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2 写给聂荣臻司令员的信 致路易斯的信
发布日期:2011年03月16日

附录2:

     写给聂荣臻司令员的信 致路易斯的信


亲爱的聂司令员:
  今天我感觉非常不好一也许我会和你永别了,请你给蒂姆•布克写一封信——地址是加拿大多伦多城威林顿街第十号门牌。
  用同样的内容写给国际援华委员会和加拿大和平民主同盟会。
  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十分快乐,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多有贡献。
  也写信给白劳德,并寄上一把日本指挥刀和一把中国大砍刀,报告他我在这边工作的情形。
  这些信可用中文写成,寄到那边去翻译。
  把我所有的像片……日记……文件和军区故事片等,一概寄回那边去,由蒂姆•布克负责分散。并告诉他有一个电影片子将要完成。
  把我的皮大衣给蒂姆•布克,一个皮里的日本毯子给约翰艾迪姆斯,那套飞行衣寄给伊尼克•亚当斯吧!另一条日本毯子给帕拉西斯特拉。
  在—个小匣子里有个大的银戒指(是布朗大夫给我的)要寄给加拿大的玛格丽特,蒂姆•布克知道他的地址。
  我还没有穿过的两双新草鞋,送给菲利普,克拉克,那面大的日本旗送给莉莲。
  所有这些东西都装在一个箱子里。
  用林赛先生送给我的那十八元美金作寄费。这个箱子必须是很坚固,用皮带捆住锁好,再外加三条绳子保险。
  请求国际援华委员会给我的离婚妻(蒙特利尔的费朗西丝•坎贝尔夫人),拨一笔生活的款子,或着分期给也可以,在那里我(对他)所负的责任很重,决不可为了没有钱而把她遗弃了。向她说明,我是十分抱歉的!但同时也告   诉她我曾经是很快乐的。
  将我永不变更的友爱送给蒂姆•布克以及所有我的加拿大和美国的同志们!
  两个行军床,你和聂夫人留下吧,两双英国皮鞋也给你穿了。
  骑马的马靴和马裤给冀中区的吕司令员。
  贺龙将军也要给他一些纪念品。
  给叶部长两个箱子,游副部长八种手术器械,林医生可以拿十五种,卫生学校江校长让他任意选挑两种物品作纪念吧!
  打字机和松紧绑带给郎同志。
  手表和蚊帐给潘同志。
  一箱子食品送给董(越千)同志,算作我对他和他的夫人、孩子们和姊妹们的新年赠礼!文学的书籍也全给他。
  医学的书籍和小闹钟给卫生学校。
  给我的小鬼和饲养员每人一床毯子,并给小鬼一双日本皮鞋。
  每年要买二百五十磅奎宁和三百磅铁剂,专为治疗患疟疾病者和极大数目的贫血病者。千万不要再往保定、天津一带去购买品,因为那边的价钱要比沪港贵两倍。
  告诉加拿大和美国,我十分快乐,我唯一的希望是能够多有贡献。
  最近两年是我生平最愉快、最有意义的时日,感觉遗憾的就是稍嫌孤闷一点,同时,这里的同志,对我的谈话还嫌不够。
  我不能再写下去了!
  让我把千百倍的热忱送给你,和其余千百万亲爱的同志!
                          
