谢八路军和共产党,我们的部队有规定,给群众看病是不要钱的。
  摘自董越千《我所知道的白求恩同志》一文

  富人可以照顾自己。谁来照应穷人呢?最需要医疗的人,正是最出不起医疗费的人。
  摘自聂荣臻《要拿我当一挺机关枪使用》一文

  六、技术精益求精

  技术这个名词,一般说是用来形容对于材料和方法的掌握的。它就是最进步、最有效率的做事方法……我们可以说扫地的技术,组织医院的技术,上药的技术,动手术的技术,给病人洗澡的技术,扶起病人来的技术,以及使病人舒适的技术……正确的方法叫做“好的技术”,错误的方法叫做“坏的技术”。我们必须学习好的技术。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5日《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在卫生事业上运用技术,就是学习着用技术去治疗我们受伤的同志,他们为我们打仗,我们为回答他们,也必须替他们打仗。我们要打的敌人是死亡、疾病和残废。技术虽不能战胜所有这些敌人,却能战胜其中的大多数。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5日《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我们为什么必须学习好的技术呢?因为好的内外科技术能使伤病员好得快,减少他们的痛苦,减少死亡、疾病和残废。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5日《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运用技术,培养领导人才,是达到胜利的道路。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5日《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技术掌握在中国劳动人民的手里,一定会使中国成为一个促进世界和平的强国。那么中国必须模仿日本么?是的,在许多方面都要模仿。我们必须向我们的敌人学习;我们必须在掌握技术方面效法他们,并且超过他们。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5日《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我们要时常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有更好的办法来代替我们现在正用的办法吗?你要时时不满意自己和自己的工作能力。
  摘自陈淇园《高尚的人纯粹的人》一文。

  如果我们的卫生机构得不到受过训练的人员,我们就等于没有卫生机构。
  摘自叶青山《白求恩与晋察军区卫生学校》一文。

  一个外国医疗队对你们的帮助,主要是培养人才。即使我们走了,仍然留下永远不走的医疗队。
  摘自叶青山《白求恩与晋察冀军区卫生学校》一文。

  一个战地外科医生,要同时是木匠、缝纫匠、铁匠和理发匠,有这四匠,才是个好的外科医生。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一文。

  一个科学工作者,只有从实际出发,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
  摘自朗林《和白求恩大夫在一起的日日夜夜》一文。

  对伤员的早期手术处理得好,这对于伤员恢复健康,早日回到前方,具有决定性的意义,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做好早期手术处理。
  摘自贺云卿《五次见到白求恩大夫的回忆》一文。

  严格执行制度,不是小题大作,是人命关天的事。
  摘自冀军梅、侯志宏著《白求恩的故事》第186页

  没有准确的登记,就不可能有准确的统计;没有准确的统计,就不可能有准确的分析;没有准确的分析,就不可能有准确的方法,就等于蒙着眼睛走路一样。
  摘自林金亮《高尚的人白求恩》一文。

  这七天来你们也许说我太严格了吧,可是,同志们,医务工作者必须如此,不然你们就不能成为一名好医生。
  摘自叶青山《在白求恩同志左右》一文。◆◆◆◆◆
  不要认为医生都是胆小鬼,谨慎一些对病人是有好处的。
  摘自刘光远《我们呼唤着白大夫》一文。

  同志,要知道这种马虎粗心的工作作风会致人死地的,……。
  摘自叶青山《在白求恩同志左右》一文。

  这样工作不行啊!你们应该首先了解伤病员,懂得他们的病情,重伤员应该吃什么,轻伤员应该吃什么,在物质条件许可的条件下必须分别照顾,否则就会影响伤员的身体健康和治疗的效果。
  摘自叶青山《在白求恩同志左右》一文。

  不仅光用口说明怎样工作,而且表演示范,而后再让学者照此去做,使学者真正学一点懂一点。
  摘自白求恩1939年11月9日起草的《军区卫生部视查团工作报告》。

  你们都是领导者,只有你们掌握了各种技术,才能正确地指导别人,发现问题,纠正错误。
  摘自叶青山《在白求恩同志左右》一文


  七、求实创新

  我们必须把所有的理论都拿到实践的阳光中去检验。唯有这样,我们的思想才能反映现实。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5日《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一个科学工作者,只有从实际出发,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59页

  我认为艺术如果不是用辩证的过程对现实进行再创造,那么它就没有存在的根据和理由。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46页

  把现实一成不变的复制下是没有意义的,这是一条死路,把亲身经历变换成新作品的过程,不应是平铺直叙的循环运动——转过去又转回到原地——而应是螺旋式上升。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13页

  艺术创造的过程是否定的否定。亦即通过艺术的加工对原始的经历加以重新肯定和更新,使其变成新的实际,变成现实的新形式。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47页

  创造不是,从来也不是温文尔雅的姿态,它是粗鲁的,激烈的和猛烈的变革。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第23页

  过去,关于医院工作我讲的多,今后,大家都出来出主意吧。毛泽东主席说要相信群众依靠群众,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我亲眼看到了中国人民的斗争精神和创造能力,这是我们胜利的保证。
  摘自1977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第147页◆◆◆◆◆
  八、领导与人才

  中国共产党给八路军的不是什么精良的武器,而是经过二万五里长征锻练的干部。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一文

  我们的军队迫切地需要领导人才。我们需要领导才人,甚于需要枪支和粮食。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5日《在晋察冀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我们不但需要技术,同时还需要领导人才来运用技术。我们的理想是要有一个有训练的,有责任心的、有技术的领导者。这样的一个领导者必须具备什么品质呢?他们必须具备;第一,组织的能力;第二,教导的能力;第三,监督的能力。组织意味着计划——全面的计划和详细的计划。教导意味着把这个计划传给别人,把正确的技术教给别人。监督意味着经常检查计划的进展,纠正错误,以及通过实践来修正理念。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5日《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医院的主要工作是医治伤病员,一切工作都是为着让伤病员重返前线服务的,因此,领导和管理医院的,必须是技术上最好的,能担当起整个医院医疗工作的人。
  摘自王道建《白求恩同志给我的教育》一文

  民主选举可以充分听取各种不同意见,比如医疗工作和护理工作的好坏,由伤病员评论,这可以促进人进步。医院是民主机构,对医疗工作进行监督,可以避免官僚主义作风。
  干部的意思就是各种各样的领导者——大的小的领导者,没有伟大的领导者,一切计划必归失败;同时,只有伟大的领导者,没有千万的小领导者,计划亦无法实现。一个领导者,不管他所领导的群众若干,四个也好,或四万万也好,一样的是个领导者。……要求革命与医院工作胜利的成功,必须培养小的领导者。
  摘自白求恩1939年7月12日《关于改进卫生部门工作的建议》一文。

  我想只靠我们和少数人这样忙碌下去,到底能有多大贡献?尽我们的力量,帮助中国同志培养出自己的医生和护士,这应该是我们医疗队的主要任务。
  摘自1977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第92页

下一篇: 永恒的纪念
上一篇: 白求恩在牛眼沟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byh931111@163.com

网络技术信息中心:北京国钜科技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学院国际大厦907B 邮编:100191 电话:010-82089470 邮箱:zhangkun@guoju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