                               诺尔曼•白求恩 

◆◆◆◆◆ 亲爱的路易斯:
  我们已经好久不见面了,你那儿一定发生了不少事情吧?我这里确实发生了不少事情。在过去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我的生活十分丰富,可以说丰富得使我不知从何谈起。因为问题多,我的叙述只好是一个个不连贯地叙述。……我们这个地区很大,北至北京效区,东至天津郊区,南至石家庄效区,西至太原郊区。我们这个地区是最活跃的游击区,时时刻刻同敌人开展激烈的游击战。
  日本人已经断言他们已经“征服”了这个地区。这种断言是十分荒谬的。他们征服这个区域的大城、镇,和征服农村这完全是两码事。这里有二十二个城市,他们算控制了。这里有一百个镇,他们控制了百分之七十五。这里有两万个农村,他们连一个也没有控制住。他们“抱住”一个城市好象“抱住”一只老虎的尾巴。当然,当他们征服这支巨大而美丽的野兽的时候是感到十分骄傲的。但是,当想到因为疏于防守,这支野兽将会对他们怎样的时候,又会感到十分可怕。 
  日本人扶植的伪政府,在城市里似乎还象一个政府的样子,但在广大乡村里,他们是无能为力的。我们建立的地方政府是人民唯一承认的政府。人民向这个政府交税。日本人对中人征税纯粹用一种强盗的勒索形式——任意而为的,是建筑在枪杆子基础之上的。我们的政府向农民征税的原则是按土地质量征收的固定税,这是农民几世纪以来就习以为常的办法。这里的农民在一九三九年已经按常规提前把一九四○年的税交给政府了。
我个人认为:日本人永远不能征服中国。我觉得这是人力办不到的事。日本没有足够的军队征服中国。中国地方太大,人口太多,人民对敌人的仇恨太深。日本军队直到现在只能完成一种警察任务。看来,他们现在好象占优势,但同时中国正在建立两千万的庞大军队。这支军队明年就可能向他们的敌人反攻。
  中日战争将是一个长期的战争。我们打算持久下去。我们计划这次战争起码持续十年。
  在中国的反英情绪,纯粹是日本人制造的谣言。真正的中国人对英国和美国是友好的。
  我们必须帮助这个优秀民族比我们现在做得更多一些,我们必须帮助他们更多的钱和人。这里急切需要各种技术人才和医生、公共卫生人员、工程师、技师等等,总之一切能掌握技术能力的人都需要。去年我们医疗队远行三千一百六十五公里,其中有四百公里是在陕西、山西、河北省乘马或步行的。医疗队给七百六十二个伤兵做了手术,还检查了一千八百个伤员的情况。这支部队的卫生机构已经组织起来了。我们编写了三本医务人员需要的书,并译成中文,成立了一个卫生学校。
  我在这里过着一种浪漫的生活。我失去了一个能和我讲话的同志。你知道我是一个多么爱讲的人。我根本不计较日常生活上的困难——天气冷、热,肮脏,虱子,单调不习惯的食物,在深山里徒步,没有火炉子,没有床,没有浴室。我发觉在一座肮脏的庙里,背后有一个二十英尺高的没有表情的神像盯着我,也能做手术。就如同在一间有自来水、漂亮的绿磁砖墙、电灯以及其他各式各样的设备的现代化手术室一样。为了给伤员交换绷带,处置伤口,我们必需爬在土炕上——农民住的火炕。伤员没有褥子和被单子,他们躺在已被污染的旧军装里,用背包当枕头,身上盖一个棉被。但他们是伟大的人民。将来他们一定能得到他们需要的一切东西。  今年夏天我们这里遭到水灾,天气死热,并且湿润。这里曾连续下了两个月的雨,有时候象开足水龙头的淋浴水一样地直降下来。
  我计划明年初回加拿大,我必须在十一月份离开这个地区,乘马或步行五百公里去延安。我打算从延安坐汽车到重庆,然后坐汽车至云南,再坐火车至印度支那,以后可以乘船至香港,为了避开路经日本,坐另一船去檀香山,然后就可以坐一支船到旧金山了。
  为了使我们帮助这个地区的工作,我计划每月能募集到一千美元保证金。这里的人需要我。这里将是“我的”生活领域,我一定还回来。
  我梦想咖啡、嫩烤牛肉、苹果派和冰激凌。我幻想鲜美无比的食物。书籍,现在你们那里还有人写书吗?还有人演奏音乐吗?你们还跳舞、喝啤酒、看电影吗?软绵绵的床上的洁净被单是什么滋味呀?女人们还是那样喜欢人们去爱她们吗?
  过去的生活曾经引诱过我,但是为了我的理想,那些日子就让它一去不复返了吧!

                          白求恩
                   白求恩一九三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下一篇: 译后记
上一篇: 言论录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byh931111@163.com

网络技术信息中心:北京国钜科技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学院国际大厦907B 邮编:100191 电话:010-82089470 邮箱:zhangkun@guojustar.com